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第十六篇 明之神魔小说(上)的相关文章

鲁迅:第十六篇 明之神魔小说(上)

奉道流羽客之隆重,极于宋宣和时,元虽归佛,亦甚崇道,其幻惑故遍行于人间,明初稍衰,比中叶而复极显赫,成化时有方士李孜,释继晓,正德时有色目人于永,〔1〕皆以方伎杂流拜官,荣华熠耀,世所企羡,则妖妄之说自盛,而影响且及于文章。且历来三教之争,都无解决,互相容受,乃曰“同源”,所谓义利邪正善恶是非真妄诸端,皆混而又析之,   更多...

虹影:饥饿的女儿·第十六章

1我一直都有记日记的习惯,记的都是我第二天就不肯再读的东西,在我看来记日记不过是懦弱者的习惯,孤独者的自慰,便把日记本抛开了。可是没过多久,又开始旧病重犯。但是我在阁楼里,记昨天见生父,只有二行字:茶馆,馆子,电影院,枇杷山公园,缆车,过江,回六号院子,睡觉。没有提一个人,记日记保密是无意中学会的,不是由于文革中许多人   更多...

严家炎:复调小说: 鲁迅的突出贡献

一、奇异的复合音响几乎每一位认真仔细地读过鲁迅小说的人, 都会感到他的许多作品有一种特别的不大容易把握好的滋味, 让人久久思索。这特别之处在于: 鲁迅小说里常常回响着两种或两种以上不同的声音。而且这两种不同的声音, 并非来自两个不同的对立着的人物(如果是这样, 那就不稀奇了, 因为小说人物总有各自不同的性格和行动的逻辑   更多...

陈映真:七十年代黄春明小说中的新殖民主义批判意识

前言一九七○年代,台湾的文艺思潮发生了根本性的转折。一九五○年韩战爆发,国府在台湾发动全面性的政治异端扑杀运动(注: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中共地下党在基隆中学组织侦破至一九五二年重建后的洪有樵核心投降,据最近省文献会调查,至一九八七年解除戒严令前,总共涉及三万人以上。五十年代被处决者应按近四、五千人之谱。而遭拷讯、投狱者也   更多...

陈强:伟大的汉语小说

在文明史上,乐舞乃童年之风尚,歌诗则少年之雅好。唐诗时代尚是少年不知愁滋味,浪漫的情愫吐为华章,宛如异彩斑斓的花朵。由唐入宋,诗味随文化心理之老成逐渐转淡,再到后来,只有出身蛮族的萨都剌、纳兰性德之辈还能为诗艺带来清新的意境。诗亡而后说部兴。通都大邑的勾栏瓦舍乃章回小说之摇篮——在那里艺人绘声绘色的说唱使列位看官浑然忘   更多...

二十世纪十部影响深远的小说(中国篇)

所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要在文学作品中如梁山好汉般排出个座次来,虽然不乏人炒,但终究当不得真。而要在浩如烟海的二十世纪文学中仅仅挑出“十部小说”,其挂一漏万可想而知。 正如一位参与编选的同仁所说:“选出这十部小说的意义正在于让读者通过它们,回想起自己所读过的更多作品”,还望读者能体察这份“意在言外”的苦心,不以作品   更多...

房莹:以侦探的眼光读小说

《说部卮言》陆澹安著陆康编上海锦绣文章出版社2009年4月第一版408页,48.00元陆澹安读小说,目光如炬、心细如发,能在细节处发现破绽,凭借的是他写侦探小说的敏锐的观察力和缜密的逻辑推理能力。上世纪一二十年代,海上有一文虎团体,曾盛极一时。它名为萍社,取萍水相逢之意。一时才俊,无不毕集。小说家有孙漱石、徐枕亚、陆   更多...

二十世纪十部影响深远的小说(外国篇)

1、《尤利西斯》乔伊斯 “100个人中没有10个人能读完《尤利西斯》,在能读完的10个人中,又有5个人是将他当作艺术上的力作来读的。” “《尤利西斯》是20世纪文学中小说的最大贡献,它必定会使作者不朽,正如《巨人传》使拉伯雷、《卡拉马佐夫兄弟》使陀思妥耶夫斯基万古流芳一样。” 这是1922年《纽约时报》的书评作者约.科   更多...

“小说家”或“小说作者”

时间:二○○七年二月十日下午地点:万圣书园王中忱:我们是否可以把“小说家”或者说“小说作者”作为今天的话题?《人面桃花》出版以后,很多媒体说格非为这部小说酝酿了十年,十年磨一剑,给人的感觉是你近十年来没怎么写东西。就小说写作来说,这基本是实情。尽管在《人面桃花》之前,你写作、发表过短篇小说《戒指花》等,但整体来说没有集   更多...

孙玉祥:鲁迅为何在小说书信中对顾颉刚大搞人身攻击

鲁迅为什么这么刻毒地挖苦顾颉刚的“生理缺陷”?照说,鲁迅不是这样的人。因为和鲁迅发生争执的人多了,用聂绀弩的话来说就是“有文皆从人着想,无时不与战为缘”。可无论争论的人有多多,也不管争论得如何激烈,我们都没有看到过鲁迅公开或私下里拿对方生理缺陷做文章。学过现代文学史或学术史的人都知道:历史上,鲁迅与顾颉刚是一对冤家,彼   更多...

文侠小说

时间:10月12日(周五) 地点:电教报告厅主讲人简介:东方龙吟, 文侠小说创始人,《万古风流苏东坡——问题少年》的作者.讲座内容:今天能有机会到北大来,我非常高兴。心里有许多话,就不一一说了。先简要介绍一下关于我创作的文侠小说《万古风流苏东坡——问题少年》吧。应该说,让我在这么一个神圣的地方讲,实在有“班门弄斧,草堂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