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南亚战略论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28 次 更新时间:2003-11-13 10:01:00

进入专题: 环球观察  

曾品元  

  按地区分,华人有三大集中区,分别是亚洲、美洲和欧洲。但其中仅亚洲就占了海外华人总人数的八成半以上,东南亚又占了亚洲华人的九成以上。这就是说,东南亚占了海外华人总人数的八成左右。按犹太人“八二最优”原理,只要我们处理好了同八成海外华人的关系,我们就基本上能处理好同所有海外华人的关系。东南亚华人不正具此比例么?

  

  次看条件二。自秦汉至清咸丰十年(1860年),历朝历代对华人移民都是出前力加禁止,出后归为化外之民。而在华人移民产生最多的近代,又正值中国国命最为不济之际。这就注定了华人移民从一开始就不可能纳入国家有效掌控之中。试想,成百上千万人跨区域或跨国界的无序流动,会产生怎样的后果!而如果华人流入的地区其自身又存在诸多导致社会不稳的因素时,那该又是一番怎样的情景?历史上印尼和越南的排华事件就是典型。 东南亚早就存在巴尔干化现象,将来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中国尚没有足够强大前,最易、最多可能产生最棘手华人问题的地区,仍必定是东南亚。

  

  再看条件三。东南亚地理上距中国最近,华人移民人数最多,产生的华人问题又最棘手,那它同中国大陆关系最密切,也便在情理和逻辑之中了。然导致东南亚同中国大陆关系最密切的带根本性的因素并非这些。真正使东南亚同中国密不可分的,是它同中国深远的文化联系和频繁的经贸往来。 现在我们更关心的是,这种文化联系和经贸往来将会是加强还是会削弱呢?就经贸往来而言,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的建立正在紧锣密鼓筹建之中,加强还是削弱,不言自明。就文化联系来说,中国的经济、军事等硬权力如旭日东升。硬权力产生软权力。文化影响属软权力。中国是东方文明的核心国家,本就跟中国关系密切的东南亚,能不在文化上更受中国影响吗?

  

  最后看条件四。判断一个地区的华人活跃与否,不单要看它的经济实力,更要看它在所属区域内对社会各个层面渗入的深度和广度。欧洲华人多活跃于经济领域,北美华人多活跃于科研、商贸和教育领域。东南亚的华人呢,凡欧美华人活跃的领域,他们也都活跃其中。 而欧美华人不大涉足的领域,比如地产、金融、政界甚至军界,东南亚都有华人活跃其中,真可谓群星灿烂。新加坡、泰国便是明证。

  

  完全可以这样说,东南亚既是世界的缩影,也是海外华人世界的缩影。它不仅是中国跳向世界大国的起跳板,也是中国施惠世界华人的试验田。只是我们必须考虑到的是,既然东南亚对中国如此重要,那它对世界其他大国也会极端重要,尤其是对于那些不想中国崛起的国家来说。那么,这样的大国会是哪几个呢?

  

  中国在东南亚所必须面对的二支力量

  

  1511年前,东南亚大体上可说是中华帝国的边缘区。区内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威胁到中国的国家利益。但自1511年西方殖民势力首次侵入东南亚直至2001年的490年时间里,中国在东南亚曾经直面过几乎所有最能代表各个时期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社会发展水平的国家。这些国家按进入东南亚的时间先后顺序,分别是葡萄牙、西班牙、荷兰、英国、法国、美国、日本和前苏联。光阴荏苒,大浪淘沙。到如今,曾在东南亚一度叱咤风云的前五个国家葡、西、荷、英、法,其在东南亚的势力早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就随着东南亚民族解放运动的蓬勃高涨而灰飞烟灭了。作为前苏联继承国的俄罗斯,当它在2001年正式宣布完全撤出其在越南的军事设施后,俄国在东南亚的势力也随风而逝。中国长期以来受南北夹击之虞,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东南亚的地缘结构向中国急剧倾斜!中国以东南亚为起跳板跳向世界大国地位,面临着从未有过的良机!审视这一良机,“喜”是我们所必须有的,这有利于我们振奋精神,把握良机。但“忧”更不可少。古人云:“夫圣人虑事,未虑成功,先虑失败,终以不败”。中国智慧的代表人物老子也曾有言:“圣人之不病也,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那么,我们在东南亚该“病”些什么?如果将中国获取世界大国地位称之为一场革命(它事实上就是一场革命!),那我们就必须牢记一位千古伟人的教导,革命的首要问题是区分“敌”“友”问题。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里所谓的“敌”“友”,乃是一个历史的范畴。此时为敌者,彼时可以为友。此时为友者,彼时又可以为敌。日美关系可作例证。衡量“敌”“友”的唯一标准,就是至高无上的国家利益。综合起来看,中国在东南亚必须先以“敌”视之而后才能做到“化敌为友”的力量有二支,那就是美国和日本。

