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知常:美学的重构:以超越维度与终极关怀为视域——关于生命美学的思考的相关文章

潘知常:美学的重构:以超越维度与终极关怀为视域——关于生命美学的思考

一人与世界之间,在三个维度上发生关系。首先,是“人与自然”,这个维度,又可以被叫做第一进向,它涉及的是“我—它”关系。其次,是“人与社会”,这个维度,也可以被称为第二进向,涉及的是“我—他”关系。同时,第一进向的人与自然的维度与第二进向的人与社会的维度,又共同组成了一般所说的现实维度与现实关怀。现实维度与现实关怀面对的   更多...

程志华 胡素杰:哲学之极——关于儒学的现实关怀与终极关怀

[摘要]自杀、尤其是大学生自杀不断引来学界关于死亡的话题,许多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对此进行了探讨和解说。然而,这些探讨和解说往往忽略一个重要问题,这就是,作为意义诠释基础的哲学在其中的责任是什么?具体来讲,作为中国文化主干的儒学在这一问题上的责任担当是什么?从一定角度来讲,哲学应当承担起“现实关怀”和“终极关怀”之两种使   更多...

赵士林:精神分析美学的魅力——容格美学掠影

卡尔•古斯塔夫•容格(Carl Gustav Jung 1875~1961),瑞士心理学家、精神病学家,生于瑞士康斯坦斯湖畔的基司威勒镇,四岁时迁居母亲的出生地——法国的巴塞尔,此后一直在那里接受教育,直到获得博士学位。容格与弗洛伊德齐名,为精神分析学派的主要代表之一。他在法国巴塞尔大学学医,毕   更多...

崔卫平:法西斯的美学

苏珊·桑塔格写于70年代的一篇长文--《迷人的法西斯》源于兰妮·来芬斯坦(1902-)的一部新摄影集《鲁巴的末裔》的出版。此人是纳粹时期一名十分走红的摄影师、导演和演员,所拍摄的影片包括描写1934年纳粹党的大会开幕仪式的纪录片《意志的胜利》。但她并没有像为这个臭名昭著的党和政府摇旗呐喊的其他 艺术家 在战后随即消失   更多...

舒国滢:从美学的观点看法律——法美学散论

(一)或许是由于工业化和商品化时代滥用理性和“计算”规则的缘故,我们现在已愈来愈丧失了黑格尔所称谓的“理念的感性显现”(审美)的能力。崇高物象的心灵激荡,“无利害感”的游戏冲动,诗歌语言引动的惊异与纯喜,无限想象的自由伸展的渴望,“风格”、“趣味”的体验与追求,以及尼采在《悲剧的诞生》中所描绘的“酒神状态的迷狂”[1]   更多...

郝建:美学的暴力与暴力美学——爱森斯坦的杂耍蒙太奇新论

提要杂耍蒙太奇观念几方面来源是:美国的蒙太奇技巧和方法、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和认识论、列宁的电影工具论、俄罗斯的形式主义。杂耍蒙太奇存在于电影语言的几个层面:两个镜头之间、杂耍蒙太奇段落、单镜头内部、画面与声音之间。杂耍蒙太奇理论中美学的暴力性反映在这几个方面:1、哲学和历史判断的绝对自信,它导致了作者过于强横的权威,对   更多...

王岳川:乡土美学的新世纪意义

在全球化文化消费想像的时代,本土文化问题基本上成为一个边缘性话题,即使有人提到,也仅仅成为全球化话语的一个弱声部,依稀能够听到一些声音。然而,我仍然有兴趣听这种边缘的声音,仍然想追问乡土中国叙事在东方文化弱势前提下是以何种方式存在的,而且乡土美学在这种边缘文化中具有怎样的建构性和原创性的,或许这才是一种真正的“希声”之   更多...

李文倩:规训与美学

曾风光一时的美学,在今天已贬值为一门半死不活的学问。美学作为一门学科的合法性问题,在学界广受质疑。对于那些已经获取了一定学术声名的美学教授而言,他们可以采取一种不理睬的高傲姿态,因为毕竟在现行的学术体制中,尚为美学保留了一席之地。最痛苦的应该是那些被误导的天真学生,几年时间外加一笔不小的费用,不仅不能为他们未来的就业竞   更多...

赵士林:李泽厚美学思想的理论结构——李泽厚与当代美学思潮(下篇)

如本文上篇所言,和其他美学家不同的是,李泽厚的美学思想衍生于自己富于新义的哲学思考,他的美学直接属于他的哲学构架,并在这一构架中占有突出位置。他的美学是高屋建瓴的美学。因此,要了解他的美学,需首先对他提出的“主体性实践哲学”的理念构架,有一个必要的了解。需要说明的是,本篇主旨是阐释李泽厚师的美学思想,故只能十分有限地介   更多...

崔卫平:建立世俗世界的美学

在“建立世俗世界的美学”这个提法里所包含的努力,是试图在这个日益深化的世俗世界面前,建立一种与之相平行的关系:这种关系既包括能够覆盖、包涵这个世界,接受这个日新月异的世界所提出的种种陌生性的挑战;同时更加重要的,需要与这个世界保持一种真正的张力。   更多...

颜翔林:为了美学的尊严

余虹走了,他带走了美学,也留下了美学。因此,这是一个美学的事件。生存还是毁灭(To be or not to be)?这是古典时期丹麦王子面临的忧思,也是每一个历史时间每一个存在者可能随时面对的问题。然而,解答的方式却存在差异。 2007年12月5日中午1点左右,余虹教授以理性的自由选择回答这一问题。一个事件的追问可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