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公权:清华两年的收获的相关文章

萧公权:清华两年的收获

民国七年八月我随同仲乐从上海到北京去清华学校肄业。到了故都之后我们承仲辅二哥(长房冠侯伯父的次子)款待在他的西城寓所住了七八天。我是新生,必须早几天报到,以便办理一切入学的手续。仲乐是旧生,可以在上课前的一两天到校。他说:“你还没坐过北京的骡车。这不但价廉,而且方便。行李放在车箱里,你坐在行李前面。‘黄包车’虽然快   更多...

唐小兵:萧公权——真名士,不风流

1923年,留学美国的萧公权到纽约州绮色佳进康奈尔大学,第二年春季学期结束后,此前结识的一位在密苏里大学求学的中国女生,与一位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女同学来绮色佳消夏。萧公权尽地主之谊,跟她们几乎每天见面,无所不谈。天气晴明的日子,萧陪同她们去观赏附近的风景。有些同学认为萧公权与这位女生已进入恋爱的阶段。此时的萧公权与留学生   更多...

李楯:百年清华:大学之道

至2010年4月28日,清华已百年。就像北大百年时那样,难免会为人们议论——人们所谈的不只是清华、北大问题,实质是中国的教育问题;也就是:百年清华,是日益向好,还是问题甚多?更无法回避的是:清华是越来越好,还是今不如昔?本来这个问题依已成传统的话语表达模式是不难回答的——当然是成就卓越,绝胜往日;正向着世界一流大学冲击   更多...

张群:清华图书与法学图书馆

二○○三年七月,我受命整理社会科学院法学所收藏的清华大学外文图书。根据法学所图书馆馆长新撰的馆史所载,这都是清华大学一九五二年院校调整之前的藏书,计有九千三百一十九册,接收的时间是一九五八年或一九五九年。我对清华一直有着莫名的敬意。我还听冯友兰先生讲过清华关于购书经费必须占全年经费25%的硬性规定。当时曾为此钦羡不已。   更多...

孟凡茂:清华百岁日

清华百岁日,秉笔思翩翩。祝愿传心语,歌功赖巨篇。我怀初创始,静默仰先贤。时有三五子,明达识大端。能不忆梁诚,尽心谋退款。首出兴学策,中美始谈判(1)。美有柔克义,中有梁敦彦。各为报其国,一纸书两愿(2)。我需栋梁材,彼意寄长远。虽是两歧事,终成功一件。干练周子廙,拟折呈金殿。游留费思忖,易字卓识显(3)。设立学务处,筹   更多...

清华毕业生炮制2002年大学排行榜

2000年,一个名为网大的网站抛出了一份中国大学排行榜,引来了众多争论和是非,甚至引起一些名牌学校学生的诉讼。对这份排行榜公正、严谨、权威与否的争论持续了很久也没有公论,但名不见经传的网大却在这场争论中一夜成名。 时隔三年,一份关于2002年中国大学的排行榜在高考前夕再度出世,并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到底是谁炮制了这次的   更多...

丁东:第三只眼睛看清华——读《清华蒯大富》

清华大学百年校庆,热闹了一场,已经尘埃落定。但校庆期间问世的一本新书,却慢慢引起学界的关注。这就是许爱晶编著的《清华蒯大富》,由香港中国文革历史出版社出版。在清华百年历史上,最年轻的校长是罗家伦,1928年出任校长时仅30岁。但有一个人险些打破这个纪录,他就是蒯大富。1966年6月15日,清华大学校长蒋南翔被陶铸宣布停   更多...

孟凡茂:百年清华,从何说起

一所学校经历百年的历史,在大庆来临之际,总会有人对学校的历史进行一番探究。记得北京大学百年校庆之前,陈平原教授写了一组文章细说北大的老故事,而其中有一篇的题目是,“北京大学,从何说起”。陈教授以“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劲头探讨北京大学的前身——京师大学堂的第一次开学。在综合考察了档案材料、校史著作、报刊记载之后,陈教授认定   更多...

谢志浩:清华百年:温柔敦厚潘光旦

潘光旦先生,实在是百年中国学术图景中“特立独行”的一位巨子,笔者内心,一直将潘先生视为老清华社会学系的灵魂人物。潘光旦先生(1899年8月13日——1967年6月10日),江苏宝山县人氏。先生一生与清华的缘分,用梅贻琦校长“生斯长斯,吾爱吾庐”来形容,亦很恰当。潘光旦十四岁入清华学堂,1922年赴美游学,1926年哥伦   更多...

任彦申:我观北大清华

我在北大工作期间,不时有人告诫我“不能把北大办成清华”,我以为这是重要的提醒,也是重要的办学原则。大学最忌讳的是千校一面,用一个模子复制。我们既不能把北大办成清华,也不能把清华办成北大。北大清华应当各有千秋,各具魅力,各领风骚。我先后在清华、北大求学就职三十年,也许是因为我对清华、北大都比较熟悉,因此经常有人问我对两校   更多...

张晓唯:罗家伦与清华大学

一五四运动使北京大学的学生领袖傅斯年、罗家伦和段锡朋三人一时间蜚声海内,在后来的岁月里,他们活跃在民国的社会政治和文化教育领域,均有一番作为和表现。相对说来,当年的全国学联主席、在京城一度竟与国务总理段祺瑞并称“二段”的段锡朋(字书贻),由于日后一意肆力于国民党党务,加之盛年早逝,声威显然在傅、罗之下。不过,罗家伦曾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