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健:红学的体系和红学的悲剧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931 次 更新时间:2018-08-20 15:44:38

进入专题: 红学   红楼梦   诗文鉴赏  

欧阳健 (进入专栏)  
不仅没有打垮胡适的唯心主义,却意外地和他殊途而同归了。

  

   同他们的前辈不同的是,新一代红学家的气度似乎特别狭小,神经似乎特别脆弱,俞平伯、顾颉刚当年尚且敢于对胡适所做的《考证》发表“确已‘七洞八穿’了”的怀疑,而当代红学家不仅自己不肯加以怀疑,还特别不愿有人“节外生枝”,“制造混乱”;谁要是对这些“不能改动”的“公认的真理”稍稍表示不敬,就立刻要动用一切力量把它压下去。“一致认定”,是在他们所主持的学会、学刊和学术研讨会上出现频律最高的用语。遗憾的是,那些曾经被“一致认定”了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又往往被当年的发布者自己忘得一干二净,所谓《曹雪芹墓石》,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

  

   最有戏剧性的是,尽管一二红学权威,总想以一己之见作为红学的定论,规范、左右红学的一切是非短长,然而,在红学研究领地里,老是后院失火,不得太平。以作者问题而论,戴不凡,赵国栋,杨向奎,一个接一个起来造反,其中除赵国栋是个毛头小伙外,戴、杨都是大名鼎鼎的学者,要说他们也没有厕身红学研究的资格,恐难为人首肯。原其发动之由,症结就在于由胡适奠基的红学体系的根基不牢。根基不牢固而又要死守阵地,“誓死捍卫”,才是当代红学悲剧的根源所在。周汝昌先生对红学界“其思想心态之保守与自封,遂很少出现真正的学术进展,意欲大家安于‘现状’,不必前进,不必学术‘双百’,只可一家作主,满足于为一些琐末而争执纠缠,而不悟学术天下之公,不是为哪个个人服务的”的学风与学德的批评,其源盖出于此。

  

   周汝昌先生说得好:“为学若积薪,后来居上。红学本应如是;如或未能居上,必有其原因在。谏往瞻来,识者所共关切,岂一人一家之得失哉!”红学事业发展到世纪之交的今天,一切正直的红学家,都应该以俞平伯先生为榜样,服膺“做学问应该服善”的信念,勇于战胜自我,敢于正视红学体系中的悖论,从而换一种思路,换一个角度来考虑问题,那样,许多旧有的材料(包括已经注意到的或尚未注意到的)就会发出完全不同的声音,提供完全不同质的信息,红学体系的更新的时机也就成熟了。周先生以为“海内目下纷纭争论的‘墓石’真假、祖籍何在、版本先后……等等,这种一度被批为‘繁琐考证’的话题,表明‘红学’不但并未‘革命’,反而是在老路上向后退步”,说得并不正确。一个简单的道理是:方向错了,“前进”得越久,离真理越远;迷途知返,回到正确的出发点上来,看起来是“倒退”,其实正是为了更好地前进。正本清源的本和源,就在胡适那里,只有对由胡适创建的新红学的体系进行全面总结和清理,“本”正、“源”清了,红学研究才会走上健康的坦途。

  

   (《明清小说研究》1996年第3期)

  

进入 欧阳健 的专栏     进入专题: 红学   红楼梦   诗文鉴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诗词歌赋鉴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7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2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