李建宗:走廊地带的多重边界叠合与多民族共同体生成——兼论河西走廊的区域研究范式与民族学意义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97 次 更新时间:2018-08-28 06:49:48

进入专题: 走廊地带   多民族共同体   河西走廊  

李建宗  
与“中心”相对应的“边缘”,被认为是“特色”缺失的区域,长期对“边缘”地带的轻视和低估,使我们难以认清边界地带的基本特征。边界是并非是绝对的分隔,而是更多的是跨界或者越界的连续。边界地带往往是多重文化的结合部位与多民族的耦合区域,其中在不断地形塑多民族共同体。河西走廊的多民族共同体,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一个模型,其中的生发机制对于更好地认识中华民族共同体有着重要的意义。

   基金项目:本文系国家民委项目“西北民族走廊国家认同与民族认同的互动机制研究”(2017-GMG-023)阶段性成果;青海民族大学高层次人才(博士)项目“西北民族走廊的族群流动与文化流通——河西走廊与河湟地区的关联性研究”(2018XJG03)阶段性成果。

   [①]青海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青海省志?自然地理志》,合肥:黄山书社,1995年,第36页。

   [②](日)前田正名:《河西历史地理学研究》,陈俊谋译,北京:中国藏学出版社,1993年,第2页。

   [③]青海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青海省志?自然地理志》,合肥:黄山书社,1995年,第36-42页。

   [④]童恩正:《试论我国从东北至西南的边地半月形文化传播带》,出自文物出版社编辑部编:《文物与考古论集》,北京:文物出版社,1986年,第17-43页。

   [⑤]李建宗:《绿洲连缀体,内部嵌合性与丝绸之路——基于河西走廊绿洲社会的思考》,《西北民族研究》2017年第4期。

   [⑥]田阡:《村落?民族走廊?流域——中国人类学区域研究范式转换的脉络与反思》,《社会科学战线》2017年第2期。

   [⑦]李建宗:《族群边际与文化交集:论裕固族文化的多样性》,《河西学院学报》2017年第3期。

   [⑧]王明珂:《华夏边缘:历史记忆与族群认同》,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6年,第120页。

   [⑨](美)巴菲尔德:《危险的边疆:游牧帝国与中国》,袁剑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23页。

   [⑩]赵旭东:《流域文明的民族志书写——中国人类学的视野提升与范式转变》,《社会科学战线》2017年第2期。

   [11]田阡:《村落?民族走廊?流域——中国人类学区域研究范式转换的脉络与反思》,《社会科学战线》2017年第2期。

   [12]朱悦梅:《甘州回鹘与周边政权的关系及其特点》,《敦煌研究》2007年第1期。

   [13]朱圣明:《华夷之间:秦汉时期族群的身份与认同》,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2017年,第84页。

   [14]朱圣明:《华夷之间:秦汉时期族群的身份与认同》,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2017年,第104页。

   [15]许纪霖:《家国天下——现代中国的个人、国家与世界认同》,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7年,第448-449页。

   [16] (法)费尔南·布罗代尔:《论历史·前言》,刘北成、周立红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8年,第VIII页。

   [17]刘志伟、孙歌:《在历史中寻找中国:关于区域史研究认识论的对话》,上海:东方出版中心,2016年,第80页。

   [18]《肃北蒙古族自治县概况》编写组编写:《肃北蒙古族自治县概况》(修订本),北京:民族出版社,2009年,第15页。

   [19]特木尔巴根:《雪山蒙古人文化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5年。

   [20]洲塔:《阿柔部落社会历史文化研究》,西宁:青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41-43页。

   [21]洲塔:《阿柔部落社会历史文化研究》,西宁:青海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64页。

   [22]参阅李克郁:《白鞑靼与察罕蒙古尔——也谈土族族源》,《青海民族学院学报》1982年第3期。

   [23]特木尔巴根:《雪山蒙古人文化研究》,中央民族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05年。

   [24]James C.Scott. Preface. The Art of not being Governed:An Anarchist History of Upland Southeast Asia,New Haven & London:Yale University Press,2009,pp.ix-x.

   [25](美)巴菲尔德:《危险的边疆:游牧帝国与中国》,袁剑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1年,第127页。

   [26]王铭铭:《三圈说——另一种世界观,另一种社会科学》,《西北民族研究》2013年第1期。

   [27]荣新江:《从撒马尔干到长安——中古时期粟特人的迁徙与入居》(代前言),出自荣新江:《中古中国与粟特文明》,北京: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4年,第5页。

   [28](清)梁份:《秦边记略》(上册),赵胜世、王子贞、陈希夷、姚继荣校注,西宁:青海人民出版社,2016年,第160页。

   [29]石硕:《西藏文明东向发展史》(第二版),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2016年,第234-235页。

   [30]杜长顺:《明正德至嘉靖中期在青海活动的蒙古部落》,《青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89年第2期。

   [31](清)钟赓起:《甘州府志校注》,张志纯,郭兴圣,何成才校注.兰州:甘肃文化出版社,2008年,第59页。

   [32](清)钟赓起:《甘州府志校注》,张志纯,郭兴圣,何成才校注.兰州:甘肃文化出版社,2008年,第62页。

   [33]李建宗:《走廊市场体系与“多民族命运共同体”——河西走廊商贸网络中的民族互动》,《中国民族报》2018年4月27日第008版。

   [34]芈一之、张科:《青海蒙古族简史》,西宁:青海人民出版社,2014年第74页。

   [35](清)钟赓起:《甘州府志校注》,张志纯,郭兴圣,何成才校注.兰州:甘肃文化出版社,2008年,第63页。

   [36](清)许协修,谢集成等纂:《镇番县志》,清道光五年刊本影印,台北:成文出版社,1970年,第55页。

   [37]麻国庆:《记忆的多层性与中华民族共同体认同》,《民族研究》2017年第6期。

   [38]李建宗:《走廊市场体系与“多民族命运共同体”——河西走廊商贸网络中的民族互动》,《中国民族报》2018年4月27日第008版。

   [39]费孝通主编:《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修订本),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34页。

   [40]参阅张涛:《“河西学”的学科构建和初步设想》,《河西学院学报》2005第3期;高荣:《论“河西学”的界定与建构》,《河西学院学报》2016年第1期。

   [41]切排:《河西走廊多民族和平杂居与发展态势研究》,北京:民族出版社,2009年,第10页。

   [42]费孝通主编:《中华民族多元一体格局》(修订本),北京: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9年,第10页。

   [43]王铭铭:《中间圈:“藏彝走廊”与人类学的再构思》,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第192页。

   来源:《思想战线》2018年第4期。

  

  

    进入专题: 走廊地带   多民族共同体   河西走廊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社会学 > 民族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94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