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庆丰:资本形而上学的三副面孔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49 次 更新时间:2018-07-24 20:57:31

进入专题: 资本论   形而上学  

王庆丰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马克思向我们集中揭示了“货币”的权力。马克思把货币的力量称为“神力”:货币能使一切人的和自然的性质颠倒和混淆,它能使冰炭化为胶漆,这是一种颠倒黑白的力量;货币成为了人类的外化的能力,货币的力量有多大,“我”的力量就有多大。“凡是我作为人所不能做到的,也就是我个人的一切本质力量所不能做到的,我凭借货币都能做到。”(21)货币的购买能力是货币权力或资本权力产生的基础。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通过论述货币转化为资本的过程,揭示了“资本”的权力。资本如果想实现“增殖自身”,就必须购买劳动力这一特殊的商品,通过支配和控制雇佣劳动,获取工人所创造的一定量的剩余价值。剩余价值是由工人的无酬劳动所创造的。因此,“资本不仅像亚·斯密所说的那样,是对劳动的支配权。按其本质来说,它是对无酬劳动的支配权”(22)。资本对无酬劳动的支配权,不是一种个人力量,而是一种社会力量。换言之,是整个资本主义社会中支配一切的经济权力。这种劳动支配权的存在,形成了雇佣劳动关系。作为现代社会中占主导地位的人与人之间的社会关系,雇佣劳动关系最终演化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生产关系。整个社会日益表现为两大对立的阶级关系: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马克思指出:“资本是对劳动及其产品的支配权力。资本家拥有这种权力并不是由于他的个人的或人的特性,而只是由于他是资本的所有者。他的权力就是他的资本的那种不可抗拒的购买的权力。”(23)资本的支配权力根源于资本的购买权力,两者是相一致的。在资本主义条件下,生产力的发展只会增大和加强资本支配劳动的权力。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强调:“文明的一切进步,或者换句话说,社会生产力的一切增长,也可以说劳动本身的生产力的一切增长,如科学、发明、劳动的分工和结合、交通工具的改善、世界市场的开辟、机器等等所产生的结果,都不会使工人致富,而只会使资本致富;也就是只会使支配劳动的权力更加增大;只会使资本的生产力增长。因为资本是工人的对立面,所以文明的进步只会增大支配劳动的客体的权力。”(24)

   无论是资本的购买权力,还是资本的支配劳动的权力,都是一种经济权力。这种经济权力不单单在资本主义社会中存在,在前资本主义社会中也是存在的。马克思告诉我们:“正如人类劳动力并非天然是资本一样,生产资料也并非天然是资本。只有在一定的历史发展条件下,生产资料才取得这种独特的社会性质,正如只有在一定的历史发展条件下,贵金属才获得货币的独特性的社会性质,货币才获得货币资本的独特的社会性质一样。”(25)在任何社会中,资本都是一种经济权力,但是只有在资本主义这一特定的历史发展条件下,资本这种经济权力才会膨胀为整个社会的最高权力。现代社会的全部权力归根结底都是由资本这一经济权力所规定,并在此基础上发展和形成的。换句话说,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的“权力场”都是围绕“资本”权力建构起来的。资本形而上学作为一种权力形而上学渗透到了现代人全部日常生活的微观领域和整个政治生活的宏观领域。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马克思的《资本论》就是一种对资本主义社会的“权力场”分析。当马克思在阐述货币或资本无所不能的购买能力(包括购买劳动力这一商品)的时候,此时的货币或资本是一种经济权力。当马克思阐释资本通过购买劳动力这一特殊的商品,从而形成对无酬劳动的支配权力,这种支配权最终成为对工人所创造的剩余价值的掠夺权和控制权的时候,资本的这种权力成为一种社会权力。在资本主义社会体制下,西方所谓的自由民主政治也不可避免地受到资本权力的腐蚀。就以美国的总统大选为例,候选人参加总统选举的首要工作就是筹集数额惊人的选举经费,并且选举经费逐届攀升;没有庞大的资本财团作支撑,要想参加总统选举并企图在大选中胜出,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资本权力已经影响甚至控制了政治权力,或者说资本权力转化为了政治权力。因此,站在马克思的立场上,我们不仅应当把资本理解为现代社会的“经济权力”,同时也应当把它理解为支配一切的“社会权力”和“政治权力”。资本形而上学作为权力形而上学,构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权力场”;经济权力、社会权力和政治权力通过“资本”交织在一起。古典政治经济学甚至包括现代经济学,它们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分析都仅仅停留在经济领域,而现实生活领域是十分复杂的。在现代社会中,人类的全部活动都是在宏观权力和微观权力编织而成的资本“权力场”中展开的。撇开对资本主义社会“权力场”的分析来理解和诠释现代资本主义的全部活动无疑是十分肤浅的。马克思的《资本论》向我们展现了资本主义社会的权力架构和权力根源,这有助于我们理解现代社会的矛盾冲突和人的本质异化的社会根源。可见,与尼采的权力意志概念相比,马克思对资本主义社会权力结构的分析,更为复杂,也更为深刻。

