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毅衡:叙述者的广义形态:“框架-人格二象”的相关文章

赵毅衡:叙述者的广义形态:“框架-人格二象”

叙述者之谜 叙述者,是故事“讲述声音”的源头。至今一个多世纪的叙述学发展,核心问题是小说叙述者的各种形态,以及叙述者与叙述的其他成分(作者、人物、故事、受述者、读者)的复杂关系。卡勒说,“识别叙述者是把虚构文学自然化的基本方法……这样文本的任何一个侧面几乎都能够得到解释”。[1]这种看法,适用于任何叙述体裁:找到叙述   更多...

黄平:“苦恼的叙述者”与当下历史叙述

一、历史的“变”与“不变” 《赤脚医生万泉和》[1]一共分为十八章,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前九章写得是“文革史”,后九章写得是“改革史”。尽管这部小说的历史背景被刻意淡化,但是从“炮打司令部”(第一章,第14页)、“我和我爹分到一亩田”(第十章,第174页)等等历史的关节点,还是能够推测出蛛丝马迹。这是传统章回小说中常见的   更多...

赵毅衡 :功利绊住了中国学术

学以致用,似乎是不成为问题的问题:这是我们从小接受的教导,听起来也是不言自明之理,自我澄明无需讨论。我们每年填表格,对“本课题的学术价值和社会价值”,“本课题解决国家/行业/区域重大需求的预期贡献”等等,照例都能说上一通。或许我们心中只是应付差事:上级喜欢读这种表格,实际上我们没有别的理由自辩。学必致用,是儒家思想传统   更多...

赵毅衡:中国人的“独木桥情结”

人生本为追求幸福。对许多人来说,幸福不仅是自己的感觉,还要看到自己被视为成功。许多麻烦因此而起:人作为社会人、文化人,无法用自己的标准感觉自身的幸福。社会奉承高官,高官得意;社会眼红富商,富商吃香;社会崇拜主持人,主持人感觉好;社会热捧模特儿,模特儿高视阔步。中国人对别人的看法特别在意,太多的人按社会公认的标准追求幸福   更多...

周宁:从叙述到展示:文类与中西戏剧传统的话语特征

从文本形态学上看,究竟是何种概念可以说明戏剧不同于叙事文类的核心所在,可以说明“戏剧性”的关键?如果说中西戏剧传统拥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话语模式,那么二者之间关于戏剧文类的基本概念的理解是否存着某种本质性的差异?文类的区分涉及所谓第一概念,即叙述与展示的差异,耶么中国与西方戏剧传统模式的差异,是否也涉及到叙述与展示这一对先   更多...

刘继明:我们怎样叙述底层?

近两年,“底层”正在成为一个颇受关注的话题,从知识界到文学界,从媒体到社会公众,都能听到这个一度几乎被遗忘了的词汇。但除了“底层”所蕴含的诸如弱势群体、农民、下岗工人等特定的叙说对象,不同的文化人群面对这一概念时的认知角度似乎又存在着明显的差异,例如社会学家和经济学家眼里的底层,一般都与贫穷、三农问题、国企改制以及社   更多...

王利明:怎样理解和保护新形态的人格权

民事立法的下一阶段就是要加快制定《人格权法》,对各项人格权利进行全面的保护。我觉得,在将来《人格权法》的制定过程中,除了进一步完善《民法通则》现有的姓名、名称、生命健康、名誉、肖像等这些权利之外,还要重点规定一些权利。在当今网络环境下,究竟有哪些人格权需要着重研究和加以规定呢?该怎样认识新形势下人格权的特殊性和新形态呢   更多...

马岭:生存权的广义与狭义[1]

内容摘要:生存权有广义与狭义之分。狭义生存权应是不能维持“最低限度生活”者生存的权利,而不应是“请求”生存的权利。生存权作为一个特定“概念”是第二代人权建立的,但其“内容”是从第一代人权那里继承发展来的。生存权作为一个权利群其内部、外部的关系均错综复杂。我国目前仍处于争取实现生存权的时代,此时不宜对生存权仅作狭义理解,   更多...

周宁:中西戏剧中的叙述与对话——从文本到文化的解读

黑格尔曾说:“……全面适用的戏剧形式是对话,只有通过对话,剧中人物才能互相传达自己的性格和目的,既谈到各自的特殊状况,也谈到各自的情致所依据的实体性因素。”[1]如果将对话理解为剧中人物之间相互交流的话语,黑格尔的论断就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它不仅不能用来说明中国戏曲,用于古希腊悲剧甚至莎士比亚戏剧,也不恰当。许多歌队咏唱   更多...

刘复生:五四的三个三十年:当代史中的五四叙述

“五四”是中国历史、精神史的一个象征性时刻,一个意义超载的、被过度文本化的事件。它是一个神话。作为神话的“五四”,具有强大的话语生产性,具有不断被重新阐释的可能性。事实上,后来的历史不断地通过回溯到“五四”这个巨大的意义源泉而获得自身的意义,在这个意义上,它是后世进行自我理解的某种尺度,打开新的历史实践的思想资源——尽   更多...

姚丹:重构“革命中国”的政治正当性:劳动、主人及文学叙述

将“革命中国”的政治正当性,作为蔡翔新著的唯一主题,难免失之于简单;不过,说“革命中国”的正当性是此书的核心主题,也许并不为过。围绕此一主题展开的论述,是书中最见作者思想力度和激情的地方,也是该书在此时出现的意义所在。晚近三十年,对中国前三十年的“社会主义”实践的评价走过了“否定之否定”的艰难历程。于今,与1980年代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