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勇鹏:失落的黄河谣的相关文章

蒙勇鹏:失落的黄河谣

一、黄土高坡的歌 自小在晋西北的黄土高坡长大,喝惯了那里的水,习惯了那里的风,不管是眼泪也罢,哀叹也罢,欣喜也罢,懊恼也罢,总之对那块土地是一往情深。来到城市已经很久了,我却经常留恋那里全中国最地道的酸浆豆腐,那里的糜米酸捞饭,那里的荞面碗托,那里的农家小炒猪肉,那里的大烩菜,那里的羊杂碎,那里的炖羊肉,那里的黄   更多...

傅一河:在失落与堕落之间

知天命之年,离退休不远,吃老本也将就,然心犹不甘,哀莫大于有一种理想正在远去。报载,成都张先生勒紧裤腰带省出70余万元,送儿子去了德国,两年下来,这孩子沉溺于网络游戏,和一帮同样来自国内的朋友吃喝玩乐,德语一窍不通,成了“留学垃圾”。这等“垃圾”知多少?国内,近6000万家长坦承自己是失败的家长,不少家长都有一本“血泪   更多...

郑杭生:新布达佩斯学派的预期和失落

在对中国经验、中国模式的解释上,最具有根本性质的,莫过于由塞勒尼、伊亚尔、唐恩斯利等人组成的新布达佩斯学派[1]的狭义社会转型论。他们在《打造一个没有资本家的资本主义》[2]等书中极力表明:正如苏东等前社会主义“转型国家”或“转型社会”一样,中国社会转型也是从现代社会主义向现代资本主义的转变。他们把这种主张从现代到现代   更多...

通灵宝玉的失落 ——北大校训考

清华百年校庆找回“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校训,北大瞠乎其后,有知耻者勇效之,只找回“兼容并包”四字,不象生辰八字,续此四字者皆属狗尾。仰松堂主闻之一笑,曰:后四字岂待讨论而得,看看《红楼梦》和《红楼新梦》就可知晓。为节省忙于制造学术泡沫的教授和忙于应考、出国的学子的时间,将《红楼新梦》梗概于下。话说红楼外史高鹗,改续完   更多...

余三定:找回失落了的学术情趣

学者做学问是应该有学术情趣的,或者说是应该感受和追求学术情趣的。那么,什么是学术情趣呢?这似乎是一个只能意会不适言传的命题。我们先看下面的论述: 季羡林这样描述自己撰写《中国蔗糖史》的境况:“在80岁到90岁这个10年内”,“颇有一些情节值得回忆,值得玩味。在长达两年的时间内,我每天跑一趟大图书馆,风雨无阻,寒暑无碍   更多...

余三定:找回失落了的学术情趣

学者做学问是应该有学术情趣的,或者说是应该感受和追求学术情趣的。那么,什么是学术情趣呢?这似乎是一个只能意会不适言传的命题。我们先看下面的论述:季羡林这样描述自己撰写《中国蔗糖史》的境况:“在80岁到90岁这个10年内”,“颇有一些情节值得回忆,值得玩味。在长达两年的时间内,我每天跑一趟大图书馆,风雨无阻,寒暑无碍。”   更多...

顾肃:现代化过程中的权威失落

中国无疑处在社会全面现代化的过程中。其中有一个现象倒是相当有趣,即政治权威的失落。最近参加一些政治学习,虽然动员得轰轰烈烈,可参加者却大多心不在焉,即使是开大会要刷卡,成员们大多刷完了卡就忙别的去了,即使在会场上的,也没有几个人认真听主席台上的人讲什么,而大多做自己的事情。一些单位的例行政治学习,则需要经济刺激,即出席   更多...

邢少文:中国困惑——失落的市场经济地位

改革与开放,是中国近30多年来实现快速发展的基本手段。在过去的10年中,90年代末期推动的大规模国有企业改革,21世纪初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仍是改革与开放道路的延续,为此实现了经济上的“黄金10年”。最好的时代与最坏的时代时常相随,中国在全球化的进程中,获得巨大的利益,同时也在付出不菲的代价。在这10年中,经济发展模式固   更多...

刘运亚 张力:寻找失落的罢工权

内容提要:罢工权作为一项宪法基本权利早已成为国际立法惯例,但在我国却是昙花一现,囿于我国意识形态的一些传统观念,罢工权一度成为理论研究的敏感区域。但近年来日益增涨的劳动纠纷和罢工事例已经给我们的理论与立法提出了尖锐的课题。笔者认为将罢工权归属于政治权利是一场历史的误会,罢工是弱势群体的劳工抗衡强势力量的劳资的实质性经济   更多...

鲍盛钢:中国如何避免走向失落?

目前世界正陷入一个失落的时代,由于发展而陷入失落,由于失落而趋于衰退,日本继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高速增长后已经经历了两个“失落的十年”,21世纪第一个十年对于美国来讲也是失落的十年,经济增长总量是美国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最慢的十年,那么中国经济在持续三十年的高速发展之后是否也会走向失落和停滞呢?一切经济活动的目的是追求成本的   更多...

纽约时报:欧洲经济失落的十年

法兰克福——本周官方发布的经济数据疲软,经济学家表示欧元区经济正在再次跌入衰退。但是从某些衡量标准来看,欧元区经济早已下滑多年。据美国经济学家彼得·鲁珀特(Peter Rupert)和托马斯·F·库利(Thomas F. Cooley) 估算,除了德国,欧洲的主要经济体都没有恢复到2008年初的经济发展水平,当时美国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