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春业 邓盈:重要立法事项第三方评估机制研究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53 次 更新时间:2018-02-25 10:03:10

进入专题: 重要立法事项   第三方评估机制  

王春业   邓盈  
如果没有相应的监督制度,第三方也有可能被利益所诱惑,歪曲评估结论。为此,必须建立一套确保评估公正的监督机制,促使评估机构能够负责任地作出评估报告。这个监督机制包括:把委托的评估主体及时向社会公布,让社会公众了解哪些机构参与了该立法的评估工作。将评估过程和结论向社会公布[10],将评估活动置于社会公众的监督之下,防止暗箱操作。建立评估机构之间的相互监督机制,“市场的竞争与声誉机制会使得每一个评估机构都致力于论证自己的评估合理性,从而产生一种潜在威慑和相互监督的作用,提升评估机构作出机会主义行为的成本。让潜在的评估机构来监督评估机构,既满足了评估监督的专业性要求,又内化了监督的成本。”{6}建立违法评估的责任追究机制,对弄虚作假的评估机构将取消其评估资格,并追究相关责任人员相应的法律责任。


五、结语


   立法前第三方评估机制的建立,对于协调重要立法事项中的部门利益、解决部门之间的较大争议、防止立法的久拖不决现象,将产生积极作用。目前,关于重要立法事项第三方评估机制的建立问题,尚处于国家政策层面和理论研究层面,尚未上升到法律层面,缺乏具体的、可操作性的规则和规范,缺乏实施的强制性。为此,迫切需要国家出台相应的实施规则。当下,可采取由国务院制定行政法规的形式,对“重要立法事项”“较大争议”等关键术语的含义作出明确解释,对评估主体、评估程序、评估的委托、评估结论的运用、有关主体的法律责任以及相关配套制度等事项作出更为详细的规定,以促进第三方评估机制的全面建立,并推进和规范第三方评估的实践。

  

   【注释】 基金项目: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民间规范与地方立法研究”(16ZDA069);江苏省政府法制研究课题“建立重要立法事项第三方评估机制问题研究”(2016jsfz002)

   作者简介:王春业(1970?),男,安徽明光人,法学博士,法学博士后,河海大学法学院教授,主要研究方向:立法学,行政法学;邓盈(1990?),女,湖北荆州人,河海大学法学院硕士研究生,主要研究方向:立法学,行政法学

   [1]第三方评估主要运用于政府的绩效考核中,特别是近年来在政府绩效考核中作为重要的考核方式。例如,国务院在对行政审批事项取消和下放中,引入第三方评估制度,曾委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国家行政学院、全国工商联等评估机构对落实情况进行评估,以加强全面督查,收到较好效果。

   [2]需要说明的是,这里的立法评估主要是立法前的评估。按照评估的时间,立法评估实际上包括立法前、立法中和立法后评估。立法中和立法后评估,都是在立法完成后所做的评估。其中,立法中评估是针对立法实施过程中的情况进行评估,主要目的是指导立法的进一步实施;立法后评估是用在立法实施一段时间后,对立法本身所存在的问题进行评估,以决定该立法是否要废止或是否要修改,以及如何修改等。而本文所研究的立法前评估,更多的是针对立法尚未完成、立法正在进行中,出现了部门间立法争议问题而进行的立法评估。

   [3]有人做过统计,在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确定的64部法律中,有48部法律是由主管行政部门起草,比例高达75%。

   [4]特别是在环境资源立法领域,由于涉及到审批、收费、处罚等管理权力与部门利益的事项较多,部门间利益冲突较多,争利或推诿的现象更为明显。

   [5]在美国,有许多这样的智库性质的第三方评估机构,其中著名的有布鲁金斯学会、贝尔研究所等。布鲁金斯学会就是这样一个最有影响力、最受信任、最值得借鉴的智库,该学会提供“不带任何意识形态色彩”的评估思想,从事包括立法评估在内的各类评估,旨在充当学术界与公众政策之间的桥梁,既向决策者提供最新信息,又向公众提供有深度的分析和观点。参见邢鸿飞、李羿人:《论我国立法中第三方评估主体的资质》,《江苏警官学院学报》2015年第6期。