  

  美国是中国在东南亚最难对付的一支力量。这不仅是因为美国无与伦比的强大,更因为美国在东南亚已是树大根深,撼之甚难。19世纪晚期,美国在世界由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转型过程中脱颖而出,一跃成为工业总产值占世界首位的托拉斯帝国主义国家。同期,德、日等后起的资本主义国家也迅猛崛起。这三大国的同时崛起,使当时的世界政治格局发生了结构性变化。后起国家为追逐最大限值的资本利润,强烈要求按新的国家实力对世界市场和资源配置重新进行一次彻底的洗牌。美国棋先一着,并以理论开路。1890年,海权理论的创始人马汉《论海上力量对历史的影响》一文重磅出台,美国家决策层对其青睐有加,随即决定在太平洋建立自己的海洋霸权。当然,美国不会为了霸权而霸权。它在太平洋建立霸权是为了能侵入远东,尤其是中国。而欲进入中国,就必须先找到一块踏脚石。当时尚在西班牙手中的菲律宾,恰好就可充当这样的一块踏脚石。 美于是找寻借口,于1898年发动对西战争。以当时的美西实力对比,战争的结果当毫无悬念。但美败西并等于美得菲。事实上直至1902年,美国经残酷的战争才在菲律宾建立起殖民统治。也正因为经过了残酷的战争,美才在菲律宾站稳了脚跟并直至现在。

  

  对于美国这样的大国来说,其在远东的巨大利益仅靠在菲律宾这么个小地方站稳脚跟,显然十分缺乏战略回旋余地,它必定要抓住每一个机遇扩张其在东南亚的势力范围。第一次世界大战没能给美国提供这样的机遇,但第二次世界大战却为美国提供了。机遇的提供者,不是东南亚国家,而是日本。1940年,日在试图北进以与德意东西合击苏联的努力失败后,遂掉转矛头挥师南下,以夺取其急需的石油、橡胶和锡等战略物资。为能确保这一战略的成功实施,日就得先将正在对其进行制裁的美国力量挡在西太平洋以东。1941年12月,日发起太平洋战争,美国在远东的利益受到了致命的威胁。为维护其权力并暗含扩张其权力之意,美随即放弃中立地位,于1942年与英、苏、中等26个国家共倡建立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同年,因美国认为保卫中国是保卫美国的关键,遂将东方战场划成多个战区以利作战。 作为东方战场的一个组成部分,东南亚战区的单独设立为美国势力渗入东南亚提供了空间条件。1945年美国在日本败降之际,高瞻远瞩,通过掌控盟军在东南亚的对日受降权,乘机把持了对东南亚的政治主动权。

  

  令美国至今仍感遗憾的是,美在东南亚获得的主动权并没有发展为其在东南亚的支配权。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战后东南亚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二是战后冷战的展开。民族解放运动的高涨是东南亚各国要从心理上决定性地摆脱被殖民状态的外在反映。法国想恢复其在越南殖民统治的失败就是一个例子。1954年日内瓦协议签署,法国淡出东南亚,但同时越南以北纬17度为临时分界线,被分割成南北意识形态不同的两大块,这就为正想方设法要借冷战之机更深度介入东南亚的美国提供了难得的良机。因为此时美国国家决策层在地缘政治上所信奉的,一是美战略思想家斯皮克曼的“边缘地带”理论,一是斯氏理论的实践阐释者凯南的“遏制”理论。前者认为,谁控制了边缘地带,谁就控制了欧亚大陆;谁控制了欧亚大陆,谁就控制了世界的命运。后者认为,要遏制共产主义在全世界的扩张,就必须注意非共产主义世界中所存在的大片软弱和脆弱地区。这些思想与美国决策层的结合,便诞生了“东南亚多米诺骨牌”论。既然美国认为东南亚是美国遏制共产主义(含中国)这一全球多米诺牌局中的第一张牌,那我们有什么理由不相信美国会竭尽全力护住这张牌以不让其倒下呢?而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法撤离印支半岛的前脚刚刚抬起,美国就后脚跟了上来,且第一脚就踏在南越的国土上。有了这一基地,美在东南亚纵横捭阖,颇有斩获。先是构筑多个针对中苏的条约体系,接着就利用越南南北双方存在的罅隙,使印支半岛再陷战火之中。以美国当时的国力,它是乐于以战争论高下的。只是美国并未如其所愿获得战争的胜利。其实,现今看来,越南战争对美国在东南亚的影响,胜负已不重要。重要的是,以越南战争规模之大,时间之长,涉及的范围之广和美国的介入之深,东南亚就永远也摆脱不了美国的影响,无论是好是坏。 明显的事实是,冷战后美虽被迫撤离冷战时在菲律宾获得的两个军事基地,但东南亚多数国家却希望美国继续留在东南亚。新加坡和泰国就是典型。而曾被美国打得几乎国将不国的越南,竟也以不打不相识为噱头,刻意将美国势力请回印支半岛,以平衡在东南亚影响日隆一日的中国。

