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赛亚·伯林:列宁格勒记忆的相关文章

以赛亚·伯林:列宁格勒记忆

火车离开了莫斯科,准点抵达列宁格勒。车厢座位周围,我们并未见到任何明显像内务人民委员部特工的人。去列宁格勒的路上没有供应食物;回来时提供了三明治,价格和往常一样高得惊人。倒是来回路上警卫茶壶里的茶水源源不断,让我们喝了个够。大家相互之间彬彬有礼,很守规矩。没有喝得醉醺醺的苏维埃军官前来搭讪。 列宁格勒市中心几乎完全看   更多...

刘亚秋:从集体记忆到个体记忆

摘要:本文立足干哈布瓦赫传统下的集体记忆研究范式,重点反思社会记忆的权力观和社会决定论问题,并试图将研究重心转移到对个体记忆的关注上。在此,遭遇到记忆的微光,它多存在于个体记忆之中,往往出现在个体记忆与集体记忆的缝隙之间,一般而言,是社会决定论与能动个体之间碰撞的产物。记忆的微光之于强势的社会记忆研究范式,其力量之微弱   更多...

臧棣:出自固执的记忆

自八十年代以后,中国新诗的进展非常迅速,取得了相当突出的成就。而在另一种眼光看来,是一个诗歌运动接着一个诗歌运动,热闹但是短命。上述两种描述涉及的价值评判截然相反,但却认同一个基本的事实:仅就进程而言,当代诗歌的发展速度确实是迅猛的。实际上,在新诗的历史上,时代和政治这两个因素,一度让诗人们相信,新诗的胜利必然是一种速   更多...

雷颐:公正·闲暇·记忆

社会公正,无疑是当今社会关注的热点。但如何实现、维持社会公正却至为不易。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今年出版的《二十世纪欧洲的法律与竞争》、《宪政经济学》探讨的就是何为公正和怎样使公正成为可能。 保卫社会公正是政府的基本职能,而社会生活中,对公平、公正最大的威胁便是垄断,因此打破垄断、保持竞争,即是维持公平、公正的重要举措。所以   更多...

野夫:让记忆抵抗

一昆德拉曾经在小说中感叹——在黄昏的余晖下,万物皆显温柔;即便是残酷的绞刑架,也将被怀旧的光芒所照亮。此即谓,人类本质上是善于忘怀的动物。伤痛抑或仇恨,都容易被时光所风化;尤其当作恶者易妆登坛,化血污为油彩粉墨之后,曾经的呻吟抽泣竟可能变声为娱乐的淫浪。就像那些此刻正沉醉于某歌中的某些人,他们似乎也在怀旧,但他们已不再   更多...

另一种记忆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国家大了,什么人都有,其中最大的差异,恐怕就是南方人与北方人的差异?中国如此,美国也是如此。一九九六年初夏,我第一次去美国南方佐治亚州,那里正在举办奥运会,全中国的电视观众都在注视着这个州的首府亚特兰大。后来这个城市因为对中国体育代表团的接待规格不如国内习惯的那样高,以及另一些中国人不太习惯的问题   更多...

狄马:河的记忆

自从黄河、长江以及淮河流域的大小河床相继泛滥以来,我的国家充满了对河的恐慌。断指,盟血,“自愿”摊派,大小报童高声叫卖,五流歌星鬼哭狼嚎、痛不欲生的煽动,都宛若一场龙的子孙为降伏河妖集体参与的水陆道常事实上,至少从帝尧开始,这个东方的部落就为水所困。据来自上古的文献透露,鲧承尧命,治理洪水,九年不成,惧怕绳之以法,就在   更多...

李兴濂:山村的记忆

石磨在张三奶家的院落,发现一盘早已遗弃的石磨。磨掉牙的石磨,长满青苔,静静地躲在院落一角。只有磨眼上插着一根高高的灯笼竿子,还能显出它的一点作用。磨出自东山,质地坚硬,棱角锐利,上下两扇,如日头和月亮合在一起,下扇固定,上扇转动,千转万转,永不分离。进入腊月,左邻右舍就与三爷三奶打好召呼要用他家的石磨。三爷就请来了石匠   更多...

关中人:恢复被扭曲的记忆

最近中国和海外有很多事都让我们挑战自己的记忆,诘问这种记忆得以形成的环境。个人的记忆是我们自己的历史,集体记忆是一个民族和一个国家的历史。如果说个人的记忆规范着每个人对自己周围的人和物的认知并决定我们的言语和行为,集体的记忆就不仅是维护一个民族的尊严、团结和兴亡的纤维,更是这个民族的国家和政府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支柱之一。   更多...

陈定学:记忆的物质基础

提要:“人脑的记忆之谜”是最难破解的科学之谜之一,而记忆的物质基础则是破解记忆之谜的关键。那么,记忆的物质基础究竟是什么呢?一百多年来,神经科学家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解释,本文对这些解释一一进行了评析。本文重点论述了作者所提出的“记忆本质假说”,假说不仅对记忆的物质基础做出了明确的回答,而且对“人脑的记忆之谜”也做出了新   更多...

徐友渔:记忆即生命

旧的世纪和千年即将过去,新的世纪和千年就要来临。在这欲望急剧膨胀,不论现实的还是虚拟的财富都备受关注的世界,有多少人想过,我们每一个人乃至我们整个人类,其实有一笔与生俱来的谁也拿不走的财富,它是我们最大的希望,这财富就是我们的──记忆。珍视它和呵护它,就是维护我们的尊严和生命;忽视它或者躲避它,不仅是抛弃和糟蹋世间最宝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8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易康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