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晓音:中古七言体式的转型

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516 次 更新时间:2017-03-01 15:49:44

进入专题: 七言诗  

葛晓音  
大大加强了歌行的重叠复沓之感,这就产生了隋及初唐极尽铺张的七言歌行大篇。由许多诗节分层叙述和铺陈、并且反复渲染的抒情方式,使这种大篇特别适宜于表现缠绵悱恻、细致绵长的感情,有利于场景和视野的全面拓展,因而能将大赋的特点充分吸收到诗里,使长篇歌行具备可以极尽铺张变化的独特表现功能。

   三是对新题歌行的“篇”体的贡献:七古和五七言杂古大体上一直是在旧乐府颗中发展的.但齐梁的五七言杂古和七古都对乐府古题的范围有所突破。五七言杂古中如沈约《八咏诗》、萧纲《杂句春情诗》《拟古诗》《伤离新体诗》;戴高《度关山》、萧综《听钟鸣》、《悲落叶》,温子升《捣衣诗》、卢思道《后园宴诗》《听鸣蝉篇》,张正见《神仙篇》,颜之推《和阳纳言听鸣蝉篇》,炀帝、王胄的《纪辽东》等等。七古中的非乐府题如王融所作类似佛教口诀的《努力门诗》《回向门诗》;刘孝威的《拟古应教》;沈约的《上巳华光殿诗》;以及沈君攸、萧诠、阳缙、贺循、阮卓等人的“赋得”诗。从这些题目的比较来看,七古的非乐府题诗脱离了乐府的性格,主要用于应酬,较少抒情意味,而五七言杂古比非乐府题的七古保留了更多的乐府抒情特质,而目都具有歌辞性题目,有些已经用“篇”冠题,这对隋及初唐以“篇”诗为代表的七言新题歌行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导向作用。

   鲍照之后,以七言为主导的杂言古诗虽然还有三五七言和三三七体等其他形式,但是五七言杂古成为杂言古诗的主流,和七古的亲缘关系在齐梁陈隋诗里也最为突出。因此传统诗学里所谓的杂古实际上主要指以七言为主导的杂言,尤其是齐梁以后蔚为大观的五七言杂古。这就是“杂古”归入“七古”之一类的基本原因。但这种归类是刘宋以后七言古诗转型的结果,并不适合晋宋以前的七言旧体以及杂言体。因此“杂古”归入“七古”应以鲍照的《拟行路难》组诗为时代分界。

   注释:

   [1]如萧涤非先生认为:“乐府中之七言歌诗,……至鲍明远氏出,更别出机杼,自成一格,所以《行路难》十九首,下开隋唐七言歌行之先路,为七言演进中之又一大转变。”《汉魏六朝乐府文学史》,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4年版,第137—138页。

   [2]如胡应麟说:“元亮、延之,绝无七言,康乐仅一二首,亦非合作。歌行至宋益衰,惟明远颇自振拔,《行路难》十八章,欲汰去浮靡,返于浑朴,而时代所压,不能顿超。后来长短句实多出此。”见《诗薮》,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内编卷三第45页。

   [3]参见笔者:《早期七言的体式特征及其生成原理》, 《中国社会科学》2007年第3期。

   [4]松浦友久:《中国诗歌原理》,大连:辽宁教育出版社1990年版,第259页。

   [5]参见逯钦立《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收录的晋代民间歌谣,北京:中华书局1964年版,第786 -798页。

   [6]《晋书•刘曜载记》,北京:中华书局1974年版第2694页。

   [7][8]郭茂倩编:《乐府诗集》第798 、801页,北京:中华书局1979年版。

   [9]逯钦立编:《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第925页。

   [10]参见拙文《从离骚和九歌的节奏结构看楚辞体的成因》,《学术研究》2004年第12期。

   [11][12]逯钦立编:《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第936、1253页。

   [13]逯钦立编:《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第1254页。

   [14][15][16]钱仲联:《鲍参军集注》,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0年版,第216 -218, 221, 224 -243页。

   [17]参见拙文:《汉魏三言体的发展及其与七言的关系》,《上海大学学报》2006年第3期。

   [18]《清诗话续编》,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3年版,第2236页

   [19]载《文学评论》1999年第1期。

   [20][21][22][23][24][25]逯钦立编:《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第1978、 1873、2666、 2698、2213、 2637页。

   [26]萧子显:《南齐书•文学传论》北京:中华书局1972年版第909页。

  

   原载: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45卷第2期2008年3月

  

  

    进入专题: 七言诗  

本文责编:陈冬冬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语言学和文学 > 中国古代文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3418.html

0 推荐

在方框中输入电子邮件地址,多个邮件之间用半角逗号(,)分隔。

爱思想(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