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和生:中国应怎样认识拉美的相关文章

范和生:中国应怎样认识拉美

21世纪以来是中国与拉美和加勒比国家之间双边关系发展的“黄金时代”,也是从那时起,我国对拉丁美洲的研究有了新的突破,研究领域不断拓宽,研究水平不断提高。特别是对拉美国家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政治民主化的发展、拉美左派的崛起、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等问题作了深入研究,取得了较为显著的研究成果,在若干问题上形成普遍共识,为党和   更多...

郑秉文:中国应谨防“拉美化”

2004年初以来,国内学界和企业界部分人士就中国是否存在拉美化问题曾进行过激烈讨论甚至引起争议,并引起了新闻媒体和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我刚在英国做了一个月学术访问,在接触和拜会中国问题和拉美问题专家学者时有意识地就这个话题进行了一些交流,同时,也查阅了一些资料,旨在就拉美化问题谈一下个人想法。是否存在“拉美化”这个说法   更多...

拉美,中国发展之镜鉴

对中国发展过程中可能出现的拉美化之忧正在中国的企业界、学术界和高层官员中迅速扩散。这种担忧像冲击波一样一次次强烈地冲击着国人,让他们破天荒地将目光聚焦在那块陌生、遥远的大陆上。 就绝大多数的中国公民而言,对位于大洋彼岸的拉丁美洲的认识可能仅限于那里曾产生过贝利和马拉多纳这样的世界级足球巨星上。与其北部邻国美国和加拿大相   更多...

王晓夏:拉美大陆的中国选择

早在2009年初,美国麦克拉奇报业集团驻华记者蒂姆·约翰逊写下了一篇名为《中国在拉美的影响力》的新闻报道。或许是因为当时中国国家领导人密集出访了拉美国家引来外界高度关注,所以文章一出,立即引来如潮的关注和讨论。于是,早已有之的“中国威胁美国后院论”终于升级成为“拉美沦为中国后院论”,一时甚嚣尘上。如今4年过去了,或许真   更多...

林达:认识一个形而中的美国

渐渐,写作变成一个间接的生存方式:我思故我在,而写作成了理清思路的必经之途,那经常是个颇为平静的过程。但最初无意从写美国闯入写作,内心常有强烈撞击:是两个大国当时的显著差异,在普通新移民内心发生冲撞。如此个人心情,折射了中国一段历史。离开中国,是在1991年。之前,经历了20世纪后半叶中国的动荡,直至“文革”,把中国推   更多...

崔卫平:经历了人性的灾难之后——范美忠事件认识之一

“人性的灾难”,是人自身一步步所经历的,在某种程度上是人自己所参与的,是由人自己所造成的。遭遇人性灾难的人们,其人性在顷刻之际所面临的残酷和撕裂程度,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别人纵是愿意去体验理解,也只能触及不足十分之一甚至百分之一、千分之一。   更多...

龙应台:我就这样认识了广州

1你到过广州吗? 这么简单的问题,却很难回答。是的,我来过三次,但是,每一次,都是因为「工作」而来,譬如演讲。有人到车站或机场迎接,有备好的车子护送,有既定的路线画好。进入一个讲堂,离开一个讲堂;进入一个酒店,离开一个酒店;热情的人们和你说话,然后回到车站或机场,离开了这个城市。 稍微多几个小时,可能会被带到重要的景点   更多...

陈晋:关于中国道路的几个认识

[ 摘要 ]中国道路是围绕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在理论和实践中形成和发展起来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在当今中国,中国共产党突出强调走中国道路,是从目标、国情和世情等方面对现实需求和疑问的明确回应。可以从形态构成、宏观规定、基本要求、实践领域四个方面理解中国道路的内含。中国道路的形成和发展,其来有   更多...

韩德强:重新认识中国历史

如果给中国古代历史选定一些关键词,一般人可能会想到:封建社会,封建地主,小农经济,专制,中央集权,腐败,吃人,人身依附,禁锢,愚民政策,愚昧,停滞,落后,保守僵化,缺乏创新,服从,假道学,王朝周期性崩溃,农民起义,士农工商,重农抑商,阻碍资本主义发展,闭关锁国,盲目自大等等。相反,西方社会则是工业社会,民主,法制,文明   更多...

中国正在“拉美化”吗?

作者之一简介:赫金博瑟姆,麻省理工学院博士,通晓日语和汉语,专长是东亚国际关系与安全,中、日、韩国内和外交政策专家,关注的领域是军事和安全问题,发表了多篇有关亚洲军事与政治的论文。2002年再波士顿学院政治学系做访问研究员;2000年在美国军备部(情报处),1996-1999年在上海复旦大学做访问学者。 (原文提要:   更多...

费孝通:我对中国农民生活的认识过程

原文编者按:本文是赵旭东根据已故社会学家费孝通教授1999年4月17日在北京大学的一次演讲录音整理而成,费孝通教授生前曾经对整理稿做过详尽的校对,从留存下来的费先生用铅笔亲自改过的校对稿中,我们依旧能够感受到先生对于文字的那份认真负责的态度。此文部分内容曾经在《费孝通文集》第十五卷中有所收录,但并非完全一样。这里刊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