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自序的相关文章

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自序

寅恪尝草《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于李唐一代法制诸端,妄有所论述。至于政治史事,以限于体例,未能涉及。兹稿所言则以唐代之政治史为范围,盖所以补前稿之未备也。夫吾国旧史多属于政治史类,而《资治通鉴》一书,尤为空前杰作。今草兹稿,可谓不自量之至!然区区之意,仅欲令初学之读《通鉴》者得此参考,或可有所启发,原不敢谓有唐一代政   更多...

钱穆:如何研究政治史

一 今天是第二讲:讲题《如何研究中国政治史》。 上次是讲的普通史,以下各讲为专门史。先对普通史求了解,然后再分类以求。从历史的各方面分析来看,然后再加以综合,则仍见此一历史之大全体。但较前所见的自更深细,更透彻了。 政治与政事不同。如秦始皇帝统一,汉高祖得天下,以及其他一切内政、外交、军事等,都该属于政事,归   更多...

于建嵘:《底层政治》自序

长期以来,政治被视为精英们的事情,困为它从来都是与权力、统治和管理这些公共领域的上层活动联系在一起的。著名政治学家加塔诺·莫斯卡在《统治阶级》一书中就明确指出:“在所有的社会中,都会出现两个阶级:一个是统治阶级,一个是被统治阶级。前一个阶级垄断权力并且享受权力带来的利益。而另一个阶级,也就是人数更多的阶级,被第一个阶级   更多...

杨念群:为什么要重提“政治史”研究

(一) 政治史为什么“消失”了 以上的标题看上去似乎有些耸人听闻,在人们的记忆中,“政治史”曾经在现代中国的历史叙述系谱中占有至高无上的地位,除了社会经济史因论题内容与之相呼应,可以配合其某些讨论而拥有较为显赫的位置外,“历史学”几乎完全可以和“政治史”划等号。但进入20世纪80年代末期,“政治史”这块“帝国版图”迅速   更多...

杜君立:身体政治史

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卢梭帕斯卡尔说过,“人只不过是一根芦苇,是自然界最脆弱的东西,但他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苇。”这“芦苇”就是人的身体。人因为思想而强大,也因为身体而脆弱。“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对于人类而言,身体是精神的容器。人类的历史也是身体的历史。作为一种政治动   更多...

王缉思:《国际政治的理性思考》自序

本书是我二十多年来研究国际政治的部分学术成果和心得。承蒙北京大学出版社错爱,得以结集出版,在此深表感谢。借此机会,也想谈谈在这一学术领域耕耘的过程和点滴体会。我是在北京大学的校园中长大的。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使我在十二年的时间里同正规的文化教育彻底绝缘。内蒙古草原七年加黄河岸边三年的农牧民和学徒工生活,让我饱尝了   更多...

陈平原:《大学何为》自序

将近年所撰关于大学的文章结集成书,总该有个理由。比如,跟本人已刊诸书相比,是否有所推进?相对于学界同仁的著述,又有哪些特点?即便没能在理论上独树一帜,起码也得在学术思路或写作策略上显示自家面目。记得小时候过年,最常见的对联是:“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可这不能成为爆竹声中编排新书的充足理由。还是略为回顾各文的   更多...

萧延中:《巨人的诞生》修订版自序

《巨人的诞生》是1987年的作品,1988年出版,一晃已有16年了。一本书印行了这长时间,自然是早已绝版。至今还有朋友记得它,特别是近来江西人民出版社的老友朱卫东先生还希望能再度印行它,这对我个人来说自然是一个好消息。20世纪80年代在现代中国社会发展史上是一个特别的时期,占有重要的位置。这个时期承担了“革命”与“改良   更多...

郭世佑:《历史不是小姑娘》自序

客岁初春时节,酝酿有年的湘潭大学出版社正式获准开基,该校学报主编章育良教授擎旗创社,藉电话示以约稿之雅意,我却苦于拿不出现成的书稿予以回应,惟有一句口头祝贺,一如公事公办,虽然我的口头与心头是直通无碍的。再过半年,育良借晋京赴会之便,沿京昌高速公路登门,还携该社干将三人同行,醉翁之意仍在约稿。“何需功利通寰宇,岂止乡谊   更多...

李零:《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自序

《我们的经典》,这是最后一本。距离上一本,已经一年多。去年,我一直在编老师的书:《张政烺论易丛稿》。⑴我必须把这本书编出来,才能写自己的书。2005年,老师去世后,师母把一个大纸盒交给我,里面放着老师当年在沙滩红楼整理马王堆帛书《周易》经传的遗稿,命我整理。2005年下半年和2006年上半年,我带我的学生整理这部遗稿,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