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毅:中国为什么需要“科学知识分子”的相关文章

饶毅:中国为什么需要“科学知识分子”

| 导语 | 作为在一线从事科研、教学的知识分子,直接参与过多个中国科技教育体制改革,体会到体制改革与文化改良的同等重要性。如果说过去三十年体制改革起了很大作用,今后也有可能文化改良比体制改革还重要:如果文化改良不够,体制改革将困难重重。 在和平时代回国的我,完全没有资格以回国的行动而号称“爱国”,九年前回国是因为   更多...

车宏卿:中国最需要知识政治

1997年美国总统克林顿提出“以知识为基础的经济”即“知识经济”这一“新概念”之后,中国各地也随之掀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知识经济”热潮,以至于学者若不颂读它,仿佛没有站在研究工作的最前沿;官员若不提及它,仿佛就没有放眼世界。然而,中国人早就具有远比“知识经济”概念丰富得多的思想意识。古有“读读读,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   更多...

邢兆良:中国需要什么样的公共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群体的专业知识和职业功能是近代社会发展的主导力量,影响了近、现代社会的发展方向和速度。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公共知识分子作为人类社会批判的理性力量、社会良知和社会启蒙者的社会角色也为社会公认,具有不可替代性。公共知识分子这一思想立场是和近代社会的市场经济、契约政治互为表里。本文旨在探讨中国为什么未能产生现代法治社会意   更多...

萧延中:为什么需要对中国政治传统做“知识的拷问”?

本文试图说明,在中国政治思想史研究中,“知识论”的探究应当被置于一个重要的位置上。面对相同的历史“事实”,学者们之所以会给出不同的解释,在很大程度上可能与“故人”与“今人”(可延伸至“今人”与“今人”之间)持有不同的知识系统有关。这里的“知识系统”一般是指建构问题的视角、抽象概念的方式、价值关怀的取向、逻辑推理的形式,   更多...

傅国涌:中国更需要哪种知识分子?

【周辅成先生是1911年生人,今天收到北大出版社新出的《周辅成文集》2册,沉甸甸的。两年前,北大三位老教授周辅成、季羡林和任继愈先后谢世,季、任的身后哀荣和周先生的冷清让我心有所感,写了一篇小文。】……98岁的伦理学家周辅成先生,他在2009年5月22日谢世后的冷清和寂寞,举国媒体的沉默,评论家们的缺席,我只在北大哲学   更多...

熊培云:为什么需要有独立精神的知识分子?

有一次聊天,柴静突然问我:难道你没有那么一天,如梦方醒,意识到现实生活和我们小时候通过教科书相信的美好社会不一样?我说没有啊,因为我很少通过教科书相信什么,我更相信生活。拜改革开放之所赐,今日民众不再闭目塞听,大多能相对从容地正视本国体制的诸种弊端与不足,不再以一个笼统的“社会主义优越性”来回避问题,这也是今日改革的动   更多...

王云举:中国人需要什么学术——读方绍伟的《中国知识分子批判》

读过方绍伟在《共识网》上首发的电子版《中国知识分子批判》一书后,最鲜明的感觉便是“独特”,尤其体现在其对实证学术立场的恪守态度,以及因方法论(冷酷实证)的运用能力所产生的惊人发现上,此点在中国学人里实不多见。时下中国,很多学人的学术站位模糊不清,方法论混乱,以至于造成术业无专攻的局面,解读他人文本时尚可尽显其能,但在将   更多...

何兵: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知识分子?

蔡定剑教授是一位坚忍不拔的建设者,是一位苦口婆心的布道者。我的同事蔡定剑教授,昨天凌晨离开了我们,我很沉痛,网络上悼念的文章很多。一个并无任何行政头衔的学者,何以获得如此广泛的社会爱戴和尊敬?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来形容蔡定剑教授,我认为他是一位古风犹存的横议处士。我国古代把没有做官的读书人叫做“处士”,把直言不讳地纵论时政   更多...

陈志武:中国为什么需要民主?

民主是时下热门话题,这是好事,也本该如此。世界180多个国家中,没有采用民主制度的所剩无几,民主作为一种制度不只在欧洲、美洲、亚洲、大洋洲,而且在非洲也很普遍。既然不管肤色、人种、文化、信仰和传统,差不多各国都采用了某种形式的民主制度,那就说明这种制度的适用性不存在地域、人种或文化差别。所以,中国也必须迈出这一步。民主   更多...

钱理群:当下中国需要讲什么,我能讲什么

今年1月,著名学者钱理群先生用三年时间倾心撰写的《梦话录》正式出版,面对经济的崛起、民族主义的高涨、消费主义的蔓延、各类思潮的纷涌,针对当下中国社会转型的大问题、大是非,钱理群先生以自觉的民间立场,强烈的底层和现实关怀,提出制度建设、文化建设、价值建设、生活建设等四大主张,显现了一个人文思想家的深刻洞识与全局性关怀。《   更多...

也谈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民族主义

在四海一家天下大同的时代到来之前,所有的民族主义都是正当的。在当今世界上,帝国主义和强权政治还在盛行之时,民族主义还具有反对西方“白人种族主义”的正义性。一、民族主义根植于平等理念民族主义根植于平等理念,排除丛林法则在人类社会中的适用。如果承认社会达尔文主义,民族主义就无从立足,如果所谓的美国民族主义具有正当性,则所有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