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平:中国、世界与新天下观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965 次 更新时间:2018-06-21 11:36:28

进入专题: 中国   世界   新天下观  

黄平 (进入专栏)  
涂尔干当年讲的法国、西欧社会失范实际是中世纪信上帝那套规范不灵了,如今是1945年以来那套国际规则和制度不灵了。

   单就经济领域而言,原来的金融制度、银行制度、税收制度、审计制度都面临挑战。例如欧盟一体化最核心的就是货币——欧元的一体化,但希腊陷入债务危机时,有人指责默克尔迟迟不出手,认为对希腊这么小的国家,她出手早就解决了,甚至说换成科尔也许早就出手了,而不至于蔓延成南欧诸国(被贬称为“猪国”)的主权债务危机。默克尔也可能“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但实际上有她作为政治家的考量,她知道银行、债务、主权债务那一整片都有严重问题,而不只是希腊出了问题,制度失灵涉及金融、银行、财务一直到管理。说是全球治理,其实并没有一个全球性的“治理制度”,各国都是各自为政、“各人自扫门前雪”,所谓“国际社会”其实一直是无政府状态。

   讲得再尖锐一点,西方的精英整体上是失职的。特朗普批评奥巴马和民主党政府,批评之前历任总统,但他本人能否做到不失职?英国脱欧那么重大的事情,卡梅伦吹着口哨一转身走了,怎么能是这样“玩法”,政治家对国家的命运是要有担当的。每年的精英聚会,美其名曰“summit”(峰会),但其实有时就成了一个个“party”。

   关于所谓逆全球化,它有多个面向,贸易投资上的保护主义只是一个面向。遇到金融危机、经济危机,各国经济增长都放缓,就业也压力加大,这种情况下政策都向内收,不只是特朗普和西欧各国。二是社会意义上的排外倾向,有人概括为民粹主义,在社会心态、社会思潮上对外的排斥兴起了。三是政治上保守主义也正卷土重来。

   上述情况有人称之为“逆全球化”,更确切地讲是全球化放缓。例如英国脱欧影响了一体化进程,但这首先影响的是区域一体化。而且英国脱欧引起连锁反应,未必是欧盟瓦解,也有可能相反,欧洲大陆特别是德法抱得更紧,其他欧洲国家看到这个案例后也可能认为更要加强一体化?这些都还有待观察与思考。还应看到的是,由于信息、技术及其运用使得信息散发更快,信息的全球化并没有放缓;尽管各国可能有贸易保护、签证严审,人员的流动(包括留学、旅游、投资、施工等人员)也没有放缓;全球层面的资金流向有所变化,特朗普的减税法案是拼命想把资金吸回去,但资金在全球的流量和流速也没有减少。全球的贸易、投资在这两年也在复苏之中,整个西方各国都在复苏,中国则确实走得最稳最好,如今在经济放缓为中高速的前提下就业仍解决得很好。

   对全球化放缓的应对,一半是事在人为,一半是“天时地利”。信息全球化、资本全球化不可阻挡,人员跨国流动亦然,“transnational”(或者叫transnationnality)和不确定性是大势,那么即使各国政府出台政策、措施(美国常常用法令形式),要想阻拦也只是杯水车薪。而为区域、世界的一体化作出最大贡献的就是中国,中国以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体量和速度,越来越成为世界的中国(global China)、开放的中国、包容的中国,将产生的深远影响是难以估量的。

  

   三、新时代的天下观

   对于中国来讲,无论发展还是安全,“行百里者半九十”,越到最后的冲刺越艰难,就如同攀登珠穆朗玛峰,各个登山队都是在最后的几百米见分晓,越往高处越需毅力、耐力、智力和意志力。今天中国是 1840年以来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最近的时代,也是面临的新机遇和新挑战最多的时代,因此也是更需要特别的思想、智慧、远见、知识的时代。

   我们的世界观、天下观就不仅是谈中国自己的事情和自身的发展,更不仅是做生意、搞贸易,而是要看到世界的大变局、全球的大格局,登高望远,这样也才能看到中国究竟在其中要有怎样的作用和贡献。

   中国的“三步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已近在咫尺,203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2050年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中国自身一步步实现目标之时,也正好是更加公正合理、真正互利共赢、共商共建共享的国际新秩序建成之日,二者应该是同一个过程,所以,它既是民族的伟大复兴和人民的更加幸福之日,也是中国对于人类和平与发展的更大贡献之时。

