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振亮:重评新感觉派小说的创作方法的相关文章

王振亮:重评新感觉派小说的创作方法

一、新感觉派对现实主义的理解 新感觉派曾经有自己独立的文艺刊物《新文艺》、《无轨列车》,但却没有自己独立的理论体系。更可怜的是,它甚至很少发表自己的理论见解。因此,他们对当时国内盛行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如何理解,对自己的创作方法又如何理解,这是一个很难解答的历史问题。今天的学术界不论是称其为“新感觉派”还是“现代派”,   更多...

王安忆:小说的感情——《心灵世界·小说讲稿》之十三

这堂课也是我们最后一堂课,我要讲小说的感情问题。情感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它可以说是本源,已经接近到创作者的本体了,事情就难办了。大家看见,即使我谈思想,都在尽股能以量化的方式,我知道创作其实是个非常灵性的东西,很难用科学的方法来概括,这种概括是有限制的。但是,我们操作的工具,概念和语言都是有限制的,我们只能在这限制里工   更多...

小说的世界

时间:9月19日晚上7:00地点:一教101主讲人简介:1960年4月3日的中午,我出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里,可能是妇幼保健医院,当时我母亲在浙江医院,我父亲在浙江省防疫站工作。有关我出生时的情景,我的父母没有对我讲述过,在我记忆中他们总是忙忙碌碌,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我几乎没有见过他们有空余的时间坐在一起谈谈过去,或者   更多...

“小说家”或“小说作者”

时间:二○○七年二月十日下午地点:万圣书园王中忱:我们是否可以把“小说家”或者说“小说作者”作为今天的话题?《人面桃花》出版以后,很多媒体说格非为这部小说酝酿了十年,十年磨一剑,给人的感觉是你近十年来没怎么写东西。就小说写作来说,这基本是实情。尽管在《人面桃花》之前,你写作、发表过短篇小说《戒指花》等,但整体来说没有集   更多...

周睿志:小说的叙事方法

读别人写好的小说,我们往往很挑剔,总觉得自己比作家要深刻、要高明。可是,当真正动笔要写点什么时,常常会憋半天憋不出一小段。我最近正在痛苦地经历着这种折磨。任何文艺作品都应当是生命体验的表达。这是我渐渐形成的文艺观。但问题是,一种体验如何表达,尤其是以故事的形式表达,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这些日子我像   更多...

王安忆:小说的“建筑思想”——《心灵世界·小说讲稿》之十二

上一堂课,我们谈了小说这一心灵世界的建筑材料问题,今天我们要谈这心灵世界的建筑思想的问题。或者说上次是务实,这次则是务虚。我强调小说不是现实生活的世界,而是个人的心灵的世界,那么个人的心灵我们将如何去衡量和判断?我还强调小说的世界是用现实世界的材料建成,那么作为创作者的个人是以什么原则去处理现实的材料?就是说创作者个人   更多...

王安忆:小说是什么?——《心灵世界·小说讲稿》之一

按:此系列系著名作家王安忆在复旦大学讲课时的讲稿,从理论和实践上探讨了小说的艺术。王安忆对小说艺术有独到的感悟和理解,将小说定义为在现实世界之外筑造出的“心灵世界”(这对于理解其他艺术形式都有深刻启迪)。讲稿既有理论上的解说和分析,也有从创作论和鉴赏论角度的评述,鞭辟入里地评析了小说的创作动因、途径和艺术。我来复旦大学   更多...

文侠小说

时间:10月12日(周五) 地点:电教报告厅主讲人简介:东方龙吟, 文侠小说创始人,《万古风流苏东坡——问题少年》的作者.讲座内容:今天能有机会到北大来,我非常高兴。心里有许多话,就不一一说了。先简要介绍一下关于我创作的文侠小说《万古风流苏东坡——问题少年》吧。应该说,让我在这么一个神圣的地方讲,实在有“班门弄斧,草堂   更多...

吴稼祥:王朔:从小说到妄说

人生有时就像做爱,有低潮有高潮。高潮之前充满兴奋、躁狂、骚动与期待;高潮后,通常有短暂的深深沮丧,没着没落,百无聊赖。但人生又不是做爱,做爱可以重复,人生不能重复;做一次爱可能有多次高潮,但即使是辉煌的人生,也很难有3次以上的高潮,千年一遇的伟大政治家邓小平,一生也只有3次高潮。某个人一旦意识到自己人生的高潮已经完结,   更多...

羽之野:感觉语言/结构/象征/灵魂密码——兼评张波的小说《畸网》

说“文学就是人学”这大家都能理解,但要说“文学是揭示灵魂、与灵魂对话”“文学要对未来负责”之类的话,就比较难理解了。前者不过是文化的一句泛论,后者是文学的深层道理。同时,由于上世纪我们肤浅的社会管理者们偏执于某种意识形态,又认为只要老百姓肯听话、会干活、社会稳定就好,所以就更没人关心什么“灵魂”不“灵魂”了。且你若真的   更多...

陈殿兴:亡羊补牢,根除封建思想余毒——一个右派看反右运动与小说创作

一、祸从天降被打成右派的人,大致有三种情况:一是的确有不同的政治见解;二是有些自由思想,三是稀里糊涂,不问政治。我是第三种人。1957年,正是我春风得意的时候。195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我译的《和解》,1955年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了我译的《茹尔宾一家》,1957年工人出版社出版了我译的列宁夫人写的《列宁回忆录》,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