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耀桐:莫尔与社会主义——纪念《乌托邦》发表500周年的相关文章

许耀桐:莫尔与社会主义——纪念《乌托邦》发表500周年

《乌托邦》为社会主义确立了四个主题,破解了四道难题:一深刻揭露资本主义罪恶本质,孕育社会主义启蒙因素;二描绘社会主义基本制度,提供了前提依据;三提出走向社会主义的方式路径,创设了实现社会主义的条件;四阐明社会主义要注重科技发展,使社会主义充满必胜的活力。   更多...

罗杰·帕登:波普尔的反乌托邦主义和开放社会概念

[美]罗杰·帕登 著陈祖召 译【提要】本文立足于对波普尔政治哲学的解读与分析,评价了波普尔的反乌托邦主义论证以及他的开放社会思想。波普尔基于乌托邦工程和零星工程的三种区别来展开对乌托邦主义的批判,然而这种批判被认为是有缺陷的,它与波普尔对开放社会的支持并不协调。为了挽救波普尔的政治理论,必须对其核心论据进行重建,而这   更多...

莫里斯·迈斯纳:马克思主义与乌托邦主义

一、历史与乌托邦刘易斯·芒福德有一次曾经指出,“乌托邦”一词既可以用来指人类希望的顶峰,又可以用来指人类愚蠢的顶峰。芒福德还指出,托马斯·莫尔在他著名的著作中把这个词引入了现代政治论述,并指出其两种截然不同的希腊语来源:eutopia的意思是“福地乐土”,而outopia的意思是“乌有之乡”,从而意识到这个词的两种含义   更多...

陈刚:破除自由主义市场崇拜的乌托邦

大转型:我们时代的政治与经济起源[英]卡尔·波兰尼著,冯钢、刘阳译浙江人民出版社,2007自由主义自洛克、斯密、密尔以来成为西方显学久矣!其间虽也有社会主义、凯恩斯主义等各种思潮学派的有力挑战,但主流地位仍难以摇撼。其当代继承者新自由主义更独执西方思想界之牛耳,许多手握大权的政治精英也奉之为圭臬,如1979年及稍后当选   更多...

周晓亮:托马斯莫尔《乌托邦》一书中的伦理思想

托马斯·莫尔是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重要人文主义者,是空想社会主义理论的伟大创始人,他的名著《乌托邦》是这一理论的第一部代表作。莫尔在该书中结合当时英国社会的现实,真实地揭露了资本原始积累时期广大劳动群众的痛苦生活,深刻地批判了资产阶级和封建统治者的血腥罪恶,并且通过对一个虚构的“乌托邦”岛国的细致描写,表达了他的理想   更多...

韩松:一个欧洲共产主义者和他的科幻乌托邦

奥斯陆文学屋的工作人员对我说,他们有一个很大的科幻收藏,并带我去看。在一间大教室一样的房间里,藏有三千五百多册科幻书。奥斯陆文学屋的负责人阿斯拉克告诉我,这些书,是他的好友特朗·奥格里姆(TronOgrim)捐赠的。他已在二零零七年去世,时年五十九岁。在上世纪六十和七十年代,奥格里姆是挪威毛泽东主义运动的主要领导人之一   更多...

韩王韦:自由主义与中国政治的乌托邦可能

一 自由主义的界定与资本主义社会里自由的二律背反中国当下的自由主义至少面临着两种尴尬。一种是如何面对传统(社会主义的新传统与以儒学为主导的旧传统)的尴尬,另一种是如何面对自由主义内部各种争执的尴尬。而之所以有这些尴尬,都是因为没有很好地界定何为自由主义的缘故。我们整日谈消极自由主义,积极自由主义,古典自由主义,新自由主   更多...

王键:乌托邦、保守主义与集体主义

2004年的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文化节,正好遇到潘维教授主讲“理想主义与现实”。我未能亲临现场,在事后看了一些潘维先生的讲演记录。潘维教授名气不小,是北大国际关系学院培养出来的学生,师从老一辈学者陈翰笙先生。他在北大取得硕士学位之后,又赴美留学,并在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获得了政治学博士学位。但如同现今很多赴欧美留学取得学位,   更多...

朱大可:乌托邦的终结

乌托邦反思:80年代的信仰危机“文革”的烈焰焚毁了它的敌人,也意外地制造了大批怀疑主义者。1980年,在西单民主墙运动之后,借助三洋牌卡式录音机,台湾歌手邓丽君的爱情歌曲,开始在整个大陆流传。坚硬的革命信仰和斗争话语,第一次遭到软化,浸泡在人性的香艳眼泪之中。这是小邓和老邓之间的美学博弈。“爱语”像火焰一样蚕食着“恨语   更多...

丁松泉:宗教乌托邦论略

宗教是一种庞大的幻想体系,它是对客观物质世界的虚幻反映,这种永远脱离现实世界的幻想成为一种奇特的乌托邦——宗教乌托邦。人们对乌托邦众说纷纭,争论不休,对宗教乌托邦自然也就不可能有一个完整的印象、概念和评判,更何况宗教乌托邦除了一般意义上的乌托邦的特性之外,还有它自己的特性。本文试图对宗教乌托邦作一初步的勾勒,以求对宗教   更多...

孙立平:极权主义杂谈(之二):极权主义的能量来源于对社会情绪的乌托邦式系统整理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之处,是它的巨大诱惑力和能量。正因为如此,许多讨论极权主义的文献都使用了“极权主义的诱惑”这样的字眼,而在现实中,人们更能感受到极权主义的巨大能量。而这种诱惑和能量,最突出地体现在它能使被统治者成为营造统治关系的积极参与者,甚至使极权体制中受害最深的人成为它最忠实的拥护者和捍卫者。这样的诱惑或能量来自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