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寅:青年学者的晋升之路有多难的相关文章

蒋寅:青年学者的晋升之路有多难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学界也不例外。能成为江湖之处,必有名利可逐。有了江湖,就必有江湖争斗。然而江湖有江湖规矩,学界的江湖大概是“要文斗不要武斗”的,李思涯掌掴甘阳,坏了江湖规矩,江湖就起了波澜。学界立刻就显现出两个阵营,往来驳诘,一时蔚为大观。   更多...

孙亮:唤醒青年学者的使命意识

从学术史的谱系来讲,学者天命的讨论在古今中西都不是个新鲜的话题。比如西方学者费希特曾著《论学者的使命》,认为学者应该“高度注视人类一般的实际发展进程,并经常促进这种发展进程”。学者自身的“生命”和“命运都微不足道”,学者“是真理的献身者”,“为它服务”,“必须为它承做一切,敢说敢做,忍受痛苦”。在中国,则有宋代理学宗   更多...

务工青年,鲤鱼跳龙门有多难?

我和童威相识缘于网络,缘于一篇帖子。前段时间老家几位亲戚出了不少变故,我总想写点什么,但一直难以动笔,最后勉强写了一篇《中国农民九大苦》的文章,既是对亲戚们困苦境遇的关怀,也是对中国农民问题的思考。这篇贴子发在西陆网的海阔天空论坛上,引起较大反响,点击率达到450人次,收到10几位网友的来信。其中童威在信中约我见面,他   更多...

《中国乡村研究》诚邀杰出青年学生稿件

黄宗智先生主编的中文学刊《中国乡村研究》(Rural China)目前已出版五辑(第六辑亦已付印),并在国内与国际学界产生了广泛的影响。自创刊以来,《中国乡村研究》一直本着汇集人才、提升学术水准、推动中国乡村研究的学术宗旨而努力。为了进一步吸引与鼓励有志于研究中国乡村的青年才俊加入学术行列,本刊今后拟陆续择优刊登在校或   更多...

朱本军:改革到底有多难

自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提出“改革开放”以来,“改革”在历届政府的治政纲领中都是重要关键词。今天我们用历史的眼光来审视现代民主政治下的社会改革到底有多难。改革的共识达成之难 “共识”,指的是在自己利益受损的情况下仍坚持当初达成的一致诉求。在封建社会里,改革都是自上而下的,较少考虑民意或不考虑民意,改革的“共识”,只要   更多...

北京大学教师聘任和职务晋升制度改革方案

2002年7月6日,国务院办公厅(2002)35号文件转发了国家人事部《关于在事业单位试行人员聘用制度的意见》。《意见》认为,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建立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迫切要求转换事业单位用人机制,建立充满生机和活力的用人制度。在事业单位试行人员聘用制度,是加快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提高队伍整体素质、增强事   更多...

巫和懋:经济学者之路

本文为巫和懋教授为中国经济学年会丛书系列之《经济学之路》做的序,该书由海闻、巫和懋主编,已由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我成为经济学教授以来,时常遇到同学问我:“你为什么想成为一位经济学者?我们怎样能成为一个好的经济学者?”面对着他们渴望的眼神,我时常因为一时不能给出一个完整的答案而深感歉疚。过去几年来,我又担任了中国经济学年会   更多...

秋风:多难何以兴邦

汶川大地震之后,“多难兴邦”一词流行起来。温家宝总理近日再次返回灾区,在北川中学安置点对同学们说:“要昂起不屈的头颅,挺起不屈的脊梁,燃起那颗炽热的心,为了明天,充满希望地向前迈进1随后,他在黑板上写下“多难兴邦”四个字。 这个成语出自《春秋左传·昭公四年》:楚灵王以霸主自居,要晋侯前来与自己一同打猎,实际上是要其表   更多...

胡舒立:多难兴邦与制度建设

中国有史以来就灾害不断,近年来更有愈演愈烈之势。从SARS到禽流感,从年初的冰雪之灾,到本月的汶川大地震,大灾频仍,旱涝台风亦连年肆虐。诸灾之中,尤以此番汶川大地震最为惨烈,令国人世人心灵震撼,激情涌动。 有道是“多难兴邦”。过去的两周,举国哀恸,国人对此古训必是感慨良多。但是,多难并不必然兴邦。当我们由激情而思索,   更多...

周黎安:晋升博弈中政府官员的激励与合作

引言迄今对我国政府官员,尤其是地方政府官员激励与行为的研究主要强调行政性分权和财政包干改革以来地方官员的财政与经济激励。沈立人、戴园晨(1990)分析了行政性分权和财政包干对中国“诸侯经济”形成的影响;Oi(1992)、Jin ,Qian,andWeingast (2000)强调了财政包干改革对地方政府推动地方经济发展   更多...

晋升激励、宏观调控与经济周期:一个政治经济学框架

摘要:本文在一个以控制权收益为基础的晋升激励框架下,考察中国经济周期的形成。本文研究发现,由于政府保持着经济的控制权,政府组织中晋升激励体制的周期性和中央政府的宏观调控共同构成了中国经济周期性波动的主要成因,中国的经济周期本质上是“晋升体制周期”和“宏观调控”结合的产物,这推翻了学界“宏观调控是经济周期的应对手段”的   更多...

推荐文章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