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卢卡斯·鲍威:《沃伦法院与美国政治》前言的相关文章

小卢卡斯·鲍威:《沃伦法院与美国政治》前言

欧树军 译 人们通常把司法机关描述为一个与其他政府分支“相互平等”的分支,但就大部分美国历史而言,这种“平等”仅仅是一种形式上的平等。亚历山大•汉密尔顿在《联邦党人文集》第78篇中,洽切地把司法机关称为“最不危险的部门”,因为它既没有武力强制执行其判决,也没有钱换取服从。”但是,1969年,当担任首席大法   更多...

冯象:《创世记》前言

本书上编二十则《创世记》故事,是我这三年译经的额外收获。“经”指希伯来语《圣经》,基督教称“旧约”。译经一事,十多年前就定了计划,但一直陷于俗务,延搁至千禧年夏,写完《玻璃岛》,才真正着手。一边复习笔记购阅新书,一边试译了几章。这才发现为译文作注,尤其材料的取舍,是件头痛的事。古人解经释法,文献汗牛充栋,固然是看不过来   更多...

冯象:创世记·前言

本书上编二十则《创世记》故事,是我这三年译经的额外收获。“经”指希伯来语《圣经》,基督教称“旧约”。译经一事,十多年前就定了计划,但一直陷于俗务,延搁至千禧年夏,写完《玻璃岛》,才真正着手。一边复习笔记购阅新书,一边试译了几章。这才发现为译文作注,尤其材料的取舍,是件头痛的事。古人解经释法,文献汗牛充栋,固然是看不过来   更多...

王缉思:《美国时代的终结》前言

本书作者查尔斯·库普乾教授和译者潘忠岐博士,嘱我为《美国时代的终结》中文版写一篇前言。其实,作者在2003年英文版的前言里,已经清楚地交待了本书的政策含义,潘博士的译序又对全书做了详尽而精彩的评介。再就书论书,不免狗尾续貂。我仅想写几句“题外的话“,为译序做点小小的补充。不同社会身份的人有不同的奋斗目标;同一个人,在不   更多...

《危险的观点》前言和后记

《危险的观点》前言斯蒂芬·品克 著 吴万伟 译使用“危险的观点”这个短语,我心里想的并不是比如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这种危险的技术背后的观点,或者像种族主义、法西斯主义或者其他狂热信条的邪恶意识形态。我心里想的是严肃的科学家或者思想家用证据或者推理支持的事实或者政策观点,这些观点之所以被认为危险是因为挑战了我们时代集体的行为   更多...

萧公权《宪政与民主》前言

萧公权先生研治政治学,精湛笃实,然未当一日从政。抗战期间,不少学人入仕,萧先生亦曾为当局延请,但终觉其性格兴志趣,仅可作在野之诤友,不能为朝上之党官,乃婉谢不就。不做官并不就是漠视政治,不关心国事。萧先生在其[问学谏往录]中明言:我虽始终不曾从政,但时常关心国事,并且撰写政论,贡献一偏之见,一得之愚,也算小尽匹夫的责任   更多...

林被甸:《拉丁美洲史》前言

一 拉丁美洲(英语:Latin America;西班牙语:América Latina 或Latinoamérica)在地理上通常指美国以南的美洲地区,包括墨西哥、中美洲、南美洲和西印度群岛。“拉丁美洲”一词是19世纪30年代法国学者首先使用的,指原西班牙、葡萄牙、法国等拉丁语系国家的殖民地在独立后建立的国家。20世   更多...

高全喜:何种“公共”,谁之“国家”?——《国是文丛》出版前言

题纪:二战后马丁尼莫勒牧师曾经撰写了这样一段碑文:“当初他们杀共产党,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后来他们杀犹太人,我没有作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再接下来他们杀天主教徒,我仍然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当他们开始对付我时,已经没有人为我讲话了-------”痛感于当下的中国社会,很多人缺乏对于公共责任的担当   更多...

强世功:宪法的精神——《美国联邦最高法院200年经典判例选读》前言

听说,有位律师用一句话来总结自己在大学里所受的法学教育:“我学的那点东西早已经还给老师了。”无论我们如何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我想从事法律教育的人可能都会有点儿坐不住的感觉,这倒不是说法律教师已经形成了一个具有强烈职业荣誉感的共同体,而是说恐怕每个教师都会害怕自己的学生某一天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时代在变化,知识也在更新,   更多...

郑也夫:《沙葬》前言

我是1950年生人。今年六十岁。 1978年得逞进了高校,1982年离开研究生院成为职业学者。入高校时年近28岁,离开学院后又是28年。四年的学院生活,齐整整将我的一生劈成等时的两段。 本书勾勒出这后28年的轨迹,不是双脚的足迹,而是刀笔的痕迹。 说那王婆好生糊涂,你种瓜卖瓜就是了,瓜之好孬岂是由你说的,一饶舌终成笑柄   更多...

黄奇逸:《历史的荒原》前言

一位识者不无忧心的对我说:“如你《商周研究之批判》的体系成立, 我们甲骨学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研究了。” 其忧心实在可奖。可应该知道,科学研究中重要的是探索对象的客观真实,并非研究对象有无炫目的旅陈。那么,是不是我们所建立的新的甲骨学体系就真没什么可研究的了吗? 事实并非如此。我在《四川大学学报》1990年第四期发表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7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