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小凯:《牛鬼蛇神录》左家塘看守所的相关文章

杨小凯:《牛鬼蛇神录》左家塘看守所

一九六八年初我在湖南省湘乡县和宁乡县调查中国农村的社会情况,与很多农民交谈,得到很多中 国农村社会情况的印象。这次旅行的动机写在我的一篇油印文章《关于组织毛泽东主义小组的想法》。 这篇文章在当时激进的中学造反派中秘密流传,影响了很多学生。在这篇文章中,我主张重新组织政党 萌芽式的马列主义小组,独立地研究马克思主义和   更多...

杨小凯:《牛鬼蛇神录》何老师

何敏和是三大队墨水喝得最多的人。一九七零年代的劳改队墨水喝得多是件坏事。劳改队的干部墨水喝得不多,都不喜欢墨水喝得多的人。用李指导的话来说, 读书读得越多,就越蠢,思想越反动。 他大概是因为文化高的犯人喜欢引经据典与劳改干部辩论形成的这个印象。 这种读书越多越蠢的观点在文化低的犯人中还很有市场,因为不少人都认为中   更多...

陈奉孝:草岚子看守所纪事(二)

草岚子看守所的审讯方式 公安局、监狱、劳改队的审讯方式基本上可归纳为“逼”、“诱”、“诈”、“拖”四个字。所谓“逼”,当然就是逼供了。逼供的方式也有两种,一种是发动同监号的犯人整你,在草岚子看守所,这种办法用的最多。在审讯过程中,如果审讯员认为你有问题拒不交待,他会告诉管理员说:“这家伙态度不老实,好好整整他”于   更多...

陈奉孝:草岚子看守所纪事(一)

提起“草岚子看守所”许多人并不陌生。解放前,这里是专门关押政治犯的地方,许多老一代共产党人像彭真、薄一波等都在这里被关押过。新中国“没有”政治犯,把政治犯一律叫作“反革命”。这一罪名最初不知道是谁起的,我怀疑起这一罪名的人是否真正学过法律。一个罪名要成立,首先必须要有受侵害的客体,而“革命”这个词的含义是相当广泛的   更多...

陈奉孝:草岚子看守所纪事(三)

前三次提审经过. 调入丙监. 认识葛佩琦 第二次提审完了,我回到监号就琢磨,他提到“长河秘密会议”,肯定是有人交待了,不然他怎么知道的呢?当时参加会的有我、谭金水、贺永增、赵清、林树国等人,谁会交待呢?是不是有人嘴不严流露出去,被人检举了呢?我一直纳闷。最后我想,既然他们已经知道了,不讲也不行,不如干脆讲出来,反   更多...

杨小凯:我的一生

我原名杨曦光,杨小凯是我的乳名,1978年以后重新起用的名字,1948年出生于吉林,从小在湖南长沙长大。我的祖父是个地主,在乡下开办学堂。他受过严格的儒家教育,清末的兴洋学运动中,他也进过洋学堂。我们的父辈从小也受过儒学教育,记得我上小学时,父亲就请姑爹在家里教我读《论语》。 我的父母都是1938年参加革命的。我父亲原   更多...

孟令伟:政治文明当从看守所开始

2009年3月26日《南方周末》发表了一组关于看守所牢头狱霸情况的报道,读后令人震撼。这组报道既是对发生在2月8日云南省晋宁县看守所“躲猫猫”殴死之事及其引出的网友调查等事件在舆论上的深度反应;又是对看守所黑暗状况的系列揭露。可谓呕心沥血、立意高远之作。当时看了就很想写一点东西以示响应,然由于俗务缠身,未能了愿。但这件   更多...

张鸣:不能让看守所里总出蹊跷

天底下什么地方不死人呢?但死法最蹊跷的,数中国的看守所。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躲猫猫死,睡觉死,鞋带勒死,喝开水死等好些稀奇古怪的死法。这两天,江西修水县看守所,又冒出来一个跌跤死。修水县下岗工人陈绪金在看守所突然死亡,家属被告知,死者,一个结实的壮年汉子,居然上厕所跌了一交,就死了。送医的结论是心肌梗死。“而在南都记者调   更多...

陈奉孝:草岚子看守所纪事(四)

草岚子犯人的生活. 第二次肃反. 时间最长的一次提审 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提审我。在这一段时间草岚子看守所犯人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犯人吃的虽然是包米面窝窝头和没有油水的白菜汤,但主食并不定量,可以随便吃。大约从十月中旬开始,突然开始定量,最初是一天两顿饭只喝稀粥,喝多少都可以,可是由于粮食是定量的(说是每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