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纲:中国不能再回到盯住美元的制度的相关文章

樊纲:中国不能再回到盯住美元的制度

樊纲认为,要进一步改进我国外汇体制,第一步就是不要再回到盯住美元的制度,而是与各国货币相关联,从而推动越来越多的国家因为储备功能而使用人民币,让人民币的国际化真正上升到新水平。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性和迫切性正日益凸显。有观点称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的边际效应会递减,需要结合供给侧改革做些必要的调整。 那么,货币政策和   更多...

向继东:回到蔡元培

因为有约,我必须放下手里别的活儿去读杨东平先生主撰的一本书:《艰难的日出——中国现代教育的20世纪》。这本书是文汇出版社“文汇原创丛书”之一种,要是换个名儿,也许可叫“中国百年教育史”。一百年前,我们的前辈提出“科学救国”、“教育救国”,而今我们的口号还是“科教兴国”,这令已进入“世界民族之林”的我们多少有几分尴尬。杨   更多...

丁学良:印尼危机十年再回首

领导者:今年是东亚金融危机十周年,从去年下半年起,人们就开始从不同的角度来反思这场危机。记得前几年您在《南方周末》接受学者崔卫平的采访时,曾说过印度尼西亚对中国的借鉴意义最大。丁学良:确切地说,谈论这个问题,它有一个前提,指的是最近的可观察到的比较研究的范围之内,哪个国家出现的情况对中国的借鉴意义最大。若要把时间往前推   更多...

杨兆龙:再回首已百年身

如果杨兆龙还在世的话,该一百岁了。随着《杨兆龙法学文逊、《当代法学争鸣实录》、《沪上法治梦》等书的出版,以及纪录片《无名英雄》、《丧钟为谁而鸣》的次第播出,杨兆龙正在被重新认识、定位。杨兆龙(1904~1979)字一飞,江苏金坛人。早年考入燕京大学哲学系,在两年内即完成全部学业,经燕大校长推荐,于1922年赴上海东吴大   更多...

陈志武:界定土地产权,不能再回避

今天我们经历的跟乾隆时期经历的基本是同样的事情。为了中国社会的和谐,土地产权的清楚界定并明确所有者身份已经是不能再回避的改革。对所有社会,土地权是社会产权体系中最核心的基础性产权。界定产权,特别是土地权,对于建立和谐社会是关键中的关键。据于建嵘教授的研究,中间有几组数据特别帮助说明这一点。根据他收集的数据,68%的三农   更多...

李健:重新回到马克思

在我的办公室里,学校图书馆分放一套1964年印刷的《马恩全集》,连总目录在内共三十多册,在书橱里齐齐地放着,已很久没被人翻阅过,孤单而落寞。一个细雨纷飞的午后,我一个人打开书橱,轻轻走近这两位已经逝去的伟人。记得上个世纪80年代末,在西安兴庆公园对面交通大学美丽的校园里,当我第一次细读马克思的博士论文《伊壁鸠鲁与德莫克   更多...

谢泳:回到傅斯年

一九四九一九四九年以后,中国现代史学的发展,从整体上看,是以马克思主义史学为一统天下的。说它一统天下,并不意味着其他学派绝对没有生存空间,而是说作为中国现代史学主流的“史料学派”,从一九四九年以后基本上被人为地阻隔了。这种阻隔,对于那些在一九四九年以前就成名的史学家来说,它的伤害只是他们在很长的时间内不能按照他们已有的   更多...

吴伟:三十年再回首:跛脚的改革

1、总结改革开放三十年的正确方法。中国的改革开放,从1978年算起,至今已经整整三十个年头。总结三十年改革开放的经验教训,找出当前中国社会问题的根源,明确下一步改革的方向和任务,是完全必要的。但是,仅仅靠“唱赞歌”,并不能从根本上化解新老“左派”们对现行改革开放路线的攻击,也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许多民众中弥漫的对改革开放   更多...

李炜光:转了个圈儿又回到起点?

几天来收集了一些官方或主流媒体上公布的改革开放三十年来的数字,分析比照的结果,本该欢欣鼓舞的我,却陷入了某种巨大的困惑之中。 先看财政收入。1978年,也就是“改革开放”的第一年,政府财政收入占JDP的比重是31.1%,1994年,这一年中国进行了以“分税制”和流转税制改革为基本内容的财税体制和制度改革,财政收入占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