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后记的相关文章

鲁迅:中国小说史略·后记

右中国小说史略二十八篇其第一至第十五篇以去年十月中印讫已而于朱彝尊〔1〕明诗综卷八十知雁宕山樵陈忱字遐心胡适为后水浒传序〔2〕考得其事尤众于谢无量平民文学之两大文豪〔3〕第一编知说唐传旧本题庐陵罗本撰粉妆楼相传亦罗贯中作惜得见在后不及增修其第十六篇以下草稿则久置案头时有更定然识力俭隘观览又不周洽不特于明清小说阙略尚多   更多...

夏志清:中国小说、美国评论家——有关结构、传统和讽刺小说的联想

前言本文限于篇幅,不能细及中国传统小说各种类型,因此将集中讨论长篇小说。我在《中国古典小说》(注:“The Classic Chinese Novel:A Critical Introduction”,哥伦比亚大学1968年出版。1980年印第安地大学重印再版。本文正文内没有提出来计论的Andrew H.Plaks重要   更多...

何言宏:九十年代以来中国小说中的“权力”焦虑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中国的文学领域出现了两种极力书写政治领域的基本状况的小说潮流,这便是“反腐败小说”和“官场小说”。“反腐败小说”因为对国家意识形态“反腐败”号召的积极响应和对民众呼声的热切表达,加之以大众传媒的着力推介和国家意识形态的倡导与鼓励,产生了相当广泛的社会影响。“官场小说”虽然未能获此殊荣,它的社会处境   更多...

孙玉祥:鲁迅为何在小说书信中对顾颉刚大搞人身攻击

鲁迅为什么这么刻毒地挖苦顾颉刚的“生理缺陷”?照说,鲁迅不是这样的人。因为和鲁迅发生争执的人多了,用聂绀弩的话来说就是“有文皆从人着想,无时不与战为缘”。可无论争论的人有多多,也不管争论得如何激烈,我们都没有看到过鲁迅公开或私下里拿对方生理缺陷做文章。学过现代文学史或学术史的人都知道:历史上,鲁迅与顾颉刚是一对冤家,彼   更多...

王德威:想像中国的方法--海外学者看现当代中国小说与电影

20世纪中国文学与电影的研究,近年在海外有异军突起之势。以往的现代中国研究多半集中在社会科学方面。但史料的累积、数据的堆砌乃至政治的观测,虽提供诸多信而有征的资讯,解释中国的常与变,却鲜能触及实证范畴以外的广大领域。这一现象在晚近有了改变。不少学者开始重新思考中国及中国人的主体性的问题,并提出建构“文化中国”的可能刚   更多...

房莹:以侦探的眼光读小说

《说部卮言》陆澹安著陆康编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2009年4月第一版408页,48.00元陆澹安读小说,目光如炬、心细如发,能在细节处发现破绽,凭借的是他写侦探小说的敏锐的观察力和缜密的逻辑推理能力。上世纪一二十年代,海上有一文虎团体,曾盛极一时。它名为萍社,取萍水相逢之意。一时才俊,无不毕集。小说家有孙漱石、徐枕亚、陆   更多...

严家炎:复调小说: 鲁迅的突出贡献

一、奇异的复合音响几乎每一位认真仔细地读过鲁迅小说的人, 都会感到他的许多作品有一种特别的不大容易把握好的滋味, 让人久久思索。这特别之处在于: 鲁迅小说里常常回响着两种或两种以上不同的声音。而且这两种不同的声音, 并非来自两个不同的对立着的人物(如果是这样, 那就不稀奇了, 因为小说人物总有各自不同的性格和行动的逻辑   更多...

林贤治:西方的眼光,东方的故事——读美国小说《最后的手稿》

兄弟,逝去的复活,自记忆和精神开始——〔俄〕别雷《最后的手稿》(2007)出于一位美国作家的手笔,颇令人讶异。据称,这是特拉维斯·霍兰的第一部小说,作者很可能是一代新人;倘若没有苏联东欧的生活背景,应当不会对暴露极权主义制度感兴趣,何况苏联已经解体,书中的题材内容纯属历史往事。与索尔仁尼琴不同,老索是这一制度的直接受害   更多...

“小说家”或“小说作者”

时间:二○○七年二月十日下午地点:万圣书园王中忱:我们是否可以把“小说家”或者说“小说作者”作为今天的话题?《人面桃花》出版以后,很多媒体说格非为这部小说酝酿了十年,十年磨一剑,给人的感觉是你近十年来没怎么写东西。就小说写作来说,这基本是实情。尽管在《人面桃花》之前,你写作、发表过短篇小说《戒指花》等,但整体来说没有集   更多...

文侠小说

时间:10月12日(周五) 地点:电教报告厅主讲人简介:东方龙吟, 文侠小说创始人,《万古风流苏东坡——问题少年》的作者.讲座内容:今天能有机会到北大来,我非常高兴。心里有许多话,就不一一说了。先简要介绍一下关于我创作的文侠小说《万古风流苏东坡——问题少年》吧。应该说,让我在这么一个神圣的地方讲,实在有“班门弄斧,草堂   更多...

小说的世界

时间:9月19日晚上7:00地点:一教101主讲人简介:1960年4月3日的中午,我出生在杭州的一家医院里,可能是妇幼保健医院,当时我母亲在浙江医院,我父亲在浙江省防疫站工作。有关我出生时的情景,我的父母没有对我讲述过,在我记忆中他们总是忙忙碌碌,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事,我几乎没有见过他们有空余的时间坐在一起谈谈过去,或者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