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南周:朝鲜半岛危机根源何在?

——从朝鲜战争停战体制与冷战结构谈起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3599 次 更新时间:2017-09-09 23:17:39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   朝鲜战争  

李南周  
从结果来看,它们都是为了加强统治权力而利用了南北对话。这表明在冷战格局没有变化的条件下难以实现从停战体制到和平体制的转变。

   其次,1990年代初期出现过第二次机会。东西冷战的结束曾给朝鲜半岛带来过摆脱冷战时期形成的敌对关系的机会。1991年苏联和韩国建立外交关系,并且1992年8月中韩建交,完全结束了中韩之间的敌对关系。按理说,苏韩建交和中韩建交应促进朝美和朝日的关系正常化,并以交叉承认的方式清理朝鲜战争遗留下来的各种各样的敌对关系。若能出现这些变化,则从停战体制到和平体制的转变也就会随之进行。

   但是,这种意愿没能实现。当时美国和韩国在苏东社会主义体制继续瓦解的情况下,对朝鲜的崩溃寄予很大的希望,而不太愿意以与北朝鲜和解的方式解决朝鲜半岛问题。于是,在朝鲜不能相应进行与美国或日本的关系正常化之时,单方面进行的中韩建交反而增加了朝鲜的外交孤立感。(韩中关系正常化的最后阶段,金日成并不反对韩中建交本身,而是要求中国帮助朝美关系的正常化。时任外交部长的钱其琛为通报中国政府的立场而访问平壤的时候,对金日成的要求回答说,中国会继续推动改善朝鲜和美国、日本的关系。钱其琛:《外交十记》,世界知识出版社 2003版,第157-160页)

   从此,为了能够把美国拉到谈判桌前,朝鲜开始采取如开发核武器等强硬措施。其间,朝美关系有时获得过一些进展,但始终没有摆脱朝美博弈的怪圈。如此,冷战的解体没有如愿地给朝鲜半岛带来和平,反而动摇了朝鲜战争以后勉强维持下来的停战体制。这意味着如果不建立能代替停战体制的新安全环境,那么朝鲜半岛和东北亚的和平仍将继续受到威胁。

  

作为“例外状态”的分断体制——冷战的社会基础

  

   在这里,我要简略地说明一下停战体制对韩国社会的影响。停战体制在朝鲜半岛的南部和北部大大阻碍了社会正常的健康的发展。更值得注意的是南部和北部之间形成了恶性互动关系。虽然朝鲜半岛的分断在地缘学、意识形态、军事等所有层面来看都是一个非常明显的隔阂,但这不仅意味着南北(韩国和朝鲜)的分断,同时还意味着在两者之间以一个紧密相关的独特体系而发展。

   我们用分断体制的概念来分析这些互动关系。即朝鲜半岛分断体制并不只具有一方分断成两个不同体系的表面特征,而是一个表现为分断的南和北之间通过独特的相互作用,再生产出自身体系的机制。在分断体制继续维持下去的条件下,各体系内的问题仅通过南和北各自的努力来解决是比较困难的。在朝鲜半岛,真正的社会进步是在克服分断体制中才有可能实现的。(关于分断体制论,参看白乐晴:《分断体制•民族文学》,联经 2010年版和Paik Nak-Chung, The Division System in Crisis: Essays on Contemporary Korea,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11)

   吉奥乔•阿甘本所提出的“例外状态”一词对解释这种分断体制的特征提供了很大帮助。卡尔•施密特在说明政治主权的时候,主张主权者是“能够宣告紧急状态者”。阿纳本将这一概念应用于现代民主政治,并把“例外状态的常规化”看成是现代西方民主政治的本质特点。在这种情况下,暂时和例外的措施转变为统治技术。我认为这种描述最符合于分断体制的情况。在过去的大约60年中,韩国政府一直以紧急状态为借口剥夺着民众的民主权利。以停战体制为背景的分断体制一直为这种行为的合理化提供着有利环境。

   这使得权威主义时期政治力量之间的冲突更加激烈化。韩国民主化的进程在1987年6月民主抗争中达到了高潮。经过这次抗争以后,主要政治势力开始以对话协商的方式进行包括总统直选在内的政治民主化。但是,作为例外状态的分断体制的性质仍没有发生根本性变化。这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

   其一,在意识形态方面,反共反北(朝鲜)依然占据主导地位。反共反北所指的绝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意识形态,而主要是以敌视的态度对付不同意见者的做法。在这种意识形态的影响下,应由自己负责的错误都统统归咎于北朝鲜,以此方式来回避责任。

