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公权:谈治学的相关文章

萧公权:谈治学

不同的题材必须用不同的方法去处理。但在一般情形之下,我所取的途径是可以走得通的。胡适先生谈治学方法,曾提出“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名言。我想在假设和求证之前还有一个“放眼看书”的阶段(“书”字应从广义,假作有关研究题目的事实、理论等的记载)。经过这一段工作之后,作者对于研究的对象才有所认识,从而提出合理的假设。有了假   更多...

萧公权《宪政与民主》前言

萧公权先生研治政治学,精湛笃实,然未当一日从政。抗战期间,不少学人入仕,萧先生亦曾为当局延请,但终觉其性格兴志趣,仅可作在野之诤友,不能为朝上之党官,乃婉谢不就。不做官并不就是漠视政治,不关心国事。萧先生在其[问学谏往录]中明言:我虽始终不曾从政,但时常关心国事,并且撰写政论,贡献一偏之见,一得之愚,也算小尽匹夫的责任   更多...

萧公权:宪政的条件

两星期前张佛泉先生曾在本刊发表了一篇文字,讨论“我们究竟要什么样的宪法”;胡适之先生也写了一篇“再谈谈宪政”和张先生的主张相呼应。我觉得两先生的主张包含许多确切不易的重要真理,很值得国内留心宪政人士的考虑。但我又觉得两先生的议论似乎仍有可以补充的地方,所以不揣简陋,也来参加讨论这个问题。宪政的理论和制度,不容语言,是   更多...

唐小兵:萧公权——真名士,不风流

1923年,留学美国的萧公权到纽约州绮色佳进康奈尔大学,第二年春季学期结束后,此前结识的一位在密苏里大学求学的中国女生,与一位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女同学来绮色佳消夏。萧公权尽地主之谊,跟她们几乎每天见面,无所不谈。天气晴明的日子,萧陪同她们去观赏附近的风景。有些同学认为萧公权与这位女生已进入恋爱的阶段。此时的萧公权与留学生   更多...

张允起:萧公权的「自由社会主义」观

「自由社会主义」理论溯源──从密尔到霍布豪斯「自由社会主义」(Liberal Socialism)这一概念见于霍布豪斯(Leonard Trelawney Hobhouse)《自由主义》(Liberalism)一书之中,霍氏则在密尔(John Stuart Mill)的理论中找到它的根据。他说:「密尔具有一个终身学习者   更多...

萧公权:说民主

什么是民主?在今天这不是一个空洞的学理问题而是一个有关人类利害的实际问题。英国外相贝文曾说:“缔造和平之途径异常艰若。尤其当各国不同之政治观念使其益趋复杂之时,此种困难之解决常因欲采纳特种意识形态之愿望而受阻碍。(中略)不幸我苏俄友人之一切演说及文字中均只有一项理论,即仅有渠等代表工人,仅有渠等系属民主。渠等对若干   更多...

萧公权:制宪与行宪

据中央社南京十二月十二日电,左舜生先生在中央宣传部中外记者招待会上曾表示在国民大会制定中的宪法,虽然有些缺点,他还是愿意接受。因为“欲求宪法每一条每一字均令人满意,实为不可能之事。”这是明情达理,具有政治家风度的一个看法。 追求完美,本是人类的一个优点。道德、社会和物质生活所以能够继长增高,日新月异,多半有懒于这种   更多...

韦森:读萧公权先生《宪政与民主》的笔记

萧公权:《宪政与民主》,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4月出版【韦森注——下简称“韦注”】:从美国回来这一个多月,忙得一塌糊涂,既无精力、也无心境阅读和思考一些思辨哲学和灵空经济学的东西,只能零零碎碎地偶读些随笔文集之类的散论。昨晚,沪雨。雨中,从在复旦附近的书店里买到了被称作为民国时期中国学术思想界“四大名旦”之一的萧公权   更多...

萧公权:《宪政与民主》原序

前几年作者留滞成都的时候,承朋友们督促,在教学的余暇,偶而写点讨论时事的文字,在若干刊物上发表。来南京之前,吴惠人教授来信说到百闵先生愿意把作者写有关宪政的文字汇集付印,希望从速送稿。自省并无高明深刻的见解,值得重行刊印流传。但以部分友人每以个人对于党政的意见如何相问,重复口答,颇觉费辞,现在有这个良机,可以作一种省事   更多...

郭齐勇:萧公文选序

业师萧公,博学慎思,有为有守,在中国哲学领域辛勤耕耘六十年,其所开创的学风,所拓展的论域,所取得的成就,早为学术界所瞩目。今武汉大学出版社辑其论说,去芜存菁,为《萧萐父文逊,命齐勇校读一通而序之。不才涵泳萧门近三十年,义不容辞,勉力为之。先生治学,首贵博淹,同时重视独立思考,独得之见。先生对中国哲学的学科建设,对从先秦   更多...

刘亚明:从政治学技巧到政治学思考

Book1:毕恒达:《教授为什么没告诉我——论文写作枕边书》简介:本书介绍了硕博士论文写作的几个重要步骤以及论文组成的重要组成部分,包括:前言,文献回顾,研究方法,分析与讨论,参考文献和附录。并对硕博士论文写作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批评和建议。评论:看这本书好像在看一本杂志,其中穿插着简笔画,整个书的编排设计竟有点像韩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