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世存:顾准是炼狱中的先知的相关文章

余世存:顾准是炼狱中的先知

“我已经哭过了”——关于顾准。 纪念顾准、消费顾准成了“时尚”。 二十多年来,“顾准热”几乎没有消退过。但二十多来年,能像顾准那样活出一种时代命题的人格和思想仍有待人们去发现、传播。这是“群集环境”的悲哀,当其中的歌咏队员在歌颂前贤时,当代的精神正在受难,当粉丝们颂扬同代流行的一如成功人士般的才学时,时代的“牺牲”仍   更多...

林贤治:读顾准

航海是必要的,生命是其次的。——北欧航海者言1当城头变换了五星旗开始,三十年间,中国知识界几乎只有两副大脑在掘进:张中晓和顾准。一个因思想而罹难,一个因罹难而思想;一个倾全力于批判,一个在批判中建设;一个如电光石火般来不及引燃便熄灭了,一个长期在釜底下自我煎熬。他们中谁也不认识谁,却一前一后在摸索民族的出口:一个朝东,   更多...

易中天:走近顾准

一、奇才与厄运写完李泽厚,再来谈顾准,感慨良多!如果说李泽厚还只是“想当”思想家,那么,顾准则无可置疑的“就是”思想家。有人说顾准是近五十年来中国唯一的思想家,还有人说“幸亏有了顾准,才挽回了我们这个民族的思想界在那个可耻年代的集体名誉”(请参看骆玉明《近二十年文化热点人物述评》)。这些说法或许可以讨论,但不管怎么说,   更多...

朱学勤:愧对顾准

1995年11月下旬,我去北京参加中国社科院的一个小型会议,纪念顾准先生八十周年诞辰暨『顾准文集』研讨会。会议期间,听到过这样一种不同意见:顾准思想究竟有多少新意?在思想史上究竟能占有何种地位?现在热衷于纪念顾准的人,实际上是借顾准酒杯浇自己块垒,寄托他们对八十年代的怀念。持这一意见的朋友多为八十年代毕业的一代新秀,也   更多...

吴远鹏:顾准在“文革” 中——读《顾准画传》

2005年是杰出的思想家、经济学家顾准(1915~1974年)诞辰90周年。我在北京《炎黄春秋》第6期发表了《顾准和李贽》一文,借以表达我对这个苦难的先知的崇敬。最近,我又读了去年购买的罗银胜、梁倩婷合著的《顾准画传》(团结出版社2005年出版)。罗银胜先生是从事顾准研究多年的传记作家,该书全方位介绍了顾准的一生,特别   更多...

林贤治:两个顾准

《顾准文集》作为一部严肃的学术性著作,一时间竟成了畅销书,这实在算得上是近年来读书出版界的一个奇迹。当今时世,思想这东西尚未完全失去它的“期待值”,于此可获证明。每读《顾准文集》,都为作者顽强的求索精神所感动。其中,题作《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的长篇笔记,疑云密布,火光四射,特别富于思想批判的力量。虽然,论中未脱唯心   更多...

袁伟时:“国学”热中话顾准

1994年12月,沈昌文兄听到我在寻找《顾准文集》,立即用特快专递送来一本,附带条件是写篇书评。在强烈的心灵震撼中,我交出的习作是:《你无法不面对顾准》,刊登在沈公主编的《读书》1995年5月号上。倏忽十年,重读顾准,我最大的感受仍然是:所有关怀中国社会和文化发展的中国人,“你无法不面对顾准”!顾准(1915——197   更多...

李劼:林昭的昭示和顾准的求索

一九四九年的红朝建政,成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化精神光谱的一个断裂。从清末民初到四九年的民国时代,是与春秋战国遥遥相望的诸子时代;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而自四九年以降,一党专制,独尊马列,思想划一,精神单调。整个精神光谱只剩下革命的红色与被专政的黑色。在一个动物庄园里,没有人可以自由思想。几亿人追随一个头脑,有思想的知识分子被   更多...

易中天:顾准的绝望之望

1974年11月11日,顾准被确诊为癌症晚期,癌肿大如鸡卵,卡在心脏与气管之间,并已扩散,实际上已无法医治。这时的顾准,可真如批判他的那些人所言,只有“死路一条”了。对于顾准这样的革命者来说,死原本不足畏。甚至,由于他多年来受尽苦难受尽折磨,死亡于他,可能还是一种解脱,至少不比生来得沉重。然而顾准却死不暝目。因为直到临   更多...

徐友渔:追寻顾准的当代意义

顾准所倡言的重视商品价值规律,在目前市场经济条件下已经完全实现,但他研究过的不受制约的权力造成的危害、法治和人治的利弊、人民当家作主反映在政体上的恰当形式、理性主义政治哲学蕴涵的问题等,对于深化改革,对于中国的民主法治前景,无疑还是没有用尽的、宝贵的思想资源。 今年7月1日是当代中国杰出思想家顾准诞辰90周年纪念日,在   更多...

蒋贤斌:把顾准还给历史——顾准的诞生与争论

1994年,顾准去世已经整整二十年了,但,这一年,才是顾准在中国思想史上的诞生日。1994年的9月,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了《顾准文集》,它是思想顾准诞生的标志。尽管从1934年始,顾准就出版了不少着书和译作,尽管《顾准文集》可以说是1992年香港三联书店出版的《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一书的大陆版,尽管在1992年以前上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1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