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穆:中国史学名著·尚书的相关文章

钱穆:中国史学名著·尚书

今天第一讲是《尚书》。《尚书》可说是中国最早的一部史学名著,而且也可说是中国第一部古书,中国还没有比《尚书》更古的书留到现在。中国古代,有两部古书,有韵的称《诗》,没有韵的称《书》。“尚”者,远古、上古之意,《尚书》就是一部上古的散文集。孔子以诗书教弟子。孔于以前,春秋时代,贤大大多读《诗》。《书》,在《左传》上可看   更多...

刘亚伟:美国人不读名著

我刚到美国时,在自我介绍中总是十分炫耀地讲,自己曾在中国的一家出版社做英美文学编辑,专门负责介绍美国的文学名著,特别关注美国的现当代文学,曾编辑或翻译了黑色幽默作家冯尼格的《猫的摇篮》、南方女作家麦卡勒斯的《心是一个孤独的猎人》和其他许多属于严肃文学的短篇和长篇。但我常常看到的是美国人困惑的表情,好像我说的作家是外星人   更多...

俞可平:《西方政治学名著》导言

从最一般的意义上说,政治学是关于人类社会政治现象和政治发展规律的系统知识。政治学通常又称为政治理论、政治科学、国家的理与论国家法、政治与国际关系学、宪政学、社会行政管理学、政治策略学等等。一般地说这样称未尝不可,但从严格的意义上说它们是有区别的。例如,广义的政治科学就是开头所界定的政治学,但狭义的政治科学则是指现代才发   更多...

丁东:一本文学名著的出版风波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湖南是中国出版界的一个亮点,出了不少颇受读者欢迎的高品味好书。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局面,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几位高水平学者出任了当地出版界领导。比如李冰封担任了省出版局局长,钟叔河担任了岳麓书社总编辑,朱正担任了湖南人民出版社总编辑。但是,这种繁荣景象持续时间不长,便因一本外国文学名著的出版受到重挫,这就是   更多...

张绪山:从读者到译者——我与“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商务印书馆是具有百余年传统的出版重镇,在近代中国出版史上举足轻重的地位是世人熟知的。“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在最近30年间陆续辑为丛书,至今数量已达四百余种,琳琅满目,蔚为大观。这套积几代人心力而成的丛书,所展现的学术眼光、翻译质量和编辑水准,在学界有口皆碑,已成为商务印书馆的品牌之一。而其浓郁、高雅的学术品位和斑斓   更多...

斯蒂夫·爱伦:怎样欣赏名著

在学校里,我们学会人类所完成的一项最了不起也是最困难的技巧——怎样阅读。我们每个人都遇到过这样的事:读老师指定的书。老师指定读《白鲸》,我不想读,我不喜欢它,我以为我赢了。可实际上,我输了。我努力和《白鲸》保持一定的距离使我付出了代价——我失去了阅读名著本应得到的有益的东西。后来,我自觉地回到《白鲸》上来了,我喜欢它,   更多...

孟凡茂:说说清华大学名称的由来

记得邓云乡先生有一篇谈清华大学的文章,其中有一段说他有一位在北平某中学读书的亲戚,考上了清华大学后,回到老家拜望父老乡亲。乡民不知道清华是一所什么样的学校,就向这位学生发问,清华大学,怎么叫清华大学?还没等这位学生回答,一位见多识广的老先生走过来对大家说:“清华大学呀!清嘛就是大清的清,华就是华盛顿的华。”这样一说,把   更多...

弗莱德·夏皮罗:大学名言“布拉,布拉”等

(吴万伟 译)词汇是高等教育的硬币。多年来,大学管理者,教授,有时候甚至学生都得在学习和工作中使用大量的词汇,其中许多都乏味得要死。但是大学也能一次又一次说出或者激发伟大的语言,让我们难以忘怀,有时候甚至能牢牢记祝我最近出版了《耶鲁语录》(The Yale Book of Quotations)一书。我的研究包括在网络   更多...

郭世佑:21世纪中国史学遐思

灾难与福祉并存的20世纪堪称人性的弱点与优点得以充分暴露的最佳舞台,也是历史学家进一步认识人类自身的千载难逢之良机。当新世纪的曙光即将普照寰宇时,许多德高望重的前辈史家纷纷提起笔来,饱含深情地缅怀父兄们的业绩与才思,从专题与整体等不同角度,勾画出近一个世纪以来中国史学发展的辉煌历程,可知其中每一份学术成果都是那么来之不   更多...

朱政惠:海外学者对中国史学的研究及其思考

[摘要]了解和探索海外对中国史学的研究,主要为了中国史学的建设和发展:本文以主要篇幅考察了-美、加、英、法、韩、日等一些国家对中国史学的研究状况。从对他们的研究中了解我们自己、了解世界史学。坚持中国民族史学发展特色和有条件融人国际史学大家庭,是我们发展中要处理好的两个大问题。海外对中国史学的研究经验能为我们提供正面和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