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广灿:老舍研究在日本和南洋的相关文章

曾广灿:老舍研究在日本和南洋

一代文学巨子老舍先生,以他丰富而高品位的文学创作在中国和世界文化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他拥有最广大的中国读者,也赢得了大批外国读者和研究他的专家的爱心。在中国,自从1926年老舍先生在《小说月报》上连载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老张的哲学》开始,“老舍研究”也就同时起步了。至30年代,随着老舍创作的成熟期的到来,以评论《猫城   更多...

王选:在南洋模范的日子 

王选 我4岁时进入上海南洋模范中小学附属幼稚园,5岁入一年级,直到高三毕业,在南洋模范(简称南模)上学达13年。南模从30年代起成为上海的名校,校友中有20多名院士,也有不少海外的知名学者。朱?基同志任上海市市长时,有一次谈起上海的中学教育,专门提到了南模,他说他1947年以长沙地区考分第一的成绩考取清华大学电机系,大   更多...

舒乙:再谈老舍之死

这次,到台灣去,在老舍先生的有关问题上,发现台灣人对老舍之死普遍感兴趣,但所知甚少,基本上仍停留在我们十多年前的认识水平上,所争论的问题,也是我们早已解决了的。在台北《中央日报》副刊举行的两岸文学座谈会上,台灣作家姜穆先生发言,说他一直认为老舍先生之死是他杀所致,理由有三:一、他死后腹中无水;二、脚下无泥;三、鞋袜都在   更多...

李玲:老舍小说的性别意识

摘要:在思考男性婚姻问题时,老舍在理性层面上认可无知无识的传统女性;但在深层爱情体验层面上他又深入抒写男性在传统婚姻中的无爱的痛苦。在思考男性如何对待女性世界的问题时,老舍一方面同情女性受男权伤害的生命苦难,并从善意的男性立场出发,充分抒写男性庇护美好女性的深情厚意;但另一方面,他又从男性自我防御的立场出发,表达对   更多...

傅光明 :老舍之死

1966年8月的一天,人们在北京的太平湖发现了一位老者的尸体,他被静静的打捞上来,并在当天火化。然而他的名字并没有随着他那疲惫瘦弱的身体一起消失,相反,许多年以后人们仍然在这个老人的诞辰纪念日,以各种各样的方式纪念这位作家。并且在纪念的同时,我们会提出很多疑问:为什么这样一位在作品中创造了无数鲜活生命,又给无数生命带来   更多...

南洋华人苦境之我见

苏哈托下台,印尼这场社会动荡的尘埃尽管未必完全落定,但是亦算告一段落了。在此期间,学生的正义行动固然令人赞叹;而暴民的乘机肆虐则更令人震惊。尤其是那些破坏、抢劫、焚烧等种种暴行主要是冲着印尼华人而来的。无数的华人的商店住宅被毁,遭难的华人凄惨无助,四处逃亡,更有逃避不及而被烧死在家中。至“五二零”前夕甚至传出要“杀尽华   更多...

张任之:马克斯·舍勒研究状况述评

马克斯·舍勒(Max Scheler,1874—1928)是德国著名基督教思想家,现象学第二泰斗,是现象学价值伦理学的创立者,知识社会学的先驱,现代哲学人类学的奠基人。舍勒的思想博杂多方,是德国哲学界继谢林之后的又一位神童,不停地在“漫游”,他的研究遍及伦理学、宗教哲学、现象学、社会学、政治思想、形而上学和哲学人类学等   更多...

孔庆东:老舍的大众文化意义

不论在现代文学研究界还是在普通的阅读接受领域,老舍一向被当作所谓“鲁郭茅巴老曹”这六大巨头之中的一个得到较高的尊崇。20世纪80年代中期以来,沈从文、钱钟书、张爱玲三大“新贵”的座次直线上升,此外艾青、冯至、穆旦这三大诗豪也身价倍增,再加上赵树理、丁玲乃至张恨水研究的突破性进展,六大巨头的“常任理事国”地位有所动遥特别   更多...

杨鹏:从南洋乱局看执政能力问题

左右舆论的两个基点“南洋神话”破灭,一声惊雷乍起。这是《工人日报》报道南洋学校倒闭事件文章的标题。几个月来,中国“民办教育航空母舰”——南洋教育集团下属十所学校全体崩盘的消息,如狂风席卷媒体,央视、新华社、中青报、法制日报等主流媒体都卷入了报道,学术界也围绕南洋教育及民办教育的功过是非展开了讨论,南洋事件成了中国民办   更多...

丁抒:老舍为何自沉太平湖

自从作家老舍在文革初的疯狂日子里投水以来,三十多年过去了。一九九九年是他的百年冥诞。本文想要探讨的是,老舍为何自沉,为何自沉太平湖。文艺生命日趋枯萎毛泽东自执政起,对文化、教育、艺术、新闻等意识形态领域的 专政 就从未中断。在一切舆论工具、新闻媒介都是 党的喉舌 ,一切文学文艺作品都要 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 ,全体文化工   更多...

陈子善:老舍二题

反贪 1952年2月26日上海《亦报》副刊版在显著位置刊出《呸7一文,署名老舍。《呸7仅五百余字,却是一篇义正辞严、京味十足的反贪檄文。当时全国上下正在进行“三反”运动,老舍作为一个归国不久,热爱新中国、富于正义感的作家,当然表示坚决拥护。 在《呸7中,老舍第一“呸”,批驳了“贪污的事,自古有之,何必大惊小怪”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