  

  从1902年(美殖民菲律宾)到2001年的整100年时间里,无论美对东南亚战略如何变化,有一点是始终不变的,那就是一切都以中国为落脚点。可以肯定,以美国在东南亚“短而深厚”的历史影响以及它在今后对东南亚的战略取向,美国仍必将是中国在东南亚全方位的竞争对手,未来30年内看不到中美势均力敌的局面被打破。

  

  如果说我们在东南亚面对美国就如面对一只大象的话,那面对日本就如面对一只老鹰。老鹰虽然身子不大,但它扑食时却以狠、快、准见长。回顾一下日在东方发迹的历史,便知此言不虚。日在明治维新以前,它跟同在远东的中国和东南亚国家处境并无两样,都是西方殖民势力殖民的对象。只是明治维新之后,其国力才如遇热的水银柱般迅速往上窜升。与其接壤并闭关自守的朝鲜是其选定的第一个侵略对象。1894年,中国之藩属国朝鲜发生内乱,朝请求中国出兵协助平乱。这正是日求之不得的良机。次年,日本在甲午战争中大败中国,迫使中国签订《马关条约》,朝鲜遂获得独立权,这其实是日本为下一步吞并朝鲜所作准备。1910年日正式吞并朝鲜。日狠、快、准扑食手法初露端倪。1904年,日借俄远东铁路尚未筑就、外交上孤立无援、军事上首尾不接,而自身却有英日同盟并获美国怂恿之机,先发制人,在日俄战争中决定性地击败了北极顽熊俄罗斯。这次被日本自称为“黄种人对白种人的胜利”的战争,标志着东北亚南部已是日本人的天下。日狠、快、准扑食手法再露锋芒。自此之后,日本上至天皇,下至百姓,整个民族沉醉于狂热的极端民族主义迷梦当中。迷梦的表现之一,就是通过“田中奏折”反映出来的欲征服世界的勃勃野心。而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苟使地大物博的中国被日本征服,则东南亚在中国倾巢之下,怎得独保完卵?1931年,日借整个西方世界身陷经济危机无暇东顾而中国又内乱不已之机,悍然入侵中国东北。1937年掀起全面侵华战争。二战爆发后,“日心不足蛇吞象”,妄图独吞中国。在之后二年多时间里,就将大半个中国踩于其铁蹄底下。日狠、快、准扑食手法锋芒毕露。可中国毕竟是中国,就如大海毕竟是大海一样。日本胃口再大,也喝不干大海的水。为摆脱手脚被困中国的不利局面,日决定分兵南洋,一则形成对中国军事上的犄角之势,二则获得南洋盛产而日本又急需的军备战略物资。但此战略实施的前提,是要将美国之强大海军力量挡在西太平洋以东。1941年12月,日偷袭美珍珠港大获成功,但同时招致美国对日正式宣战,太平洋战争爆发。日按预定战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短短5个多月的时间里,便囊括了新、马、泰、菲、缅和荷属东印度等广大区域,“大东亚共荣圈”竟现雏形!日狠、快、准的扑食手法至此看似登峰造极,实则不然。日狠、快、准扑食手法的极致运用,淋漓尽致地体现在二战后日对东南亚国家展开的“赔偿外交”上。战败国对战胜国进行战争赔偿是国际惯例。日被战败,理当对东南亚各国进行赔偿。可战后不久,冷战就在美苏间展开。而美国在冷战初期却“丢掉了”中国大陆,从而在亚洲失去了一块遏制苏联的战略根据地。美转而将视点对准了日本。而在当时,争取日本最好的办法之一,就是阻止东南亚各国对日本的索赔。可世事如棋盘盘新。一场朝鲜战争下来,日本庞大的生产能力急需寻找出路。中国大陆被美国封闭,美自身市场又极度饱和,哪能为日本提供机会!日思来想去,发觉东南亚是其消化过剩生产能力的唯一出路。出路找到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进入专题: 环球观察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政治学 > 中国政治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83.html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