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子诚:乐黛云:有生命热度的学术的相关文章

洪子诚:乐黛云:有生命热度的学术

我和乐先生有较多机会接触的时间,一是1963-65年间。当时,她“获准”担任写作课的教学,和我在一个教学小组。另外就是69年底到71年秋天的江西鲤鱼洲“五七干校”劳动。但我们并没有很多交往。印象里,因为是“摘帽右派”的身份,那种精神和学术才华被压抑、不得施展的明显感觉。   更多...

霍韬晦:中国文化还有生命力吗?

一、东方文化的回归与价值主持人:今天中国城市里的一些年轻人迷恋的是《哈利·波特》的故事,热衷的是把自己的头发染成金黄色,崇尚的是像比尔·盖茨创造财富的方式,他们也许会说一口非常流利的英语,但是却并不了解孔子。有人说,这一代中国人是中国的“新新人类”。在他们的身上,你很难找到中国传统文化的痕迹。从“五四运动”以来,已经有   更多...

政治之外还有生活:文革中性压抑的反弹

电影院门口有一阵查女孩裙子里穿不穿内裤,就是因为有地下卖淫。到后来压抑到极点就总爆发了。有两个标志事件是:1972年的国庆节期间1号和3号发生的事,一个在外滩,一个新华电影院门口。流氓围着漂亮女孩子嬉笑、调戏,最后一人一把把女孩的衣服全剥光,几百人围观。 “你看我的手。”金大陆笑呵呵地伸出胳膊,上面有很多小伤口和划痕。   更多...

何怀宏:今夜,祈愿所有生命的平安

在上个周日(12月18日)的评论中,我谈到希望复旦一位遗弃小猫的研究生的自白能启动更多的反省,现在我想谈谈这种反省中有关如何对待柔弱生命的思考。动物对我们来说都可说是弱小的,人依靠自己的理性发展出来的技术和工具的力量,在地球上奠定了自己对其他生灵的绝对优势。人的力量乃至远远超过了亿万年前恐龙曾一度占据的“世界霸主”地位   更多...

洪子诚:一点往事――北大回忆之一

1965年秋天到66年上半年,我和学生一起,在北京近郊农村的朝阳区小红门参加“四清”(“社会主义教育”运动)。那时,我毕业留校任教已有四个多年头。6月1日,中央电台广播了聂元梓等的大字报后,学校很快派进“工作队”,并要我们立即返回,参加被称作“文化大革命”的运动。踏入校门,看到到处贴满大字报,到处是骚动激昂的入群:这很   更多...

洪子诚:批评的尊严——作为方法的丸山升

一 丸山升先生是日本著名的中国现代文学学者。20多年来,虽然有不少向他请教的机会,但事实上见面只有两次,每次的时间都很短暂。1991年10月我到东京大学教养学部当教师,学部在目黑区驹常大概是年底,东大在学校的山上会馆,举行外国人教师的招待宴会。教养学部村田教授陪我乘车来到本乡的东大,并介绍我与当时任中国语言文学科   更多...

洪子诚:思想、语言的化约与清理

在邵荃麟、张光年的检讨、交代材料中,多少看到他们在逆境中可能保持的自尊,在维护人格尊严上的勉力坚持。也批判自己,但更多是讲述事实本身;既不是竭力将责任推给他人,也没有将难堪的骂名加在自己头上期待宽 耍20多年后的90年代,在时势、身份发生重大改变的情况下,张光年对当时事情的讲述并没有多大变化,仍保持着他认可的那种连贯性   更多...

徐贲:“死亡中有生的秘密”:读余虹

余虹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我这几天一直在心里想着他的死。我没有见过余虹。他到美国当访问学者的时候,给我来过几个电子邮件,为他编的《立撤向我要一篇稿子。他回国后不久,又给我来过一个电子邮件,说希望我能到他任职的学校当兼职教授。之后我和他通过几次电话,没有谈别的,只是向他解释为什么无法接受他的邀请。我收到他的最后一个电子邮件,   更多...

戴锦华:面对当代史——读洪子诚《中国当代文学史》

毫无疑问,“重写文学史”是八十年代最有效的社会文化实践之一。不仅是在写史者心照不宣的逻辑与谜底“所有历史都是当代史” 之中, 而且是在一种深刻的默契与共识之下, 整个新时期, 对文学史ö历史的重写, 都是关于并针对着当代中国、直面并规避中国当代史的自觉的文化策略之一。但是,在这一过程中, 当代史, 准确地说被   更多...

洪子诚:近年的当代文学史研究

1 这里所说的“当代文学史”,主要指“通史”,包括学术性专著和大学文科教材,但也会谈到与当代文学史有关的专题史、文类史等。一种比较普遍的看法是,当代文学史研究落后于现代文学史。有的人私下甚至认为,现在出版的当代文学史,几乎都不能读。这当然也包括我过去参与编写的那些。这话在从事这一“行当”的人听起来,很受刺激,也颇为伤心   更多...

洪子诚:中国当代文学年表

上编(1949-1960年) 1949年 3月24日 孙犁的小说《嘱咐》在《进步日报》发表。 4月2日 《中共中央东北局关于萧军问题的决议》发表于《东北日报》。 6月21日 赵树理的创作谈《也算经验》在《人民日报》发表。 7月2日至19日 中华全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大会成立了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