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松泉:宗教乌托邦论略的相关文章

丁松泉:宗教乌托邦论略

宗教是一种庞大的幻想体系,它是对客观物质世界的虚幻反映,这种永远脱离现实世界的幻想成为一种奇特的乌托邦——宗教乌托邦。人们对乌托邦众说纷纭,争论不休,对宗教乌托邦自然也就不可能有一个完整的印象、概念和评判,更何况宗教乌托邦除了一般意义上的乌托邦的特性之外,还有它自己的特性。本文试图对宗教乌托邦作一初步的勾勒,以求对宗教   更多...

杨念群:康有为的乌托邦世界

和大多数精于政治运行规则的人物相比,康有为更像是个孤独无助的“先知”和预言家。《大同书》的出世在满眼充斥着功利心的芸芸士子之中,总算留住了一丝乌托邦的想象种子,使他比同时代那些热衷经世技术的乱世英豪更多了些对未来的期许憧憬,不过这逆风而动的心绪绽放,在当时显然是个一闪而过的异数,更容易被谬评为荒唐不堪的狂人呓语。从某种   更多...

老愚:我们都是乌托邦病患者

当抢劫犯伍勇1978年2月24日在四川宜宾出生的时候,我已经十五岁。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那年冬天召开。官方对此次会议的内容有两个表述:一、批评了“两个凡是”的方针,高度评价了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二、停止使用“以阶级斗争为纲”口号,否定了中共十一大沿袭的“文化大革命”中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以及“文化大革命”   更多...

城市中国,一个新的“乌托邦”

“由国家组织贫困农民兴建大型新城市,用30年时间使中国15亿人中的5亿人生活在新的大都会,5亿生活在已有的大都会,4亿生活在中小城市,1亿生活在乡村。届时,‘乡村中国’将被彻底改造为‘城市中国’。”──潘维北京大学政治学教授潘维最近在《战略与管理》撰文,提出“高速城市化”的思路,引起海内外的关注,也引起中国高层研究部门   更多...

朱大可:乌托邦的终结

乌托邦反思:80年代的信仰危机“文革”的烈焰焚毁了它的敌人,也意外地制造了大批怀疑主义者。1980年,在西单民主墙运动之后,借助三洋牌卡式录音机,台湾歌手邓丽君的爱情歌曲,开始在整个大陆流传。坚硬的革命信仰和斗争话语,第一次遭到软化,浸泡在人性的香艳眼泪之中。这是小邓和老邓之间的美学博弈。“爱语”像火焰一样蚕食着“恨语   更多...

莫里斯·迈斯纳:马克思主义与乌托邦主义

一、历史与乌托邦刘易斯·芒福德有一次曾经指出,“乌托邦”一词既可以用来指人类希望的顶峰,又可以用来指人类愚蠢的顶峰。芒福德还指出,托马斯·莫尔在他著名的著作中把这个词引入了现代政治论述,并指出其两种截然不同的希腊语来源:eutopia的意思是“福地乐土”,而outopia的意思是“乌有之乡”,从而意识到这个词的两种含义   更多...

段德智:对“乌托邦”的中性理解与“存在的勇气”

在本前言中,我们还有一个问题需要事先向读者交代一下,这就是对乌托邦的中性理解问题。我们是在讲述作为主体生成论终极指归的“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和“自由人的联合体”以及作为主体的人的未来之维的大语境下引进“乌托邦”或“宗教的和世俗的乌托邦”这个话题的。那么,我们为什么在讲述作为主体生成论终极指归的“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更多...

张隆溪:乌托邦:世俗理念与中国传统

我们正在走向二十一世纪,走向一个新千年纪的开端。纪年和历法本是人为的规定,就事物自然发展的进程而言,最近这一两年未必就有甚么特别,但人们在心理上又总会觉得,一个世纪的结束和一个新世纪的开端好象能提供一个除旧布新的机会,一个回顾以往、瞻望未来的关头。我并不盲信世纪末或千年纪末的特殊性,但恰好在这时候来讨论乌托邦,也自有特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3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