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盛峰:法律的“死亡”:人工智能时代的法律功能危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450 次 更新时间:2018-04-14 15:45:15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区块链   法律功能  

余盛峰 (进入专栏)  
它既包含实体性规则,也有规定如何将纠纷提交仲裁的“司法性”条款。其二,合同既是初级性规则,也是次级性规则,其效力自赋的悖论通过一系列的法律区分(如位阶、规则/元规则的区分)予以掩盖。通过将悖论放置到一个连续性运作的法律系统之中,通过设定悖论的时限,由此形成一个自我指涉的法律空间。其三,它还经由合同自我创设的外部化过程掩盖悖论:合同自己规定由合同外的仲裁机制处理合同纠纷,仲裁的正当性是合同自我赋予的。仲裁决定合同的效力,而仲裁的效力也由合同来设定,这就形成一种自我指涉的循环关系。可参见余盛峰:《全球信息化秩序下的法律革命》,载《环球法律评论》2013年第5期,第112页。

   [xxv] 可参见Decentraland的英文官网介绍,来源:https://decentraland.org/cn,2018年2月12日访问。

   [xxvi] 参见[英]哈特:《法律的概念》,张文显等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第41-42页。

   [xxvii] 可参见赵精武、丁海俊:《论代码的可规制性:计算法律学基础与新发展》,载《网络法律评论》2017年第19卷。

   [xxviii] 富勒列举了法律道德性的八项必要条件:一般性、法的颁布、法不溯及既往、清晰性、无矛盾性、不要求不可能之事、连续性、一致性。参见[美]富勒:《法律的道德性》,郑戈译,商务印书馆2005年版,第40-111页。

   [xxix] 有关从人格信任到系统信任的演变,以及权力、真理和货币在其中发挥的关键作用,可参见[德]卢曼:《信任》,翟铁鹏、李强译,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5年版。

   [xxx] [美]劳伦斯·莱斯格:《代码:塑造网络空间的法律》,李旭等译,中信出版社2004年版,第70页。

   [xxxi] 参见[美]邓肯·肯尼迪:“法律与法律思想的三次全球化:1850-2000”,高鸿钧译,《清华法治论衡》2009年总第12辑,第47-117页。

   [xxxii] 此自然段观点得益于和高鸿钧教授的交流,当然,文责自负。

   [xxxiii] 参见段伟文:《人工智能的道德代码与伦理嵌入》,载《光明日报》2017年9月4日第15版。作者还指出,在阿西莫夫的短篇科幻小说《转圈圈》(1942)中,著名的机器人三定律成为嵌入到机器人的“正电子”大脑中的运行指令:每个定律一旦在特定场景中得到触发,都会在机器人大脑中自动产生相应的电位,最为优先的第一定律产生的电位最高;若不同法则之间发生冲突,则由它们的大脑中自动产生的不同电位相互消长以达成均衡。康德绝对命令式的机器人定律,因此不再全然是道德律令,也成为能被技术实现的自然律。换言之,机器人定律所采取的方法论是自然主义的,它是人以技术为尺度给机器人确立的行为法则,它既体现道德法则又合乎自然规律。

   [xxxiv] 参见[美]劳伦斯•莱斯格:《代码:塑造网络空间的法律》,李旭等译,中信出版社2004年版,第158-159页。

   [xxxv] 参见[美]劳伦斯•莱斯格:《代码:塑造网络空间的法律》,李旭等译,中信出版社2004年版,第168-169页。

   [xxxvi] [美]劳伦斯•莱斯格:《代码:塑造网络空间的法律》,李旭等译,中信出版社2004年版,第171页。

   [xxxvii] 可参见泮伟江:《双重偶联性问题与法律系统的生成》,载《中外法学》2014年第2期。

   [xxxviii] 有关哈特的“承认规则”,参见[英]哈特:《法律的概念》,张文显等译,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6年版,第96-97页。法律不学习对于科学学习建立了严格的隔离机制,例如在刑事诉讼中,法医学的鉴定成果,只有被合理地镶嵌到特定的论证结构之中,只有经过合议庭、陪审团或律师的筛选,才能起到“定罪量刑”的效果。也就是说,法律中的学习是以不学习为前提的。

  

  

进入 余盛峰 的专栏     进入专题: 人工智能   区块链   法律功能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9455.html
文章来源:《华东政法大学学报》2018年第2期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