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维迎:移动高管为什么能理直气壮地说自己不垄断的相关文章

张维迎:移动高管为什么能理直气壮地说自己不垄断

刚才薛兆丰老师做了一个非常好的演讲,用几个典型案例分析了反垄断法的历史,对于他的观点,我没有任何不同意,但是有一点,他在反思反垄断法的时候并没有提到在反垄断法的经济学理论基础上进行明确反思,在这方面我要补充一下。 对反垄断法的认识:奥地利学派更靠谱 在美国,反垄断法出台的本身并没有多少经济学家参与,很大程度上是政治运   更多...

张维迎

1959年生于陕西省吴堡县,1982年获西北大学经济系学士学位,1984年获硕士学位,同年进入国家体改委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从事改革理论和政策研究,1990年9月入牛津大学读书,1992年获经济学硕士学位(M. Phil.), 1994年获博士学位(D. Phil.), 1994年8月回国到北京大学工作,现为北京大   更多...

陈行之:这是我对生活的观感——长篇小说《危险的移动》后记

1气象学有“蝴蝶效应”的说法:亚马逊丛林中一只蝴蝶振翅,千里之遥的北美某地会因此掀起一场风暴。现在我把这种“蝴蝶效应”引申到社会生活领域,即:所有改变历史进程的大事件都是由看似不起眼的小事件引发的。蝴蝶效应实际是一个过程,我们每个人都处在过程之中。位置不同,对生活的观感会有所不同—吸食民脂民膏的腐败官员和为生计问题愁眉   更多...

苏小和:张维迎,爱自由

张维迎卸任光华管理学院院长,算是近期国内经济学的大新闻之一。2010年12月14日开始,他对外的身份变成了“原北大光华管理学院院长”,院长职位由原副院长蔡洪滨接任。按照中国人的思维定式,必然是猜测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这样的想法看上去有一些道理,但却不符合事实。了解一些内情的人想必知道,张维迎这个人应该不属于官瘾很足   更多...

张雄:张维迎 五十而知

曾经他是坚硬、执拗、锋芒毕露、具备死磕精神、还带点精英傲慢的那么一个张维迎。如今,年龄愈大,他愈加偏爱北大光华楼下那个瘦小的老子塑像。“说老实话,我也没有胆量说‘皇帝没有穿衣服’,只敢说皇帝的衣服透明度太高了。”曾经他是坚硬、执拗、锋芒毕露、具备死磕精神、还带点精英傲慢的那么一个张维迎。如今,年龄愈大,他愈加偏爱北大光   更多...

王开岭:中国人活得都像个移动硬盘

你不敢不信,世上每条信息都关乎着你。看那些人,那些手执一叠报纸、眼瞅滚动屏、拎着电脑包、神情焦灼、行色匆匆的人……我觉得像极了一块块移动硬盘,两条腿的信息储存器。大街上,地铁里,硬盘们飞快地移动,蚂蚁般接头,随时随地,进行着信息的高速传播和消费:交换、点击、复制、粘贴、删除、再点击。浏览媒体,不是因为热爱新闻,除了借别   更多...

张维迎:我的母亲

母亲走了,永远地走了。时间是2008年农历五月初三下午2点50分,离端午节还有两天,离她老人家73岁生日还有整整半年。母亲早走了两个多小时,没有让我见她最后一面。此为我终身遗憾。母亲去世几天前姐姐与我通电话,说母亲已不愿意下炕,但病情与之前相比并没有显著恶化。姐姐问我什么时间可以回去一趟,我说学期很快就结束了,结束了我   更多...

李星:裸露的权力现实和欲望心灵——评陈行之长篇小说《危险的移动》

笔者是在本书出版两年半之后才读到它的,我不想夸大它所给我的震撼,也不想掩饰它给我的惊喜,它或许会带来对长篇小说这个文体评价和定位上的分歧,但谁都不会怀疑它的作者的才华,无论是文学的,还是思想的,哲学的,笔者甚至怀疑,主要是通过它,人们甚至要改变当年为王蒙先生所不满意的中国当代作家的“非学者化”印象。这就是陈行之先生的长   更多...

张维迎:破解中国改革逻辑

在演讲中,张教授以历史与逻辑相结合的方法,梳理出了中国改革的逻辑。中国的经济改革就是把计划经济改革到市场经济,那么改革的重点和难点首当其冲的就是价格改革和企业改革,以及未来要继续的宪政改革。   更多...

张璐晶:张维迎的底线

12月14日,张维迎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的文章上,头衔成了“原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据悉,院长已由原副院长蔡洪滨接任。这个“原”字引发了许多猜想。一时间“张维迎犯了错误”、“人事斗争”、“学历造假”、“言辞过激”等都成为他“原”字之后的注解。就像他自己说的,“我是在传播我相信的理念,但我说的任何一句话都可能被曲解   更多...

陈忠实:难以化解的灼痛——读陈行之新作《危险的移动》

习惯上被称作“中国的文艺复兴”的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陕西涌现出一批颇引人注目的青年作家。那时候属于中国社会也包括文学在内的破禁解冻时期,文坛和整个社会一样呈现着新思维的巨大活力,这些高涨着诗性激情的青年作家初出茅庐,创造欲望表现欲望求索欲望都十分强烈。每有集会,这些来自黄土高原、关中平原、秦岭山区和汉中盆地的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