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汉奇:太平天国的革命宣传活动的相关文章

方汉奇:太平天国的革命宣传活动

1851至1864年的太平天国革命运动,是中国近代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农民革命运动。参加革命的武装农民在洪秀全等人的领导下建立了以天京(南京)为首都的革命根据地,转战十余省,与当地的地主武装和清朝官兵进行了激烈的斗争,沉重地打击了清朝封建统治势力。 和历史上各时期的有组织的农民起义者一样,太平天国的革命者非常重视革命   更多...

杨奎松:中共建党初期职业革命家活动经费从哪来

近些年来凡关心中共历史者,都会关注来自苏联的经费援助的问题。这是因为,以往的中共党史研究几乎不会提到这方面的情况。直到今天,在纪念中共诞生90周年之际,还是有一些文章或影视作品会刻意淡化这方面的情况。他们引用最多的,就是中共“一大”会议参加者包惠僧晚年的一些说法。中心意思就是强调说,陈独秀自建党之日始,就“坚决主张”“   更多...

兰德尔·彼特沃克:纳粹德国与民主德国时期的宣传活动

历经整个第三帝国的一位牧师描绘了他和纳粹官员会面的方式,它很好地解释了极权社会中的生活: 一个人将会一步步地推得越来越远,直至他跨过某一界限,然而他却没有注意到脊椎(spine)正在以几乎无法察觉的速度弯曲了(bent)。 他所遇到的纳粹分子都知道劝服是一个运用诸多方法的渐进过程。正是在尼基塔·赫鲁晓夫(NikitaK   更多...

陈晓阳:纳粹德国与民主德国时期的宣传活动

在忙碌的生活中,挤出了4天时间把这本书读完了,首先很感谢法星社的朋友陈烨,赠书予我,我也之前答应看完后写篇书评,为了履行诺言,决定写篇书评来谈谈我对这本书的感受。导言在德国,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   更多...

北岛:革命与雏菊

一 我们往往是通过一个人认识一个国家。大约五年前,我在旧金山认识了乔治(George)和戴西(Daisy)夫妇。他们后来到我住的小镇朗诵。我们在一家意大利餐馆吃晚饭,余兴未尽,我把他们夫妇请到家中,打开两瓶上等红酒,一直聊到深夜。在美国难得碰到有意思的人——这是标准化生产的结果,像乔治和我这样的残次品纯属淘汰之列   更多...

雷颐:从“爱国”到“革命”

如果说“立宪”的复苏是日俄战争的一个重要后果,那么一些青年由“爱国”走向“革命”,则是日俄战争的另一个重要后果。早在1901年初俄国外交大臣提出全面剥夺中国在东北主权的约款时,爱国民众在当年3月就两次在上海张园集会,谴责俄国侵略,要求清政府拒绝签字,得到全国及海外华人广泛响应,他们还致电督抚呼吁拒俄。这次集会以士绅为主   更多...

韩寒:谈革命

最近翻看了很多问题,革命和改革两个词被频频的问起。平时媒体也很喜欢问,但是也只是一问一听,无法见诸报端。写下来无论什么观点,八成也是不保的命。但作为这次冬至回读者问的第一篇,我就先用整个篇幅来回答我关于革命两个字的看法。我综合了读者和一些内外媒的提问,在这里一并作答。问:中国最近群体事件频出,你认为中国需要一场革命么。   更多...

革命与独裁

斯大林之死给了所有的共产主义国家的领导人一个沉重的教训——“在人类历史上曾有许多暴君非常残酷,但是,他们都是死在刀斧之下,正象他们自己用刀斧掌握政权一样。”(赫鲁晓夫语)(1)革命政权的建立并不意味着民主制度的来临,革命尤其是共产主义革命其本质是弱者与穷人的反抗与复仇。为了打倒全副武装与十项全能的统治者,需要有“狂热的   更多...

萧延中:期盼“革命”

2007年10月间,收到浙大老友高力克兄的E-Mail,嘱我能在读完他的博士生杨会清的论文后谈点体会。不久,杨会清君又再次致函,希望能就论文中的史实和观点“批评指正”。这样,面对师生二人的盛情邀请,我就无论如何都不能推辞了。但正经读起文章来,立即就显示出了自己的知识软肋,可谓处处捉襟见肘。我本不是纯正历史专业出身的,而   更多...

李义平:凯恩斯革命之革命

回顾凯恩斯革命以及随后发生的针对凯恩斯革命之革命,其历史贡献或历史教训对我们而言无异于免费午餐,可以使我们的经济政策设计更为科学。一、20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危机造就了凯恩斯、其理论很快为各国政要所接受,并经久不衰以亚当·斯密为代表的古典经济学,奠定了市场经济理论,认为市场经济是人类富裕的康庄大道。斯密崇尚自然哲学,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