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欧梵:探索“现代”的相关文章

李欧梵:探索“现代”

一 本文讨论的是中国文学史上一个有趣的现象,人们对之均有所知,但迄今甚少研究。本世纪二十年代末到三十年代初,上海滩上一群作家,主要有施蛰存、戴望舒、刘呐鸥、杜衡、穆时英、路易士(纪弦)和徐迟等人,以及他们创办的杂志《现代》(1932年创刊,1935年停刊)及后来派生出来的《新诗》(1936年创刊,1937年停刊),鼓   更多...

何怀宏:公共哲学的探索

一约半个世纪前,美国著名思想家、政治评论作家沃尔特?李普曼(Walter Lippman)在其著作《公共哲学》(The Public Philosophy 1956 )中谈到西方社会复兴公共哲学的必要,认为这种公共哲学在古代曾经维系了城邦和帝国的生存和繁荣,在近代以来也曾被那些伟大的启蒙者和自然法理论家认为是不可或缺,   更多...

李欧梵 季进:现代性的中国面孔

季进:现在关于现代性的论述几乎成为一个全球性的话题,到处都可能读到有关的讨论。我知道你很早就开始现代性问题,当年你给费正清主编的《剑桥中华民国史》撰写关于文学部分的内容时,就直接以“现代性的追求”作为标题,据我所知,这是第一次将“现代性”概念与中国现代文学的发展联系起来,对后来海内外的中国现代文学研究起到了巨大的   更多...

练玉春:探索完善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

中国大学已经站在新的起跑线,而如何跨越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的层层标杆,是又一次严峻而重大的考验。编者按建设中国特色现代大学制度是《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作出的重要部署,是提高高等教育质量的重要保证,对推进我国高等教育事业科学发展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两年前,我国26所高校试点现代大学制度。   更多...

信力建:构建现代学校制度需要多样化探索

在《新华文摘》2005年第六期上看到了褚宏启先生的大作《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学校制度》,很受启发。特别是褚先生关于反对公立学校市场化、政府对教育应承担责任而不是借市场化来减轻责任的观点,我非常赞成。但站在民办教育的角度,看了本篇文章以后,总觉得还有一些话需要说清楚。故不揣浅陋,提出来与褚先生商榷,就教于大方之家。第一、现   更多...

邱震海: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东方现代化的有益探索

8月18日,是邓小平发表《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讲话发表30周年。30年前的这一天,1980年8月18日,邓小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表讲话,提出要进行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尤其提出党政分开、党委集体领导、废除领导干部终身制、修改宪法和设立中央顾问委员会等问题。30年过去了,当年邓小平提出的问题,依然是今天中   更多...

袁曙宏:行走在现代公法统一性探索的路径上

回顾过去5年的统一公法学研究,我们力图带着明确的问题意识,努力寻求公法理念、理论、制度、实践的统一,执着地行走在现代公法统一性探索的路径上,以期全面客观地解读公法现象,并对公法实践的发展需求作出理论回应。大致说来,我们经历了三个研究阶段:第一阶段的重点是从无到有地倡导确立一种统一公法学理念。以《论建立统一的公法学》的发   更多...

信春鹰:后现代法学:为法治探索未来

西方后现代法学的发端是从后现代主义哲学理念和方法进入法学和法理学开始的。面对20世纪后半叶以来西方法律传统的危机,后现代法学向现代法学的基本理念发出挑战:否定理性个人作为法律主体的存在,否定对于法律发展的乐观描述,否定法律的普遍性意义,否定法律中立的原则。在此基础上,文章论述了后现代法学比较成型的三个主要流派(女权主义   更多...

陈红太:如何看待重庆探索的价值和成败

一、正确认识“重庆探索”的方法论问:与沿海以及其他一些地方和区域相比,重庆近些年的实践探索和崛起经验应该作怎样的正确解读?答:现在人们可能常常把重庆的探索称作一种模式,与沿海一些发展很快的地区,如广东、江浙一些地方进行比较。这样的比较不能说是没有意义的。但目前的比较,从我在网上和一些研究材料中看到的,有这样几个特点:一   更多...

竹立家:中国模式还在探索中

2010年,中国GDP跃居世界第二,其影响和意义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复杂的解读,“中国模式”再一次成为世界媒体热议的一个基本话题。与国外媒体的“过分关注”不同,中国国内无论是政府,还是公共舆论对所谓的“世界第二”和“中国模式”都基本保持了理性的、客观的认知态度,这是我们这个民族“心智”成熟的重要标志。我一直以为,中国是一   更多...

丁元竹:探索智库的研究方法

面对纷繁复杂的世界,决策者越来越需要智库的帮助。时代的发展要求对智库的思想方法和研究方法进行思考,这是决策科学化的必要条件。科学研究可以从历史开始,也可以从理论开始,还可以从问题开始。从历史开始的研究往往适宜于构建理论体系,可以对现实问题做出解释;从理论出发的研究既可以构建理论体系,也可以指导实地研究并形成新的理论;从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