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爱思想网 > 思想库 > 学术 > 资中筠 所有专栏
资中筠
 
资中筠
 
资中筠,1930年生于天津。1951毕业于清华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曾任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所长,中美关系史研究会会长,《美国研究》杂志主编。现为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兼任南京大学-约翰·霍普金斯中美研究中心国际问题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中方主任,中美关系史研究会理事,太平洋学会常务理事,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理事等。学术专长为国际政治研究和美国研究。著有《美国对华政策的缘起和发展:1945-1950》、《资中筠集》、《财富的归宿——美国现代公益基金会述评》;主编并合著有《战后美国外交史:从杜鲁门到里根》、《冷眼向洋:百年风云启示录》等。


德国法西斯的历史教训与启蒙的重要性
中文是一种文化底蕴
为什么我们需要再启蒙?
清华园里曾读书
洛克菲勒基金会与中国
关键在于立宪——从袁世凯的洋顾问主张君主制的公案引发的思考
说不尽的大国兴衰
美国的强盛之道
中美百年思想的冲击与撞击

争取以和平的方式解决国际争端是外交的天职
谈创新——2014乐平基金会年会演讲
没有法治的反腐难言乐观
“那个时代”的思想者为这个时代发声
文化与制度——鸡与蛋的关系
我们都是看客
奢靡殡葬:从“房奴”到“坟奴”
探寻“中国道路”
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承载与失落
警惕中国的伪现代化
唯有思想是不能用钱买的
巴黎市府大楼前的游行圈
美国向何处去?
灾后感言
总结灾后教训不应“内外有别”
日本“知华”与中国“知日”的差距
学术繁荣与翻译质量成反比
完善公益捐赠立法,扫清公益捐赠法律障碍
日本为什么认罪这么难?
SARS与“五四”精神

为什么周有光一再强调要从世界看中国
唯有思想不能用钱买
学术界的“成功为失败之母”现象
从“牢不可破”到反目成仇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人民与朝廷哪个是目的?哪个是手段?
“谈”出来的国家
《周有光:我的人生》代序
从花蕊夫人说开去
资中筠口述:脱离枷锁回归自我
“五四”与“文革”截然不同
记饿——“大跃进”余波亲历记
建国后百年的文化革新如何被“改造”成颂圣文化
忆杨朔
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
百年中国“人”
写在自选集前
重建精神的家园
关于雷海宗先生二三事
一段以讹传讹的引语正误
美国经济也在“国有化”吗
春蚕到死丝未尽(下)
春蚕到死丝未尽(上)
文化要用母语讲
关于我的简历的一点说明
一种值得推崇的散财之道
在两个极端之间
什么人“经骂”,什么人“不经骂”
跨世纪的中国人将何以自处
在国外“吃请”
能反省历史的民族才有光明的未来
实说冯友兰先生
五四新文化运动与今天的争论
从方孝孺和布鲁诺之死看中国历史发展轨迹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我读《丁庄梦》
关于雷海宗先生二三事
成功为失败之母
残缺的追忆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也谈学术腐败

学校培养趋炎附势的精神是最大失败
从文化制度看当代中国的启蒙
中文是一种文化底蕴
先生曾经这样上学
从“社会达尔文主义”说起——兼谈学风问题
替代美国成为超级大国,不应成为中国的目标
资中筠 许章润 张千帆:国家观与法治
中国三代留学生的演变
教育与启蒙
谈科学,讲逻辑 
资中筠 章诒和 杨照:走出瞒天罩地的时代
跨过新门槛
中国知识分子的过去与现在
我为什么常常“感时忧世”
在《资中筠自选集》首发式上的发言
不能把“五四”新文化运动与“文革”相提并论
中国一定要进行根本性制度改革
吴敬琏 寻求中国的富强之道
美国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对美国政府干预经济的一些看法
制度与文化
回归常识——关于现代化道路中的几个误区
大学文科向何处去

资中筠 张维迎:“资本家”并非想象的那么可恶……
当前中国公益事业若干问题之我见——写在第三版《财富的归宿》出版之际

岁末杂感致友人

中日“必有一战、不妨一战”这类观点很危险
回归常识——访资中筠先生
公益对渐进改良有积极作用
江平 茅于轼、资中筠、钱理群等谈《国士——牟宜传》
江平 胡德平 资中筠等:对历史、现状与改革的看法
难言改革痛楚
中国教育不改变,人种都会退化
个人的独立与社会成长息息相关
每个人都需穿越自身的迷障
许纪霖 刘瑜 资中筠等:伦理社会的再建
启蒙与知识分子的传统
迷信这样产生,过去不应神话
美国转向社会主义了吗?
要重建知识分子对“道统”的担当
解放思想,坚持启蒙——资中筠先生谈“五四”

本专栏经作者授权。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获得书面许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
爱思想网版权所有.京ICP备120078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