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生富 赵亚萍:论透明化时代的隐私权保护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445 次 更新时间:2018-02-23 22:05:20

进入专题: 透明化时代   隐私权  

刁生富   赵亚萍  
利益各方要兼顾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4月19日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强调:利益各方要重视坚持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兼顾,办网站的不能一味追求点击率,开网店的要防范假冒劣质,做社交平台的不能成为谣言扩散器,做搜索的不能仅以给钱的多少作为排位的标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己所欲之,必先予之”。透明化时代,生产商若要追求经济效益,维护社会效益是其发展的基础;生产主体若想保持自我数据安全,就要在生产时保护好他人数据。经济效益的“适可而止”是利益各方要持有的重要观念,是兼顾自我效益、维护集体利益的重要理念。

   其次,数据获益者自觉承担数据保护责任。只有积极承担社会责任的企业才是最有竞争力和生命力的企业。Bowie等人的研究表明,重视保护个人隐私、兼顾个人利益与企业利益的企业,在竞争中将更占优势{24}。从这个意义上讲,数据使用者承担行为责任可以有效地保护个人隐私,也有利于企业兼顾社会利益与经济利益。“这样一来,使用数据的公司就需要基于其将对个人所造成的影响,对涉及个人数据再利用的行为进行正规评价。对数据使用进行正规评测及正确引导,将对数据使用者和数据贡献者带来切实的好处:很多情况下,数据使用者无须再取得个人的明确同意,就可以对个人数据进行二次利用。相反地,数据使用者也要为敷衍了事的评测和不达标准的保护措施承担法律责任,诸如强制执行、罚款甚至刑事处罚”{19}221。

   (四)教育提高数据素养

   数据素养(Data Literacy)又称“数据信息素养”{25},主要是指个体在不违背数据伦理道德规范基础上收集、处理、分析、利用共享数据的能力。个人所应具备的数据素养主要包括数据意识和思维、数据知识和能力以及数据道德修养。目前,社会成员普遍存在数据保护意识淡薄、数据能力低和数据道德修养缺失等问题。需要创新教育模式,丰富教育内容,提高整个社会的数据修养,特别是针对隐私权保护的数据素养的提升。

   首先,提高数据素养意识和数据思维能力。在大数据背景下,“量化一切”“让数据发声”成为时代口号,人们更加重视“全数据而非样本”的整体性思维,追求“量化而非质化”的量化思维,强调“相关性而非因果性”的相关性思维。但是,在高度重视大数据思维的同时,也要保持理性,认真对待其存在的局限性,警惕对大数据的过度崇拜,从整体兼顾部分、量化整合质化、因果强调相关的互补中实现大数据思维的超越,这对预防包括隐私权侵犯在内的大数据社会问题的产生,具有重要意义{26}。因此,透明化时代,我们既要认识到个人数据透明化带来的便利和数据公开的社会价值,又要树立个人数据保密与保护意识,充分发挥法律和道德的力量,保护自我隐私权。

   其次,学习数据知识,提高数据辨识力。透明化时代,自我信息的可视、可知,大大地提高了不法分子不法行为的可信度,若没有经过专业的数据素养培训、拥有过硬数据知识的人是很难辨别的。为此,开展各种形式的教育,引导民众不断为自己的隐私安全知识“充电”,是降低数据时代的风险指数的重要举措。

   最后,加强道德引导,重视道德自律。利益是道德的基础, 道德就是处理各种利益关系的准则或规范{27}。就道德原初意义来看,道德由规范性与神圣性两方面共同构成,前者是外显特征,后者是精神内核,且原始道德主要依靠德育对象的虔敬心理来发挥其教化功能,也就是说,是神圣性在德育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在道德世俗化过程中,规范伦理大行其道,道德神圣性的一面逐渐失落,只留下了规范性的一面{28}。如果把隐私看作一种人权,那么它就是社会道德价值体系的一部分{29}。因此,透明化时代,为减少因经济利益侵犯他人隐私权的不法行为,则需开展道德教育:一方面提高人的内在修养,加强自我约束力;另一方面,引导社会形成积极向上的道德风气,通过道德自律加大对个人隐私权的保护。

   (五)舆论营造和谐氛围

   舆论主要是指在特定的时间和空间里,公众对特定的社会公共事物公开表达的基本一致的意见或态度{30}。舆论所关注的主要是“意见”,舆论引导正是对个人意见的导向。舆论引导不是引导民众顺应国家发展需要直接参与讨论,而是大众媒体顺应需要去替代公众讨论,再将得出的结论传达给民众,争取民众的认同{31}。它是社会治理的“软力量”,是民意的风向标。透明化时代,加强舆论引导,营造和谐的舆论氛围有利于隐私权保护。

