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成关、潘晓斌:严复与西方自由主义的相关文章

宝成关、潘晓斌:严复与西方自由主义

严复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首次较为全面地将西方自由主义思想介绍到中国。对于中国来讲,自由主义是地地道道的舶来品,因为,当时的中国无论社会经济结构还是思想文化传统,都不具备可令自由主义自然产生的充分条件。西方自由主义进入中国前已经历了不同的发展阶段,涌现出不同的流派。面对这种情况,严复在引进时不可能不偏不倚,面面俱   更多...

保守主义,还是自由主义?

这里说的保守主义,是指上个世纪初叶,一班文章报国的知识分子,尤其是指那些在封建制度的夹缝里办出所谓自由主义报纸的知识分子所信仰之主义(值得注意的是,自由主义和保守主义二者的结盟,在中外历史上不少见)。其中举办《时务报》的汪康年,就是突出的一位。由廖梅先生撰写的关於汪氏的专着,为我们了解这样的一位报人及其时代,是很有现实   更多...

黄克武:西方自由主义在现代中国

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期严复、梁启超、胡适、蔡元培等人将西方自由主义传入中国,此后自由主义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发展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自由主义。作者认为此一“中国自由主义”具有乌托邦主义、精英主义、追求积极自由与强调群己平衡等特色,其背后的思想预设乃乐观主义的认识论与人性论,因而与英美的自由主义有所不同。在二十世纪中   更多...

萧功秦:“严复悖论”与近代新保守主义变革观

时代会过去,而问题来自过去,却又延伸到现在乃至将来。当我们涵泳于严复的思想中的时候,我们不但能更深入地理解思想家所处的那个时代,而且也能通过思想家们对他所面对的问题进行的思考而将使自己变得更为成熟而深沉。   更多...

关于自由主义的质疑

杨帆:在昨天发言中,有个别发言没有遵守时间,没有切合主题,也不愿意遵守会议规矩,我已经请大家开了多次研讨会,这个规矩都是事先说清楚了的,参加者都是我的私人朋友,都表示愿意接受这个规矩才来的,但是个别人一发言就忘了。为了提高会议的质量和效率,我不得不保留一个当裁判的权利。我打断你不是因为你的观点,而是因为你习惯于打断别人   更多...

胡适:自由主义

孙中山先生曾引一句外国成语: 社会主义有五十七种,不知那一种是真的。 其实 自由主义 也可以有种种说法,人人都可以说他的说法是真的,今天我说的 自由主义 ,当然只是我的看法,请大家指教。 自由主义最浅显的意思是强调的尊重自由,现在有些人否认自由的价值。同时又自称是自由主义者。自由主义里没有自由,就好像长板坡里没有赵子龙   更多...

窦含章:谁在挑战西方自由主义制度

转眼间,新世纪第一个10年即将结束。回望这段岁月,中国的快速崛起无疑是对世界影响最大、最令人惊奇的事件之一。10年中,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经济总量由世界第六上升到世界第二,人民生活水平极大提高、成功举办了全世界为之惊叹的北京奥运会和上海世博会,汽车产销量不可思议地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生产国和市抄…全世界都在用   更多...

李小科:走近当代西方自由主义

自上世纪七十年以来,沉寂多年的社会政治哲学打破分析哲学对二十世纪西方哲学的垄断,一跃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显学;作为“现代世界特性”的自由主义随之再度成为西方学术界讨论的热点。改革开放二十多年来,伴随市场经济的确立,贪污腐败的猖獗和社会贫富两极分化的加剧,制约着中国社会走向公正、科学发展的制度瓶颈越来越突现出来。近年来,随   更多...

人民日报:认清西方新自由主义的实质

在过去30多年里,在以金融资本为首的国际垄断资本的推动下,新自由主义被作为治疗各种经济问题的灵丹妙药在全球推广开来。但是,其导致的各种严重后果让人们对这套学说和政策的质疑和批评一直持续不断,此次国际金融危机的爆发和蔓延更使得对这种学说和政策的质疑和批评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一、新自由主义的兴起及其主要内容新自由主义起源于   更多...

江宜桦:西方自由主义之父洛克

自由主义是影响现代西方社会最为深远的一种意识形态。这并不是说大多数现代西方人都信奉自由主义,而是指西方社会的建构原则主要出于自由主义的理念。在西方各国政府的施政中,或是人民的日常生活里,我们固然可以察觉出许多与自由主义信念矛盾的地方,但是就一个政策或一种行为的正当性基础而言,自由主义仍然是最理直气壮的论辩依据。譬如,美   更多...

西方新自由主义不是“灵丹妙药”

新自由主义是古典自由主义的复活,因凯恩斯主义不能解决上世纪70年代出现的西方国家经济滞涨问题而产生。随着英美两国的大力推行和“华盛顿共识”的形成,新自由主义嬗变为国际垄断资本主义的经济范式、政治纲领和意识形态,并被一些人夸大为“医治经济社会痼疾的灵丹妙药”。但是,美国次贷危机所引发的国际金融危机再次证明,新自由主义具有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