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流芳:《哈佛法律评论》——关于法学教育和法学论文规范的个案考察的相关文章

方流芳:《哈佛法律评论》——关于法学教育和法学论文规范的个案考察

一 美国风格的法律评论 1887年,哈佛法学院一位名叫J.McKelvey的3年级学生发起了《哈佛法律评论》(以下簿称:《评论》)——美国第一家由学生编辑和管理的法学刊物。《评论》创刊号的编辑前言声称:“本刊由哈佛法学院学生在学年内按月出版,其宗旨是推进法律教育,并希望对法律职业有所裨益。”110年过去了,编辑前言只   更多...

张千帆:《哈佛法律评论之经典——宪法卷》译序

承蒙法律出版社的邀请,由我主持《哈佛法律评论》宪法部分经典论文的编译。 在美国法的发展史上,《哈佛法律评论》作用之重要无容置疑,在各个领域,它都为后人留下了值得反复诵读的经典文献。宪法学领域又何尝不是如此。赛尔教授的“美国宪政理论的渊源与范围”一直是宪法学必读的经典,即使是司法审查最积极的拥护者也回避不了他对这项制度的   更多...

方流芳:追问法学教育

【摘要】从1978年恢复法科招生之后,中国法学教育经历了在数量上急剧扩张的三十年。然而,制度性瓶颈窒碍了法学教育自身实力和创新能力的发展。第一,在法学教育与法律职业准入脱节的情况下,法学教育的使命不可能被清楚地界定。第二,在缺乏第一法学学位的情况下,名目繁多的法学学位和学历不仅具有误导性,而且稀释了它们自身的价值。第   更多...

方流芳:学术剽窃和法律内外的对策

与伪劣商品、垃圾股票、浮夸政绩和银行不良资产一样,剽窃已经成为困扰我们这个社会的顽症之一。剽窃的飙升可以从个人和制度之间的互动得到解释:首先,从教师个人的升等晋级、遴选博士生、硕士生导师、年度评估考核、申请研究经费,到学术机构申报博士点、硕士点、“重点学科基地”、“211工程”和名目繁多的“评优”,无一不与学术著述的出   更多...

方流芳:让我们在规则下辩论

辩论是什么?辩论为了什么?怎么辩论?从网上辱骂到现实约架,无论是辱人者还是被辱者,都不是赢家。公共讨论意见不一致是正常的当我们越来越习惯于聆听不同意见的时候,辩论也就在同一程度上从对峙变为交流。新京报:是否关注过网络辩论、“微博约架”这个现象?方流芳:知道。在现代社会,每个人都不应当忽视网络信息。公众讨论和关注的问题总   更多...

方流芳:法律人为什么容易学坏?

1. 法律人的豪言壮语进入中国政法大学之后,每个学生都会感受到话语的分量, 如:“一生一世法大人”—一个有关人和机构依附关系的隐喻;又如:“本校是法学教育的最高学府”,一个有关自己和同行关系的自我评价。中国政法大学本科学生的入学誓词是一个典型的拔高法律人形象的话语:“当我步入神圣政法学府之时,谨庄严宣誓:我自愿献身政法   更多...

方流芳:民事诉讼收费考

[作者在写作中得到同行真诚的帮助,在此谨表谢意:中国政法大学讲师齐红女士搜集和整理了大量资料,使本文得以在短期内完成。历史学家田涛先生惠允借阅他珍藏的历史文献,本文有关清末法律移植的见解亦得益于田先生的指点。经福特基金会的张乐伦女士介绍,Alan Lepp先生提供了美国联邦法院系统的讼费资料,他的选择视角对作者启发多多   更多...

张广兴:学术规范语与法学论文的写作

演讲人:张广兴(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教授,《法学研究》副主编)嘉 宾:张新宝(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法学会民法学研究会秘书长)主持人:景朝阳(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地 点: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明德法学楼708教室时 间:2007年1月9日(周二)晚6:30[摘要] 2007年1月9日   更多...

贺卫方:关于中国法学家的国际影响

两年前,在“法律思想网”的讨论区里,曾经有网友对于一些国内法学家动辄称自己的成果具有国际影响提出了质疑,认为那不过是一厢情愿,实际上在当今中国真正具有国际影响的法学家可谓凤毛麟角。这引起了网友们不小的反响,因为这涉及到中国法学发展的基本评价,甚至事关对某些具体个人的评价,引起了一些颇有几分情绪化的言论。如今时过而境未   更多...

方流芳:运动治国和依法治国

(一)法律职业伦理课第7讲的读本包含了辛普森案、李庄案和重庆的“唱红打黑”。这是去年准备的,如今已经需要更新了。重庆的“唱红打黑”跌宕起伏,连想象力最丰富的作家也不敢如此构思故事情节,现实仿佛在向我们讲述一个失真的故事,在挑战我们想象力的极限。正当重庆当局高调宣示:“要办成铁案”的时候,正当重庆当局请香港导演来拍一部堪   更多...

冯象:致《北大法律评论》编辑部(二)

编辑同学:六卷一、二期收到,谢谢惠赠。今天有空,快快看了一遍。专辑内容(转型社会司法过程和死刑存废问题)十分好。论文、评论和案例分析也很精采,尤其讨论版权来华史、同性婚姻、二奶受赠案与“公序良俗”三篇,都是博士生和年轻教师所作,颇有见地。还有一大进步,翻译的文章少了,名副其实是中国法律的评论了。催促我写这封信的,是两位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