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泉:半总统制的初创:1925年民国宪法草案的政体设计的相关文章

严泉:半总统制的初创:1925年民国宪法草案的政体设计

作者简介:严泉,上海大学文学院副教授,法学博士。 内容摘要:在1925年民国宪法草案的政体设计中,首先总统由独立选举方式产生,权力也进一步增强,特别是作为行政首脑的权力与立法权,包括解散国会权、紧急命令权、修宪提议权等,其权力比总统制下总统的权力要大。其次在总统与内阁权力关系上,总统居于主导与支配地位,符合半总统   更多...

严泉:制度转型视野中的民国初年——读《袁氏当国》

长期以来,有关民国初年令人眩目的政治变化的评价,当年叱咤风云的历史人物的点评,一直是人们争论不休的议题。唐德刚先生的《袁氏当国》一书视角标新,观点立异,为民初政治讨论的深化作出了新的努力,非常值得一读。 在告别帝制、走向共和的制度转型漫长进程中,民国初年虽然只是一个短暂的阶段,但是这一阶段的政治发展却非常耐人寻味。   更多...

董志凯:新中国首都规划的初创及其启示(1949-1955)

城市建设规划是保证城市各项建设事业有秩序地、协调地发展,使城市建设取得良好经济、社会、环境效益的重要依据。其一旦制定与实施,必然会在较长时期产生影响和作用。而首都的建设规划与一般城市比较,则关系到国家的形象,影响与作用更要深远得多;受历史与环境的制约更加繁重。首都必定是一个国家的政治中心。然而它是否同时是这个国家的经济   更多...

严泉:军阀曹锟的总统生涯

直系军人曹锟贿选总统事件,一直是后人抨击北洋军阀乱政的最有力的证据。但是在人们关注总统选举合法性的时候,却忽略了对曹锟当选之后总统生涯的了解与评价。作为一个布衣出身,粗通文墨的赳赳武夫,时年已过六旬的大总统曹锟执政能力如何?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政治人物呢?曹锟上台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公布1923年中华民国宪法。支持国   更多...

童之伟:《物权法(草案)》该如何通过宪法之门

【内容摘要】 看不出《物权法(草案)》有背离社会主义原则的问题,但在宪法眼中不同主体的物权应区别保护不应平等保护。物权法起草过程一直有忽视宪法的相关规定的倾向;现行《物权法(草案)》贯彻平等保护原则确有违宪嫌疑。宪法是包括民法在内的整个法律体系的根本法,不单纯是公法。符合市场经济要求不一定必然不违宪。民法是具体宪法架构   更多...

黄钟:公务员法草案应该公开

《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是1993年10月1日起施行的,一“暂行”就是十一年多了。据大陆媒体披露,《公务员法》在《国家公务员暂行条例》基础之上由组织部牵头人事部参与制定。未来的公务员法将仍然是典型的部门立法。橡皮图章一盖就通过了。虽然这部公务员法草案一直为媒体所关注,可是公众却无从知道草案到底是什么具体内容。由于法律草案   更多...

于明:政体、国体与建国

【摘要】对于民初十年制宪史的重新检视表明,导致宪法迟迟未能颁布的原因,并不只是军阀势力的干预,还同时源自国会内部在有关“政体”与“国体”等问题上的争论不休。而在这些争论的背后,真实的冲突来自于作为军阀政治本质的派系政治,其根源在于民初政治在构建统一主权国家的“建国”问题上的不足。而1923年宪法及其法统最终被否弃的原因   更多...

张耀杰:民国初年的宪政挫折

中华民国的宪政道路并不顺畅,经过对人立法、因人废法、冤冤相报、恶性循环的反复起草和反复挫折,不仅没有奠定和巩固五族共和、南北统一、民主宪政的政制框架,反而被国民党一党训政的党国体制所取而代之。伴随其中更是一个轮回接一个轮回的汉族人攻打汉族人的国内战争……   更多...

张永:民国初年的宪法危机

提要:民国初年在袁世凯为首的行政系统和以国会为主体的立法系统之间,围绕着宪法问题发生了一场激烈的冲突,这场冲突的结果是国会被非法解散,中华民国法统中断。根据共和国三权分立的原则,行政和立法是相互制约的权力机构,在以往关于这场危机的著述中,较多地阐述了国会的主张,而在相当程度上忽视了行政系统宪法主张的合理性,这是本文的主   更多...

梁慧星:中国物权法草案六审稿评析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下午好,很高兴来到人民大学法学院,大概有两年没来过人民大学法学院了,今天一下子看到人民大学法学院这么大的变化,感到人大的发展是非常迅速的。今天我演讲的主要内容是对《物权法草案(第六次审议稿)》进行简单的评析。大家知道,我们的《物权法(草案)》今年已经进行了两次审议,据说今年还要进行第七次审议,我   更多...

史啸虎:《物权法》(草案)的法律逻辑缺陷

近来,围绕着《物权法》(草案)第五次提交全国人大审议之事,政、学两界和社会、媒体均议论纷纷,热闹非凡,但人们关心的议题似乎还主要放在如何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和删除宅地满70年续费等实用性条款的修订上,或者关心还有人竟然到今天还在以革命的名义就该法姓社还是姓资之类的老掉牙命题争论不休。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我们却很少发现有人就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