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排行

任剑涛:群体或阶层:中产的中国问题

中国的中产阶层或中等收入群体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但在中国特定的政治社会传统和环境中,这一群体要发挥出国家权力和社会公众期待的稳压、维序的作用,首先需要对之进行政治脱敏,将作为政治概念的中产阶层转变为一个社会概念,进而建构促使中产阶层理性发声和提出合理诉求的呼吁政治。 ...

刘成晨 刘志鹏:弱者的新武器:农民微博举报的成因、内容、困境与出路

网络改变了既有的权力结构,呈现出偏平化的特征。同时赋权和增权了农民,他们可以通过网络平台实现弱者发声。微博举报也有其困境,如抗争的有效性问题等。为此,一方面用法律维护监督者的权益;另一方面,用党纪法规惩罚违法乱纪的腐败分子,及时回应农民的微博举报。 ...

杨福泉 龙成鹏:一个世界级难题的云南答案

中央提出中华民族要有文化自信。但什么是文化?怎么认识文化的价值?文化的确不仅仅是可以拿去赚钱的手段,文化还应包括道德伦理维护,以及精神世界的陶冶,这些方面目前来看意义更加深远。我们强调民族文化的保护,我们要保护、维护、乃至要重建的是民族的文化整体,包括一个民族的伦理道德观等。 ...

钱雪梅:从“民族”概念的流变反思中国民族理论建设

“民族”(nation)概念原生于欧洲,自进入中国以来便争议不断;核心概念分歧在某种程度上已成 民族理论建设的重大障碍。nation不单是抽象的概念,它已随着欧洲人扩及全球,不仅成为范式重构了亚非拉的历史叙事和社会关系,而且确立为世界政治的基本图式,即所谓民族国家体系。 ...

应星:“田野工作的想象力”:在科学与艺术之间

在今天质性研究的局面不尽如人意的情况下,我们要敢于避易就难、舍近求远地在经典理论上下大工夫,突破功能主义的藩篱,打通田野与历史的阻隔,在复杂性的追求上多加反思和悉心体会,在文火慢炖式的熬制中逐渐锤炼出自己独具一格的想象力。 ...

边燕杰 芦强:跨阶层代际流动是否增加人们的社会资本

进入本世纪以来,实现了跨阶层代际流动的群体增加了人际网络规模,其效果对于中下阶层尤为明显。与此同时,向下流动群体保持其出身阶层的优势,其网络资源含量显著高于未流动群体;向上流动群体,虽然出身于较低阶层,其网络资源达到流入阶层的平均水平。 ...

景天魁:中国社会学概念体系的历史资源

本文从浩瀚史海中,捡拾了34个概念。其中,4个基础性概念是群、伦、仁、中庸,它们分别体现了中国社会学的4个基本特质:人本性、整合性、贯通性、致用性。本文采用“修齐治平”的层次框架,将30个基本概念划分为两个范畴,从而构成了具有复杂层次结构的中国社会学(群学)的概念体系。 ...

樊凡 刘娟:“差序格局”抑或“关系情理化”:对一个经典概念的反思

与关系的差序格局化相比,关系的优化才是传统中国人的思维和实践特质,在对关系的优化中,诸种价值理性(比如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忠、孝、勇、恭、廉等)才能得以有力彰显。或许,借用现代的表述来说,可以将“关系情理化”视为传统国人的“社会想象”。 ...

徐勇:祖赋人权:源于血缘理性的本体建构原则

作为血缘关系的祖先是人的生命的来源,由此构成血缘理性的本体原则——“祖赋人权”。“祖赋人权”内生的是社会与国家的共生共荣关系,形塑的是命运共同体意识。随着时代进步,血缘理性需要转换和提升,但其已成为中华民族历史基因的重要元素,内在的价值值得在扬弃中汲取。 ...

李培林:我国阶级阶层结构的深刻变化

伴随着两个巨大转变,原来由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和知识分子构成的相对简单的社会阶级阶层结构,现在越来越多样化、复杂化了,适应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和现代化要求的社会阶级阶层结构正在形成。经过改革开放40年的发展变迁,我国阶级阶层结构出现了几个方面的重大变化。 ...

郭于华:希望的田野还是乡愁之地

中国农村改革并非简单的国家巨手推动抑或农民自下而上地发起,事实上,在各种权力关系与历史话语框架互相嵌套与掣肘的背景下,任何一方都不足以推进整个改革进程。在某些情境下,国家与农民甚至需要借助对方的话语和逻辑,以实现政策层面的灵活变通与国家统一治理的协同与自洽。 ...

刘晨 刘志鹏:乡村选举中的六种参选人类型

村民自治可以保证法治,取代过去不完善的治理模式,让法律成为每个村干部都要遵守的底线。村民自治可以培养农民的权利意识和监督意识,有完善的监督机制才能从根本上遏制部分村干部的不端行为。当前在村干部选举的过程中,出现的贿选、暴力等选举内容,并不是乡村选举的错误,而是法治不力的结果。 ...

贺雪峰:农村低保与扶贫实践中的几个问题

本文重点讨论农村低保与扶贫实践中的治理难题。在传统自给自足农业仍然存在的情况下面,低保和扶贫工作中的模糊治理具有合理性。当前低保和扶贫政策实践中,不能将不同政策捆绑,低保和扶贫则应当减少政策受惠面,提高政策支持力度。 ...

李培林:我国新时代发展的特征、挑战和趋势

发展依然是解决我国一切问题的基础和关键,但发展必须坚持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必须始终把人民利益摆在至高无上的地位,让改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是一个非常重大的判断,它也需要我们深入思考面临的新挑战和未来发展的新趋势。 ...

许纪霖:国族、民族与族群:不容被混淆的三个概念

今天所用的民族概念,实际上有两类不同的民族,一种是与国家同构的民族,可以简称为国族。另一种是原生性民族,与族群同根同源,只是在长期的历史演化中,因为拥有了高级的宗教或文明,具有了高于族群的、稳定的、不易同化的历史文化共同体形态,即使在民族主义的时代,依然寄生于现代民族国家之中。 ...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