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柳如是别传·第四章(四)的相关文章

陈寅恪:柳如是别传·第四章(四)

牧斋自崇祯十四年正月晦日即正月廿九日鸳湖舟中赋有美诗后,至杭州留滞约二十余日之久始往游齐云山,游程约达一月之时间,最后访程孟阳于长翰山居不遇,乃取道富春,于三月廿四日过严子陵钓台,直至六月七日始有“迎河东君于云间,喜而有述”之诗。据此牧斋离隔河东君约经四月之久,始复会合也。此前一半之时间牧斋所赋诸诗皆载于实逮集及东山   更多...

青袖:陈寅恪的晚年心境与《柳如是别传》的意味深长:与韩毓海先生商榷

韩毓海先生的新著《天下:包容四夷的中国》一书隆重推出了。装潢精美大气的红色封底上赫然有时贤的醒目推荐语:“这是有思想的学问,是长志气的文章。只有胸怀天下者,才能写出《天下》。”——如此高誉,必有华章,我迫不及待地翻开了书页,很快被其中一段吸引住了:“士隐和江南才子的性格,代表了中国文化品位的一个重要方面。简而言之,这就   更多...

杨际开:清末变法与日本——宋恕政治思想研究(连载3·第四章)

第四章 宋恕反理学思想的内在理路一.问题的提起美国学者李文森Joseph.R.Levenson在《儒教中国及其现代命运》中指出 当日本自己参与了西方对中国的侵略,而且成了进攻中国的锐利投枪时,中国文化就不仅受到了来自外界的打击,而且也受到了背叛的损害,这是一种意义深远的文化上的背叛。 1氏无意中道出了促使近代中国走向变   更多...

虹影:饥饿的女儿·第四章

1晚饭后我呆坐在桌边,心事重重,看着哥哥姐姐在屋子里出出进进。“六六,别拿脸色给妈看。实话讲,让你活着就不错了。人活着比啥子都强,不要有非份之想。”母亲坐在床边,边说边在手缝枕头套脱线之处。好几天没见母亲,母亲还是纠住老问题不放,考大学在她看来就是不安份。我赌气地说:“你不支持我继续读书就算了,何必死啦活啦的?”“就是   更多...

孔寒冰:北约介入科索沃战争

平心而论,科索沃战争爆发后,最早的、也是唯一的斡旋者或调解者是西方国家,如果因北约后来对南联盟的狂轰滥炸而否认这一点,是不客观的。然而,在分析这个问题时,必须要注意两点。第一,科索沃问题发展到危机、再发展到战争,是塞阿两族历史矛盾积累、激化的结果。过去几十年这种矛盾都没能化解,到了双方红着眼拼命的时候外人再说合、调   更多...

第四章: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外交思想

14世纪末自意大利发端的欧洲文艺复兴运动,是欧洲从中世纪封建社会向近代资本主义社会转变时期的一场伟大的思想解放运动。文艺复兴运动在“复兴希腊罗马古典文化”的口号下,反对封建主义、反对教会神权,主张以人为中心的“人文主义”,从而对欧洲的哲学、政治、经济、文学、艺术和外交等思想领域发生了巨大的影响。在西欧各国,意大利的资本   更多...

柳红:一见即永别

张少杰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如雷贯耳。虽然在年龄上和他没有很大差距——在社科院研究生院也就相差三年,但是,因为在八十年代改革时期的角色不同,使我自觉和他有着两代人的距离。要不是研究八十年代历史,这种够不着的感觉会始终呆在原地,绝对不会最终演变成面对面的交谈。2009年,第一次和少杰通电话。因为先前亲人患癌,一直琢磨关于身体   更多...

刘浦江:正视陈寅恪

中国人向来迷信,没文化的人笃信神祇,有文化的人敬畏权威。毛泽东时代,人们普遍陷溺于对政治权威的迷信,经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思想启蒙运动之后的中国知识界,今天的迷信对象是学术权威。一部《陈寅恪的最后二十年》,曾连续数月稳居北大风入松书店畅销书排行榜榜首,如今北大文科学生没有读过这部书的怕是不多。毫无疑问,在九十年代的国学热   更多...

余英时:陈寅恪的「爱国主义」?

[上]这部《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在我个人的生命史中具有非常独特的意义。现在第三次增订刊行,我想略述书成的经过,并对先后关心过它的朋友——包括相识与不相识的——表示我的感谢。我为什么写陈寅恪?首先我要说明,我从来没有过研究陈寅恪的打算,这本书从萌芽到成长都是意外。而且除了一九五八年刊布的〈陈寅恪先生论再生缘书后〉第一篇文   更多...

余英时:陈寅恪研究因缘记

这部《陈寅恪晚年诗文释证》在我个人的生命史中具有非常独特的意义。现在第三次增订刊行,我想略述书成的经过,并对先后关心过它的朋友——包括相识与不相识的——表示我的感谢。 首先我要说明,我从来没有过研究陈寅恪的打算,这本书从萌芽到成长都是意外。而且除了一九五八年刊布的〈陈寅恪先生论再生缘书后〉第一篇文字外,其余都不是我主动   更多...

草偃:我读陈寅恪

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以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真理因得以发扬。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 --陈寅恪 去岁(2001)国庆间,我终于在广州图书馆借到了新出版的《陈寅恪集》。归校途中,手裹抚摩着陈寅恪先生之遗著,心中感慨万分,原来文化二字是如此地沉重,于先生身上我感悟尤深。先生之学问其至矣!惜乎吾生也晚,无缘与闻先生之学,然吾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