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开沅:《贝德士文献》述略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91 次 更新时间:2018-05-05 14:00:45

进入专题: 《贝德士文献》     南京大屠杀史研究     中国基督教史研究  

章开沅  

  

   第三部分是未完成的书稿,可说是贝德士文献的核心部分,包括3000多页草稿,还有修改多次的全书章节目录。这些稿件已经孟心湉(Cynthia Mclean)女士精心整理,以《贝德士手稿选辑》(Gleanings from the Manuscripts of M. Searles Bates)为书名出版,系由美国基督教全国委员会中国项目资助付印。

  

   第四部分中国著名基督徒文献,是贝德士作为上述专著的补充资料加以收集的。其第一步是拟定七个名单征求有关友人意见,然后形成五个经过修改的名单,其最后结果是一部分著名中国基督徒的小传。

  

   第五部分也是与中国社会有关的札记与资料,范围相当广泛,而且很有条理。其中有些涉及宗教自由问题的文献值得注意。

  

   第六部分本人著作,大多是关于差会与第三世界教会、宗教自由及国际时事评论等。史茉莉将这些著作分为五类:a?论文、小册子;b?述评;c?来自中国的报道和回忆;d?布道词、演讲和访谈录;e?与上述主体工作有关的文章。这些文章通常发表于《基督教与危机》(The Crisis and Christianity)、《全球召唤》(The World Call)等期刊。

  

   第七部分主要是贝德士在纽约协和神学院教授教会史、基督教伦理与实用神学等课程有关资料,还有他作为主持者为该院高级宗教研究计划(the Program of Advanced Studies)所拟定的一些教学文件。

  

   第八部分虽然杂乱,却提供了不少有关贝德士生平的信息,其中许多照片、出生证、服役证书、日本占领南京时期的通行证等等,都是具有相当价值的历史文物,但至今仍未得到应有的整理与充分的利用。仅以贝德士遗存的照片为例,就有若干箱未经整理,所以我也无从介绍其内容。

  

   三、文献价值评估

  

   对于中国学者来说,首先关注《贝德士文献》的热点,应属日军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见证。1988年暑假,我利用出访之便,顺道到耶鲁大学神学院图书馆查阅中国教会大学的历史文献,无意中却在相邻目录中发现了“RG10 Bates Paper”。由于有师生情谊,立即借来草草翻阅,又于无意中发现了其中散见于好些卷的“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大批档案以及相关人员的来往信件。因为当时我还在校长任内,暑假可以利用的时间有限,只能做了少量笔记与索引,但《贝德士文献》的吸引力时时撩拨我的心弦。幸好两年以后得以辞去校长职务,1991年暑假又在鲁斯基金资助下重返耶鲁大学,整整利用8个月的时间,系统检阅《贝德士文献》中保存的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文献资料。

  

   根据我当年的笔记与索引,可知与南京大屠杀直接相关的资料,集中保存于第4盒之52、54、63、67卷,第102盒之第861~871卷,第126盒之1137卷。

   第52卷主要是1938年贝德士与友人及家人的来往信件。

   第59卷集中收藏1937~1939年与南京日本大使馆的来往信函及附件,还有1938年与上海日本总领事馆之间的来往信函及附件,特别是前一部分大多是直接记述并谴责日军疯狂暴行。

   第63卷收有1937~1938年与金陵大学创建者会(Board of Founders)的来往信函,1938年与上海全国基督教会之间的信函,以及南京国际救济委员会的相关函件。

   第65卷为与《曼彻斯特卫报》著名记者田伯烈(Harold John Timperley)的通信,这些信件表明贝德士是田伯烈首先全面系统揭露日军暴行的共同策划者与引用资料的主要提供者。

   第67卷收有与南京美国大使馆之间的来往信函,其中有若干亦与南京大屠杀相关。

   第861~871卷主要是贝德士收藏的各种有关南京沦陷后情况的文献资料,其中以863~869卷价值较高。

   第1137卷是贝德士认为对自己有纪念意义的杂件,时间从1921年至1948年。其中最重要的,是贝德士1946年出席东京远东军事法庭作证记录的副本,以及对此次审判的相关报道,如《另一个纽伦堡》(The Other Nuremberg)等。

  

   这样简括的介绍,显然不足以反映贝德士文献的有关南京沦陷后的全部内容,我觉得它好像还是一处未经正式勘察、发掘的丰富矿藏,人们可以根据不同的需要从中搜寻可供利用的史料资源。譬如,1995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我曾利用贝德士保持的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与南京救济委员会的档案,以及他和其他委员会成员的私人通信等资料,写成《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见证》(湖北人民出版社)与《南京:1937年11月至1938年5月》(香港三联书店)。这个课题本非我的主要研究领域,但书出以后却在海外引起强烈反应,好些中英文报刊都纷纷做详尽报道。作为其后续工作,就是经过美国吴天威教授和台北郭俊鉌先生的多番努力,以贝德士有关文献为主体的一批有关南京大屠杀的档案原件影印出版。

