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亚青:国际政治理论的新探索的相关文章

秦亚青:国际政治理论的新探索

国际关系理论的发展历程见证了美国现实主义、自由主义和建构主义三大主流理论交替或共同主导研究议程的时期。主流理论对国际关系学科的发展和国际关系世界的认知都做出了贡献,但也都具有自身的历史和文化局限性,因此这三种理论在当前都受到质疑。虽然新的、可以与三大理论直接抗衡的国际关系理论还没有出现,但世界国际关系学界一直在努力,   更多...

梁守德:中国国际政治学理论建设的探索

【内容提要】 中国国际政治学理论建设,应在世情与国情的统一上铸造国家特色和学者特色,探索理论的新主题和新主线,以权利政治为新角度,研究国际政治产生和演变的规律及其在当代的新表现、新特征。【关键词】 共性与个性的统一;权利与权利政治;主权与球权的合治中国国际政治学作为一门独立学科诞生于20 世纪60 年代,其标志是196   更多...

俞吾金:关于人性问题的新探索

我们正在迈向廿一世纪。在这个承上启下的历史时刻,深入反思人类文明与人性之间的关系问题,有其积极的意义。谁也不会否认,迄今为止人类文明的发展已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也存在着不少问题,需要我们去思考、去解决。然而,如果我们的思考仅仅停留在当代文明所包含的消极因素上,满足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疗方案,那是不会取得显著成效   更多...

石斌:国际关系理论“中国式探索”的几个基本问题

作者简介:石斌,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教授、南京大学-霍普金斯大学中美研究中心兼职教授。主要从事国际关系理论、美国外交及国际安全与战略研究。目前在哈佛-燕京学社从事访问研究。【内容提要】国际关系理论的“中国式探索”当以学习和借鉴为基础,以创新为目的,以实践为思想源泉和检验标准。需要注意的是:理论有不同的内涵和类型:科学   更多...

李涛 邬志辉:“重庆模式”的思想性格:底层政治学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新探索

[摘要]没有争议的改革就不是真正的改革,没有褒贬的模式就不是真正的模式,在中国改革开放30年后社会模式发展创新高度同质化与疲态化的今天,很庆幸,“重庆模式”正是在世界的争议与褒贬中诞生、成长并迅速壮大起来的,此不可不谓系“中国模式”之幸。对“重庆模式”的讨论,必须要将其搁置于三十年乃至六十年中国社会整体结构的宏观变迁背   更多...

陈定学:精神与物质关系新探索

[摘要] 精神与物质的关系是哲学的最大难题,虽然唯心主义、唯物主义和二元论等各派哲学家都提出了各自的解决方案,但两千多年过去了,这个难题仍然无法从根本上得到解决。那么问题的症结究竟在哪里呢?这是因为人们对精神本质的认识出现了偏差,结果造成了差之毫厘而失之千里的局面。“精神分子论”对精神的本质进行了新的探索:精神并不是虚   更多...

黄平:探索新的治理模式

摘要:改革开放30年,中国经历着社会大转变,一个新的挑战是怎样重新建立国家权威,新的治理模式如何与动态、开放和利益多元、诉求多样的时代相适应。中国如果走出一个在治理体制上的全面、协调、可持续的模式,中国社会和整个世界必将更加和谐。今天,我们需要把中国的社会与国家、民众与政府的关系放在历史的过程中加以认识和探讨。近者,是   更多...

秦亚青:现代国际关系理论的沿革

[摘要]本文探讨国际关系理论的发展过程,也试图讨论它的未来走向。1919-1948年是国关理论初创与理想主义主导时期,源于对一战的深刻反思,理想主义谋求实现一个想象中的和平世界。从二战到1979年是现实主义的主导时期,以二战和冷战为背景,摩根索建立起现实主义理论框架,华尔兹的新现实主义在理论上做出了重大贡献。1979-   更多...

梅丽红:十七大以来党代表直选的新探索

党代表直接选举从选举源头上理清了党内权力的“上游”和“流向”,彰显了党代表选举的价值和逻辑,凸显了党代表的权力来源和党员与党代表之间委托授予关系的真实内涵,也为党代表履职行权提供了基础性的制度支撑。已有的这些实践探索,值得认真总结,并不断完善,加以推广。党代表是否真正由委托者选举产生,不只是关乎被委托者是否真正向委托者   更多...

胡玉坤:性与生殖健康的青年友好服务——国际理念与中国探索

青年友好服务(youth-friendly services)和青少年友好服务(adolescent friendly services),皆可称为“亲青”服务,是新近十多年国际上逐渐达成共识并付诸实践的一种创新性的医疗保健干预。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计生联盟(IPPF)、Pathfinder International、   更多...

吴稼祥:从新权威到宪政民主——探索中国特色的政治改革理论

从全权政体到宪政民主,是一条漫长的改革之路。这条路至少有三段里程,每段里程有一个路标:第一个路标是“新权威主义”,第二个路标是“新联邦主义”或者叫“地方分权”,第三个路标是“党政、议行分离”。我们业已走完第一段路程,不清楚在它终点还要徘徊多久。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