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子诚:材料与注释:林默涵的检讨书的相关文章

洪子诚:材料与注释:林默涵的检讨书

林默涵[注释1][注释1:“文革”中,中共中央宣传部被称为“阎王殿”,其主持者周扬、林默涵等作为资产阶级反党文艺黑线的头目受到批判,并分别被投入监牢达八年和十年之久。林默涵20世纪50年代开始任中宣部文艺处处长,后任副部长。]的这份检讨书,篇末署写于1966年7月15日,距“文革”发生只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检讨书的题目   更多...

洪子诚:思想、语言的化约与清理

在邵荃麟、张光年的检讨、交代材料中,多少看到他们在逆境中可能保持的自尊,在维护人格尊严上的勉力坚持。也批判自己,但更多是讲述事实本身;既不是竭力将责任推给他人,也没有将难堪的骂名加在自己头上期待宽 耍20多年后的90年代,在时势、身份发生重大改变的情况下,张光年对当时事情的讲述并没有多大变化,仍保持着他认可的那种连贯性   更多...

洪子诚:中国当代文学年表

上编(1949-1960年) 1949年 3月24日 孙犁的小说《嘱咐》在《进步日报》发表。 4月2日 《中共中央东北局关于萧军问题的决议》发表于《东北日报》。 6月21日 赵树理的创作谈《也算经验》在《人民日报》发表。 7月2日至19日 中华全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大会成立了中华全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更多...

洪子诚:近年的当代文学史研究

1 这里所说的“当代文学史”,主要指“通史”,包括学术性专著和大学文科教材,但也会谈到与当代文学史有关的专题史、文类史等。一种比较普遍的看法是,当代文学史研究落后于现代文学史。有的人私下甚至认为,现在出版的当代文学史,几乎都不能读。这当然也包括我过去参与编写的那些。这话在从事这一“行当”的人听起来,很受刺激,也颇为伤心   更多...

洪子诚:批评的尊严——作为方法的丸山升

一 丸山升先生是日本著名的中国现代文学学者。20多年来,虽然有不少向他请教的机会,但事实上见面只有两次,每次的时间都很短暂。1991年10月我到东京大学教养学部当教师,学部在目黑区驹常大概是年底,东大在学校的山上会馆,举行外国人教师的招待宴会。教养学部村田教授陪我乘车来到本乡的东大,并介绍我与当时任中国语言文学科   更多...

李慎之的检讨书

原题:向党、向人民请罪 李三达手记:家父李慎之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经过无数次的批判会、斗争会(当时叫“辩论”),经过独自许多个昼夜的痛苦思索,反复深挖自己的思想与言行,写出了一篇长达两万多字的检讨,并获准在新华社的大礼堂(即曹锟时代的“国会”礼堂)做了沉痛到“声泪俱下,泣不成声”的检讨发言。尔后在新华社的机关   更多...

洪子诚:一点往事――北大回忆之一

1965年秋天到66年上半年,我和学生一起,在北京近郊农村的朝阳区小红门参加“四清”(“社会主义教育”运动)。那时,我毕业留校任教已有四个多年头。6月1日,中央电台广播了聂元梓等的大字报后,学校很快派进“工作队”,并要我们立即返回,参加被称作“文化大革命”的运动。踏入校门,看到到处贴满大字报,到处是骚动激昂的入群:这很   更多...

洪子诚:当代文学的“一体化”

一 近些年来,在谈到50至70年代中国大陆文学的总体特征的时候,一些研究者常使用“一元化”或“一体化”这样的概括(注:如谢冕《文学的纪念》(《文学评论》1999年第4期);丁帆《17 年文学:“人”与“自我”的失落》(开封,河南大学出版社,1999)等。)。我在一些文章和文学史论著中,也运用过这样的描述方式。这种概括,   更多...

洪子诚:文学作品的年代

作品的系年,是文学史研究中的一项工作。这方面的难题,往往发生在年代较为久远的作品上;“当代文学”一般来说应该不成问题。不过,当代文学也会出现一些特殊的情况。举一个例子来说,1983年田间自己编癣收入他1935到1981年短诗代表作的集子(《田间诗逊,人民文学出版社)里,抗日战争时期的“街头诗一束”部分中,收入街头诗1   更多...

于晓丹:《洛丽塔》:译本、注释、感慨

早就想写点什么,可又一直觉得我或许不是最适合说这些话的人,而且说了也未必有意义。最近网上又有人问起,不少读者还有误会。我想,既然热已经热过去了,说说大约也无妨了吧。我首先承认我的译本的确存在很多“硬伤”,朋友们和网友们提的意见都很中肯。我的意思是,我不打算为自己辩解,也不想批评什么,只是想就我所知对两个有误解的事实做个   更多...

洪子诚:文本“缝隙”与“历史深处”

1990年年初的一天,我外出回到家里,上中学的女儿说,昌耀先生来访,带着一个两三岁的孩子,还送你一本书。打开牛皮纸口袋,是《昌耀抒情诗集》。心里很是不安:远道来访,我却正好不在。过了一会,又疑惑起来。我和昌耀先生素无来往,他也肯定不知道世上有我这么一个人。我见到他的唯一一面,是1986年夏天兰州诗歌理论讨论会上。他最后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