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思成:《关于北京城墙的存废》的相关文章

梁思成:《关于北京城墙的存废》

北京成为新中国的新首都了。新首都的都市计划即将开始,古老的城墙应该如何处理,很自然地成了许多人所关心的问题。处理的途径不外拆除和保存两种。城墙的存废在现代的北京都市计划里,在市容上,在交通上,在城市的发展上,会发生什么影响,确是一个重要的问题,应该慎重的研讨,得到正确的了解,然后才能在原则上得到正确的结论。 有些人   更多...

邓琮琮:梁思成和北京城墙

清华园中,一座雕像正举行揭幕典礼。那是这所著名大学中的第十二座雕像;儒雅的梁思成先生,带一副眼镜,正微微地笑着,平静,坦然,好象刚刚走出家门,到他创建50周年的清华建筑系去上班。此时,北京城里,\ 夺回古都风貌\ 活动正在热烈开展着,其中一项重要的任务,是恢复一段当年北京的旧城墙。一些北京市民正抱着当年拆毁的旧城砖,在   更多...

由京城里的拆迁想到的一道上谕

这一向从京城里的朋友那里得到的消息大多都是关于拆迁的。某条胡同扒了,某座院落铲平了,某地起了高楼,某个建筑公司与当地的居民起了冲突,等等,等等。平心而论,经济发展了,文化昌明了,几代王朝的都城,几百年的风水宝地,京城趁着这股气势大兴土木原不足怪。其实在历史上,大凡一个政权的建立,或是一个朝代的中兴,只要是政治或者经济状   更多...

张鸣:京城天价幼儿园的背后

京城居,大不易。不仅百物腾贵,而且孩子连幼儿园都上不起。据统计,京城私立幼儿园均价每人每月3000到4000元,这意味着一个三口之家,如果月收入 在6000元左右,就得将收入的一半以上都送给幼儿园,再加上孩子的其它费用,剩下的钱,孩子的爹妈,连吃饭都困难。这还是均价,事实上,每年交10万元 的幼儿园,比比皆是,除了个别   更多...

苏小和:梁思成,一名失败的美学家

2003年的一个下午,我经过北京南礼士路附近的一家建筑书屋,看到了梁思成的《中国建筑史》,有些土气的装帧设计,字体是那种看上去别扭的仿宋,完全不能和今天出版的畅销书媲美。但就是这么一本看上去灰头土脸的书,一本完全学术性的小众著作,我买到的版本却是第11次印刷,之前已经卖出去60000本了。一直到今天,我都坚定地认为,梁   更多...

谢泳:梁思成百年祭

梁思成(一九O一—一九七二)如果活著,他是一百岁了。最应该纪念他的不是我,而是一座城市――北京,但北京消失了,只留在梦中。故都的逝去,让一个人痛心疾首,但他无能为力,今天的北京,还记得这个人吗? 北京不是梁思成的故乡,但北京消失的时候,他最心痛,他有没有流过泪,我不知道,但我依稀听到他的叹息声,北京,你真的就这样消失了   更多...

郭宇宽:京城拆迁——一个骇人听闻的真实故事

前言 必须承认尽管我是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并有一定辨别能力的成年公民,但在对于城市拆迁的实际情况,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的认识和大多数没有亲身经历拆迁的人一样都是完全错误的。因为我看到的各种喉舌媒体大量报道都是类似这样的标题,比如“为了城市形象200余个‘钉子户’被拔”;“海淀法院力拔‘钉子户’”;“城管中队狠拔‘钉子   更多...

丁言:七万“黑车”闹京城,十万“的哥”喊救命

[内容提要] 北京出租车产业是兼有经营性与公共服务性的产业,也是改革开放后在体制外生长出的市场怪胎。政府管理当局与利益集团垄断的出租车市场,为实现垄断利益,不断将市场风险通过涨价转嫁于消费者。市场管理的混乱与扭曲,引起“的哥”不满,群众反对,法律失威,黑车泛滥。[关键词] 出租车“的哥”黑车人民网4月23日讯 中央电视   更多...

王军:梁思成的死与生

2006年1月9日,梁思成逝世34年祭日;2006年4月20日,梁思成105岁诞辰。这位昔日国宝的死与生,又成了一个大可议论的话题。 孔子有言“未知生,焉知死”,此语甚是。同样,未知死,又焉知生呢?对一个人来说,没有什么比生和死更要紧的了。梁思成一生专攻建筑成就大器,但今日人们记得他的,更多的还是他的悲剧。他死力上谏   更多...

1957:浩浩荡荡拆除北京老城墙纪实

1957年正式提出《北京城市建设总体规划初步方案》前后,关于城墙曾有过多次讨论。梁思成曾经说过:“拆掉北京的一座城楼,就像割掉我的一块肉;扒掉北京的一段城墙,就像割掉我的一层皮!”那一年,文化部曾“叫停”过拆除城墙的行动。但是很快,反对拆除城墙的声音就消失了。到1958年底,北京外城的城墙和城楼,基本上都拆完了。195   更多...

杨东平:梁思成之问

梁思成110周年诞辰,清华大学为之塑像,成为不断升温的“梁思成热”新的旁注。梁思成、林徽因的书籍、图像越来越多地从学术领域进入社会领域甚至流行文化,成为小资品位的标识。北京在重建消失多年的永定门之后,又要重建地安门,似乎都是梁思成屈辱之后在当代光荣回归的说明。然而,这并没有改变另一个巨大的事实。当我们终于可以优雅地“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