   首先,发挥党和国家意识形态的引领作用。党和国家意识形态的基本方向是社会舆论的指向标,且是被社会主要力量所认可的主流价值观。因而,为营造安全、可靠的透明化时代,需要党和国家积极发挥其主导力的作用。对此,我国已将每年9月的第3周作为“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今年的宣传周主题为:“网络安全为人民,网络安全靠人民。”人民的隐私权是此次网络安全周宣传的一个重要方面。

   其次,推动新旧媒体的融合,加大宣传力度。要坚持传统媒体和新媒体优势互补、一体发展。既要充分利用电视、报纸、杂志等传统媒体宣传网络安全知识,又要充分利用新兴媒体,尤其是传播快、影响大、覆盖广、社会动员能力强的微信、微博等自媒体,大力宣传有关隐私保护的法律法规,加大相关典型案例的宣传与警戒力度。总之,透明化时代下要营造和谐的舆论氛围,发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导向作用,有效地保护个人隐私权。

  

   【注释】 作者简介:刁生富(1964-),男,河南南阳人,哲学博士,佛山科学技术学院经济管理与法学院教授,主要从事科技哲学与科技社会学、互联网和大数据的哲学和伦理学研究。

   【参考文献】 {1}涂子沛.大数据[M].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2:162.

   {2}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3}徐瑞萍.信息崇拜论[J].学术研究, 2007(6):34-39.

   {4}黄芬.隐私与隐私权概念的思考[J].大连海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7(2):39-43.

   {5}Warren S D.Brandeis L D.The right to privacy[J].Harvard Law Receiver.1890.4(5):193-220.

   {6}吕耀怀.信息技术背景下公共领域的隐私问题[J].自然辩证法研究,2014(1):54-58.

   {7}段伟文, 纪长霖.网络与大数据时代的隐私权[J].科学与社会, 2014(2):90-100.

   {8}乔治•奥维尔.一九八四[M].上海:上海世界图书出版公司,2013:30.

   {9}李秀芬.论隐私的法律保护范围[J].当代法学, 2004(4):98-104.

   {10}邬贺铨.大数据时代的互联网面临三个问题[N].中国信息化周报, 2013-09-09-005.

   {11}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删除——大数据取舍之道[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21.

   {12}Lewis k, Kaufman J, Christakis N.The taste for privacy:An analysis of college student privacy settings in an online social network [J].Journal of Computer Mediated Communicated, 2008, 14(1):79-100.

   {13}中国互联网协会.中国网民权益保护调查报告2016[R].北京:中国互联网协会,2016.

   {14}黄欣荣.大数据技术的伦理反思[J].新疆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5(3):46-53+2.

   {15}王海明.伦理学原理[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9:242.

   {16}纳西姆•尼古拉斯•塔勒布.黑天鹅[M].北京:中信出版社,2011:11.

   {17}洛克.政府论:(下)[M].北京:商务印书馆, 1964:5.

   {18}中国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CNNIC).2015年中国手机网民网络安全状况报告[R].北京:中国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2016.

   {19}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肯尼思•库克耶.大数据时代[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

   {20}刁生虎, 刁生富.传统伦理思想与现代网络道德建设[J].淮阴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6(2):210-214+218.

   {2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1:641.

   [22Pearson S.Taking account of privacy when designing cloud computing services [C]//Proc of the 31st ICSE Workshop on Software Engineering Challenges of Cloud Computing. Piscataway, NJ:IEEE, 2009:44-52.

   {23}刁生富, 徐瑞萍.论网络空间中的隐私权[J].自然辩证法研究,2004(11):79-82.

   {24}Bowie N E, Jamal k.Privacy rights on the internet: Self regulation or government regulation?[J].Business Ethics Quarterly, 2006, 16(3):323-342.

   {25}Carlson J,Fosmire M,Miller C C,et al.Determining data information literacy needs: a study of students and re-search faculty[J].Portal Libraries and the Academy,2011,11(2):629-657.

   {26}刁生富,姚志颖.论大数据思维的局限性及其超越[J].自然辩证法研究,2017(5):91-95.

   {27}魏长领.道德信仰危机的表现、社会根源及其扭转[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04(1):96-100.

   {28}宋晔, 王佳佳.道德教育神圣性的失落与回归[J].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5(4):177-180.

   {29}Bennett C J.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privacy: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R].Hackensack, NJ: Center for Social and legal Research, 1995.

   {30}李良荣.新闻学概论[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 2001:49.

   {31}陈力丹, 林羽丰.再论舆论的三种存在形态[J].社会科学战线, 2015(11):174-179.

   【期刊名称】《河南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期刊年份】 2017年 【期号】 5

  

  

    进入专题: 透明化时代   隐私权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法学 > 民商法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517.html
文章来源:中国法学网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