   现代西方社会的本质是资本主义,资本的文明是这个时代的本质性特征。马克思在《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中指出:“只有资本才创造出资产阶级社会,并创造出社会成员对自然界和社会联系本身的普遍占有。由此产生了资本的伟大的文明作用;它创造了这样一个社会阶段,与这个社会阶段相比,一切以前的社会阶段都只表现为人类的地方性发展和对自然的崇拜。”(26)资本开创了世界历史,创造了一个崭新的社会阶段:以前的一切社会阶段都只表现为人类的地方性发展和对自然的崇拜,与此不同,资产阶级社会则表现为人类的世界性发展和对非神圣形象的崇拜。现代社会的拜物教特征在《资本论》中得到了深刻的揭示。资本拜物教作为三大拜物教的归宿正是传统形而上学同一性逻辑在现实生活领域中的复活。因此,当代资本主义的理论表征就是资本形而上学,当代资本主义批判就是资本形而上学批判。相对于理性形而上学批判,对资本形而上学的反思和批判更具有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资本形而上学既是主体形而上学,又是欲望形而上学和权力形而上学。从主体形而上学角度来看,当代资本主义批判就是要恢复人的主体性地位,不是资本控制人,而是人驾驭资本;从欲望形而上学的角度来看,资本为了实现其无限度的增殖,把人的欲望膨胀到极致,当代资本主义批判就是要把资本的增殖或人的欲望限制在合理的范围内;从权力形而上学的角度来看,我们要警惕经济权力对政治权力的侵蚀,尤其是经济权力与政治权力的媾和,从而成为整个社会权力场的核心。从资本形而上学批判的角度理解马克思的资本主义批判,并不意味着要排除马克思社会历史批判的维度,而是意在从“原则高度”去理解马克思的资本主义批判。资本形而上学构成了当今时代的理论谜底。只有当我们清晰地意识到资本形而上学以主体形而上学、欲望形而上学和权力形而上学三种形式主宰现代社会时,我们才有可能对资本主义社会作出更加具有“现实性和力量”的考察和批判,从而在批判旧世界中发现新世界。

   ①⑨(15)(16)(24)(2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0卷,人民出版社,1995,第48页;第114页;第297页;第305页;第267页;第390页。

   ②③④⑤(2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2009,第88页;第89页;第89~90页;第113页;第611页。

   ⑥⑦《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7卷,人民出版社,2009,第940页;第440页。

   ⑧《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60,第515页。

   ⑩《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2009,第46页。

   (11)(12)(13)(14)叔本华:《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石冲白译,商务印书馆,1982,第399页;第400页;第163页;第371页。

   (17)(25)《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6卷,人民出版社,2009,第67~68页;第44~45页。

   (18)黑格尔:《精神现象学》上卷,商务印书馆,1979,第147页。

   (19)(20)尼采:《权力意志——重估一切价值的尝试》,张念东等译,商务印书馆,1991,第182页;第154页。

   (21)(23)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人民出版社,2000,第144页;第21页。

  

  

    进入专题: 资本论   形而上学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马克思主义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1116.html
文章来源:《哲学动态》2017年08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