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敬宜:诗人厉以宁的相关文章

范敬宜:诗人厉以宁

当今,不知道厉以宁是著名经济学家的恐怕不多,而知道厉以宁还是一位真正诗人的恐怕极少。 我和厉以宁教授相识多年,对于他为我国经济建设、经济研究作出的贡献非常钦佩,但是了解他的诗词方面的造诣,还是不久以前的事。 去年冬天的一个早晨,我到全国人大去上班,在门口遇到厉以宁。他突然把我叫住,从鼓鼓的公文包里取出一本小书送给我:   更多...

北岛:诗人之死

艾伦·金斯堡死于去年四月五号,中国的清明节。据说当时他已处于昏迷状态,而病房挤满了朋友,喝酒聊天,乱哄哄,没有一点儿悲哀的意思。那刻意营造的气氛,是为了减轻艾伦临终的孤独感:人生如聚会,总有迟到早退的。正当聚会趋向高潮,他不辞而别。我琢磨,艾伦的灵魂多少与众不同,带嘶嘶声响和绿色火焰,呼啸而去。我想起他的诗句:女士   更多...

刘小枫:诗人的“权杖”

在我们的耳朵里,荷马的名声比赫西俄德响亮得多,但早在古时候,希腊就流传着赫西俄德与荷马赛诗胜过荷马的故事——尼采年轻时考索过关于这事的流传文本的真伪(《尼采早期文稿》,第二卷,306页以下),尽管查证出故事是编出来的,但古人编造这样的故事至少表明,在当时的一些人眼里,赫西俄德诗作与荷马诗作相比差不到哪里去……事实上,在   更多...

易中天:诗人与文人

一 何为诗人我把文化人,分成士人、学人、诗人、文人等几种类型,肯定有人不以为然。你这种分类,有什么依据,又有什么标准嘛?难道写诗的就是诗人,写文章或者写小说的就是文人?难道写诗的就高人一等,写文章或者写小说的就低人一头,还要被骂作“怪胎”?呵呵呵,不是这个意思。我说的“诗人”,其实是把所有真正的作家和艺术家,都包括在内   更多...

陈行之:诗人曹谷溪

1 我在陕北插队的时候,见到村里的老乡保留着乡间特有的生活秩序、礼仪规范,很是惊讶。当时我不知道他们怎样创造了它,亦不知道他们何以能将它代代相传,任何令人难以想象的贫困和骤烈的政治风雨都没有使它有丝毫的改变。这的确令人不可思议。后来才知道这就是文化。 其实文化常常是不诉诸于文字的。农村文化是一种民风,一种乡俗,一种所谓   更多...

林贤治:寻找诗人

你可以不做诗人,但是必须做一个公民。——涅克拉索夫1诗人总是同诗联系在一起。十年前,从乡下来到大都市,正如从吃薯芋改作细粮一样,喜欢阅读的书,眼前也都慢慢变得精致起来。语言是富有魅力的。总之到了后来,我是能够安稳地在自己的幻觉里栖居了。任何选择,同时是一种背弃。我开始告离从前敬仰过的诗人:这其中就有涅克拉索夫。在我常去   更多...

邵燕祥:打油诗人说“打油”

牛津大学出版社要印我的诗稿抄本,遂从2002年后未曾入集的旧体诗草中挑选若干,用毛笔抄写交卷。在这儿是带着这个丑媳妇面见“公婆”。我这样说,绝没有故意自贬的矫情。首先,我只是写的毛笔字,除了小学时曾上过“大字”课、“小字”课,再没有临过碑帖,距有久远传统和严格法度的中国书法甚远。这是我有自知之明的。其次说到传统诗,我也   更多...

蔡禹僧:诗人王小波

写下这个题目时我没有读过王小波的一行诗(尽管他是写过诗的),他是不以写诗而名的诗人,我的意思是——他的文学是中国现代文学史中的诗篇。在中国现代文学中,显示出天分的作家也并不是特别罕见,但由于许多人缺乏主见,消耗掉最初的热情后就逐渐地平庸起来。青年时代我们大概都有过广泛阅读中外小说诗歌的经历,但我逐渐地感到阅读当代中国作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