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先生抄袭?只是编辑制造的乌龙(含致歉声明)的相关文章

王建先生抄袭?只是编辑制造的乌龙(含致歉声明)

关于“贫民窟与城市化问题”一文的说明。在这次事件中,爱思想编辑负有不可推卸的失察责任。因我站编辑未加证实便转发该文,客观上为冒名伪作做了背书,导致了合作网站中国宏观经济信息网进一步转发,造成了事态的扩大。向王建研究员和吕新雨教授致以最诚挚的歉意。   更多...

王建民:就汪晖抄袭与否请教舒炜先生——汪晖事件评论之二

鲁迅先生在《刀“式”辩》一文中议论过一桩抄袭案:一位署名杨昌溪的作者在其小说《鸭绿江畔》中抄袭了法捷耶夫《毁灭》一书的中译本。《毁灭》中的文字是:“在阶石上锵锵地响着有了损伤的日本指挥刀,莱奋生走到后院去了”;《鸭绿江畔》中的文字是,“当金蕴声走进庭园的时候,他那损伤了的日本式的指挥刀在石阶上噼啪地响着”。 鲁迅先生认   更多...

汤一介的三点声明

我在8月25日看到《北京晚报》之前,从不知道“李一的缙云山曾以汤一介的名头公开组织培训班”和有这样一个什么“李一道家黄帝内经道家养生班”。该“养生班”从未邀请我作为该班的“授课人”,因而所谓的“讲课内容为对李一道家养生学的领悟”是根本捏造。   更多...

老骥:关于“‘孔庆东事件’的非凡意义”一文的慎重声明

《爱思想》编辑部:此事蹊跷。当骤然见到《老骥:“孔庆东事件”的非凡意义》一文赫然现于贵刊“评论”栏的一瞬间,我不禁毛骨悚然,哑然失语了。如果此文作者的笔名与我的相同,我只需声明一句不是出自《乱世天堂》作者(老骥)之手就行了,而不屑于论其冒名之卑劣,文风及内容之下作。但是,经仔细查看,此文却是与“相同作者阅读”的六篇文章   更多...

王得后:送别周海婴先生

周海婴先生走了。艰难地走过了八十二个春秋。把无尽的追思留给后来的人。后来的尊敬他和他父亲的人;对他父亲说三道四的人也可能会连带上他。所谓“恨和尚兼及袈裟”,“迁怒”是或一种人的品行。这不是他的选择:他出生在一个伟大的家庭,他生活在一个时代巨大的光环中心。这个光环,即使他不借光也耀眼,又使他笼罩在光环中格外吸引各色人等的   更多...

朱学勤:“凌伊”先生

1976年10月“怀仁堂事变”发生,我在陇海线一个山沟里当工人,每日里,只见军车东下,直奔上海而去;文件西来,声讨“上海帮”密谋暴动,一定要彻底解决。此前盼文革垮台,已有数年A。但听那些文件传达,改不了的文革腔,以文革否定文革,看不到多大希望。后来听第二批文件传达——“反革命暴乱”如何被“粉碎”,倒觉那批留守上海的地方   更多...

谢泳:王力先生的屈辱

王力先生是中国现代语言学的大家,他早年还是一个非常能写散文的人。王先生是留法的学生,一九四九年前,主要时间在大学里。他是清华国学研究院的学生,后来在清华大学、广西大学、西南联大和中山大学教书。因为王力先生的主要工作是语言学研究,而语言学本身是一门专业性较强的学科。在中国,从事这种学科研究的学者,相对那些研究政治学、文学   更多...

邓正来:中国与世界的王铁崖先生

我与王铁崖先生相识,大概是1983年我在外交学院读研究生的时候;当时只是在课堂上与王先生有一面之交,未得深谈。1987年,作为《二十世纪文库》的编委,我负责安排王先生在被打成“右派”期间翻译的凯尔森所著《国际法原理》一书的出版工作,并有幸担任该书的责任编辑。在这个期间,先生出于对学术的负责,让我根据原著对稿子做全面的校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