   其二,虽然已经进行了二十多年的民主化,但在精英阶层里,如新闻媒体、商业界和官僚阶层,这种倾向仍然占据着压倒性的地位。她/他们靠分断体制维持自己的既得利益,因而仍阻止引导分断体制瓦解的各种变化。最近朝鲜半岛的紧张局势在一定程度上正是由于受到这些势力的干扰而出现的。

   其三,在外交关系方面,还没有摆脱以韩美军事同盟为主的格局。韩美军事同盟所依据的仍然来自北朝鲜的威胁。若没有分断体制的作用,这种同盟关系的削弱是不可避免的。

   但从1987年以后,分断体制的稳定性逐渐受到挑战。首先,在朝鲜半岛内部,1987年以后的民主化改变了由分断势力垄断的政治结构,并动摇了分断体制的稳定性。随后,随着冷战体制的解体,分断体制的外部条件也突然消失了。比如,韩国和包括中国在内的社会主义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因而,用分断体制的逻辑来加强自己统治基础的做法最近常常受挫。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10年6月进行的地方选举。当时,执政党利用2010年3月发生的天安号沉没事件掀起反北情绪,并期待这种做法使执政党能从中获益。事件发生之后,李明博政府在缺乏确证的情况下把导致沉没天安号的责任归咎于朝鲜的鱼雷攻击。5月24日,李明博总统在战争纪念馆门前宣布中断与北朝鲜的贸易和交流。同时,他强调对任何侵犯领海、领空、领土的行为将立即发起自卫行动。这实际上等于宣布进入准战时状态,也就是说等于宣布了例外状态。然而,出乎他们的预料,执政党在地方选举中遭到惨败。这是十多年前很难想象的。

   但是,这种情况再次明显说明,分断体制的动摇并不意味着在朝鲜半岛将出现代替分断体制的和平秩序,反而有时在朝鲜半岛会出现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危险的情况。这主要源于分断体制下享有利益的既得利益集团还在继续阻碍朝鲜半岛走向和解与和平的进程。

  

克服停战体制与去冷战化

  

   无论从在朝鲜半岛外部形势的变化来看,还是从朝鲜半岛内部形势的变化来看,朝鲜半岛和东北亚的和平与发展都不能再依靠停战体制了。因此,在朝鲜半岛建立代替停战协定的恒久和平机制成为迫在眉睫的任务。这不仅是朝鲜半岛而且是东北亚摆脱冷战最重要的环节。要实现从停战体制到和平体制的转变,应先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首先,有关方面需要就采取能够完全结束朝鲜战争的措施的必要性及其具体途径达成共识。六方会谈的“9.19共同声明”(2005年9月19日)第四条指出了“直接有关方将另行谈判建立朝鲜半岛永久和平机制”的必要性。韩朝首脑第二次会议所发表的“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2007年10月4日)”也明确了“双方一致认为应结束目前的停战机制,构筑恒久的和平机制”。

   但是,关于采取什么样的具体措施结束朝鲜战争问题还未形成共识。虽然最近有关国家提出过终战宣言、和平协定等方案,但没有得到所有关联国的同意。我认为以缔结和平协定结束朝鲜战争是比较恰当的方式。

   其次,需要解决朝核问题并实现朝美关系的正常化。这些目标的实现很可能会为朝鲜半岛和平机制的建立铺平道路。但是,这些问题困扰东北亚已经二十年了,而且看上去前途并不乐观。其间,朝鲜进行了两次核试验,并将朝鲜成为核保有国载入宪法。反过来美国对朝鲜的不信任也越来越深。因此,解决这些问题,不仅需要朝鲜和美国的积极性,并且需要其他有关国家发挥他们的斡旋作用。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问题,即南北合作。李明博总统上台以后,南北关系一直没有走出低谷,甚至出现过严重的军事冲突。围绕朝鲜半岛的国际关系错综复杂,难以为实现朝鲜半岛和平发挥主导作用。因此,韩国和朝鲜应在这一方面发挥更积极的作用。从这个角度来看,最近几年韩国和朝鲜的作法都不太理想。特别是,李明博政府对朝鲜采取的强硬政策是导致这种局面的主要原因。

   因此,即将在今年十二月进行的韩国总统选举的结果对朝鲜半岛和东北亚的走向具有很重要的意义。令人庆幸的是,主要候选人都承认有必要将南北韩关系引入对话和合作的道路。巧合的是最近中国国家领导层的换届与美国总统选举也陆续进行。希望这些政治变化能够积极推动东北亚国家之间的互动,并朝着东北亚的和平而发展下去。

   本文原载《文化纵横》2012年6月,原题为《韩半岛停战体制与冷战结构》

  

  

    进入专题: 朝鲜半岛   朝鲜战争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地区问题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5893.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

3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