  

   此书英文书名为“American Missionary Eyewitnesses in the Nanking Massacre,1937-1938”,可以译为《美国传教士对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见证》,由史茉莉女士主编,并以《耶鲁神学院图书馆特刊》第9期名义正式于1997年出版。此书更为详尽地公布了该馆收藏的有关南京大屠杀档案分布情况。(见下页表格所示)

  

   主要依据下列文献:(1)RG8:中国文献项目之私人收藏;(2)RG10:贝德士文献;(3)RG11:亚洲基督教高等教育联合董事会档案;(4)RG20:史德蔚夫妇文献。

  

   此外,耶鲁大学斯特林图书馆档案部(Manuscripts and Archives,Sterling Library)还保存着帕克斯顿文献(John Hall Parxton)。帕克斯顿是一位美国外交官,曾任驻南京副领事(1925~1929)、驻南京大使馆二秘(1937)和上海总领事馆派往南京官员(1938~1942)。

  

   我已出版的两本书和耶鲁神学院新近出版的这本书,主要是利用贝德士、费吴生、福斯特、麦卡伦、马吉、米尔士、史迈士、华群、威尔逊等人遗留的原始文献。这些资料与刚刚出版的《拉贝日记》,都是南京安全区国际委员会这个外籍人士群体,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撰写的最为详尽的实录,其公正性、真实性与严谨性是任何人也无从否定的。

  

   也正因为如此,在一般人心目中,《贝德士文献》几乎就等于是南京大屠杀的实录,这当然是一种误解。因为《贝德士文献》是他一生80多年的完整实录,南京安全区的救济工作毕竟只有三年左右时间,而他最主要的本职工作还是先后在金陵大学与纽约协和神学院的历史教学与研究。据我初步判断,《贝德士文献》中所占比重最大、学术价值最高的部分,还是有关中国基督教历史的文字实录,特别是他晚年为编撰《基督徒奋进在中国社会》这一大型学术专著而积累的大批资料与手稿。

  

   贝德士在金陵大学虽然服务30年,但因忙于历史系教学工作并在东南大学(后改名为中央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中央政治学校兼课,同时还要参与教会本身及其相关各项工作,所以出版学术著作不多,有关基督教的专门论著更少。

  

   根据1948年印制的《私立金陵大学60周年校庆纪念册》,贝德士有关重要著作已出版者如下。

   1. 《基督教与共产主义》(Christianity and Communism),该书在1933年译成中文,并由上海基督教广学会出版。

   2. 《人类的一半:远东的人民与问题》(Half of Humanity:Far Eastern Peoples and Problems,The Church Peace Union,1942)。

   3. 《差会与远东文化关系》(Missions in Far Eastern Cultural Relations,American Council,Institute of Pacific Relations,for the Eighth Conference of the Institute,Mount Trembland, Quebec,1942,Reprinted by the Foreign Missions Conference of North America,1943)。

   4. 《教会事业分布资料》(Data on the Distribution of the Missionary Enterprise,International Missionary Council,1943)。

   5. 《宗教自由:一种探究》(Religious Liberty:An Inquiry,Harper and International Missionary Council,1945)。校庆纪念册编者注明:“该书现已译成7国文字发行全世界。”

  

   实际上,他在南京金陵大学历史系教的都是中国政府颁布的教学计划以内的各种史学课程(中国史除外),直到1950年在纽约协和神学院任教以后,才开始研究与讲授中国基督教史(作为世界基督教史的一个部分),而迟至1965年退休以后才正式着手撰写《基督徒奋进在中国社会》这部计划中的鸿篇巨制。

  

   也许,在协和神学院的教学生涯,都可以看作是贝德士为撰写中国基督教史做准备。因为,他虽然是一位资深的传教士教育家,但并未受过正规系统的神学教育,更不用说这方面的深入研究。再则,他虽然在美国被公认为上乘的中国通,但他在南京30年却从未教过中国史课程,也没有从事这方面的专门研究(他的研究仅限于与中国相关的当代东亚国际关系)。所以,在协和神学院的15年任教,不仅足够地弥补了神学素养方面的缺憾,而且还由于同时参与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的讨论课程,更为深化了对于中国社会、历史与文化的系统理解。可以认为,这两方面的进步,使贝德士成为当代少数最优秀的中国基督教史专家之一。

  

特别是1954年底,贝德士应邀参与美国基督教全国委员会海外布道部远东联合办公室主导的“基督教在华事业”(The Christian Enterprise in China)研究项目并担任顾问,此后他更为抓紧此项研究。晚年的贝德士,不仅为此指导若干专题研究,搜集相关文献资料,而且还不厌其烦地回答许多年轻中国基督教史研究者的询问。例如,仅为倪维思研究(Study of the“Nevius Method”)一项所准备的文献目录与简要笔记即近30页,(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贝德士文献》     南京大屠杀史研究     中国基督教史研究  

本文责编:邢宗民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历史学 > 中国近现代史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776.html
文章来源:《澳门理工学报》2013年第1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