   [6]例如,就“争议较大”而言,多大的争议算是部门争议较大?在立法研讨会上,不同单位之间出席的学者就某一事项存在难以说服对方的争议,这是否属于部门争议较大?不同实务部门之间的代表就某一事项存在难以说服对方的争议,这是否属于部门争议较大?再如,就事项的“重要”而言,什么样的立法事项才算重要立法事项?整部法中只有一个条文或者一个条款所规定的立法事项可以成为重要立法事项吗?社会公众觉得不算重要立法事项,但立法机关认为是重要立法事项的,可以认为是重要立法事项吗?或者反过来,立法机关认为不是重要立法事项,但社会公众觉得是重要立法事项,那可以认为是重要立法事项吗?参见郑泰安、郑文睿:《第三方评估立法的有效性研究——以党的依法治国决定为主线的考察》,《社会科学研究》2015年第6期。

   [7]比如广东省人大常委会就将《广东省安全生产条例》的评估工作同时委托给省法学会和省工商联。因为法学会的法学专家比较集中,有理论方面的优势。省工商联有很多企业家、实业家,在实务上和具体运作上优势更明显,收到了很好的效果。

   [8]成本效益分析法是通过比较事项的全部成本和效益来评估事项价值的一种方法,一般作为一种经济决策方法,将成本费用分析法运用于政府部门的计划决策之中,以寻求成本的最小化和利益的最大化。

   [9]我国各地在立法后评估的实践中也逐步形成了评估时限制度。例如重庆、广东的立法后评估时限是6个月,而采取简易程序的则是3个月,同时,对内容复杂、难度较大的立法后评估,则规定可以再延长2个月。

   [10]例如,澳大利亚建立了一个统一的在线公共登记系统,刊登所有的评估报告。

   【参考文献】 {1}席涛.立法评估:评估什么和如何评估——以中国立法评估为例(上)[J].政法论坛,2012(5):59?75.

   {2}李瑰华,姬娅平.行政立法评估制度论析[J].江西社会科学,2013(7):160?164.

   {3}王柏荣.地方立法评估标准探微——功能、路径与框架[J].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15(6):70?74.

   {4}陈伟斌.地方立法评估成果应用法治化问题与对策[J].政治与法律,2016(3):79?87.

   {5}Matti Niemivuo.立法起草与比较法[J].化国宇,郭欣欣译.东方法学,2012(3):134?140.

   {6}朱述洋.地方人大主导立法起草的困境与出路[J].人大研究,2016(5):34?39.

   {7}焦洪昌.“部门利益法律化”之问题与出路[J].北京人大,2015(5):42?44.

   {8}高凛.论“部门利益法制化”的遏制[J].政法论丛,2013(2):67?74.

   {9}蒋梦惟.北京重大立法将引第三方评估[N].北京商报,2015?01?27(2).

   {10}王玮.引入第三方评估开启立法新路[N].中国环境报,2014?11?26(5).

   {11}赵骏,范良聪.补偿博弈与第三方评估[J].法学研究,2012(3):59?67.

   {12}黑格尔.法哲学原理[M].范扬,张企泰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61.

   {13}朱叶.重要立法事项要第三方评估[N].新法制报,2016?01?12(2).

   {14}郑宁.行政立法评估制度研究[M].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3.

   {15}汪全胜.立法后评估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16}卓越.公共部门绩效评估[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17}何盼盼.立法前评估机制研究[J].人大研究,2016(7):28?32.

   {18}姜述弢.地方立法后评估制度的法治化及对策[J].学术交流,2016(4):88?94.

   【期刊名称】《中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期刊年份】 2017年 【期号】 6

  

  

    进入专题: 重要立法事项   第三方评估机制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理论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538.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学网

1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