   毛泽东在刚到陕北那样困难的条件下就曾写下“太平世界,寰球同此凉热”这样情怀的诗句,而今天我们讲“人类命运共同体”。到本世纪中叶实现民族伟大复兴,包括两个方面,国家强盛人民幸福是一方面,建设新的国际关系、国际秩序,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是另一方面。这就需要伟大的思想引领,没有伟大思想支撑的秩序一定是假秩序,或者只是强权秩序,那是维持不了多久的,得了世界也得不了人心。如今,我们已经到了建设一个思想中国、理论中国和文化中国的时候,而不能只是停留在舌尖上的中国或者杂技的中国、曲艺的中国。

   中国经济建设的奇迹只花了几十年,比西方的几百年速度要快得多,代价要小得多,但眼下也必须要处理好生态环境、社会公正、教育、养老、医疗、住房等问题,而思想中国的建设则需要更长时间和更深的准备。“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这是一般而言,但哲学上思想上的突破也未必一定在社会经济大发展之后。马克思就指出过古希腊的文化艺术达到了人类不可企及的高度,恩格斯也讲过文艺复兴特别是启蒙为社会变革提供了先声、先导。我们的五四和新文化运动,也是在革命之先,更在经济起飞之先,并为革命和建设提供了思想上的准备。

   2017年1月17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上发表“共担时代责任,共促全球发展”的主旨演讲。在该演讲提及“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经济增速、经济发展方式、经济结构、经济发展动力都正在发生重大变化。但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

   今天,中国在发展上事实上已经为广大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非西方国家提供了一种全新的选择,但在思想层面,今天中国的孔孟老庄、李白杜甫、苏东坡王阳明在哪里?或者,中国的哥白尼、牛顿、康德、爱因斯坦在哪里?思想中国和文化中国已经是时代的召唤。一个时代的思想就是时代需要、时代呼唤的思想。

   新的思想是基于改革开放四十年、建国以来七十年、五四以来一百年甚至1840年以来乃至五千年以来的艰苦奋斗和伟大传承而诞生的。新的社会主要矛盾需要新的思想去解决,新的历史征程需要新的思想去引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党的指导思想上的一次创新、 飞跃,但其他领域也要跟进和突破,包括经济学、社会学、法学、政治学、国际关系,也包括哲学、文学、美学、史学等各个学科。这倒未必是说要在国际上获什么奖,被不被“国际社会”承认其实也无所谓,但各个学科和知识体系确实代表一种里程碑或者说绕不过去的高山,我们必须攀登和超越。

   中国几千年的文化需要重新“打点”,以明白我们几千年是如何走过来的;外来文化(不仅是西方文化)需要汲取,以通达别人在哪些方面是值得认真学习的;我们回顾历史是为了面向未来,而面向未来就必须懂得历史。中国的思想界、理论界、学术界有雄心有抱负,尤其年轻一代的学子,正在为人类的知识、文化、精神和哲学提供中国的旧邦新命,那将是一个完全不同于过去三至五百年的世界和天下。

  

   注释:

   [1] 所以,埃德加 ? 斯诺 1960 年代写的《漫长的革命》中说中国革命实在是太漫长,以至于革命胜利时周总理已是一位老人了——建国时总理是 51岁,按现在的标准还是年轻的!

   [2] 今天也可以从网络上调出当时投票现场的资料,参与投票的是很多亚非拉国家的外交部长乃至于总理、总统,他们有的在现场还跳起了舞。

   [3] 毫无疑问,这种连续性和继承性,甚至也可以从晚清的“洋务运动”看到踪影,尽管其并不成功,中国也只能/只好走上了先社会革命后经济建设之路,更不用说从1950年代起的第一轮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同时也伴随着向苏联和其他社会主义国家学习的过程。

   [4] 中国的贫困线从改革之初的农村每人每年可支配收入100元人民币到现在高于世界银行的标准,农村贫困人口从1978年的7.7亿到现 在的不足3000万。我本人就是从1980年代末研究农村脱贫开始自己的学术生涯的,一直做了二十多年,进入新世纪才转入到国际问题研究。

   [5] 还有部分人未在统计数里,因为美国有一大批人放弃找工作,也未算在失业人口里,显得失业率没那么高,这批人中也很多在大选中 投了特朗普的票。

进入 黄平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中国   世界   新天下观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理论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0563.html
文章来源: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学报

5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