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三见严秀老师的相关文章

鄢烈山:三见严秀老师

曾老彦修,是我敬重的前辈。 他有多重身分,比如“三八式”老革命,比如著名出版人,等等。与我有关系的,一是南方日报社第一任总编辑,二是杂文家、杂文界前辈。 作为南方报业集团前领导,他1949年10月坐卡车进广州,担任中共华南分局宣传部副部长兼南方日报社总编辑之时,我还没有出生呢。我1995年冬天到南方报业工作时,与他有   更多...

鄢烈山:涌泉之恩

关心我的朋友,看着我瘦马蹇驴的模样,往往规劝道:你这都是叫愤世嫉俗的杂文给害了!其实,这冤枉了杂文。我自幼多病,15岁以后就没断过药;大学期间住过三次医院,长的一次达半年,要不是系领导念我那么大年纪好不容易才考上大学而睁只眼闭只眼,早就“休”掉我退回老家了。 先读过我一些文章然后与我打交道的人,往往会说,老鄢并不像   更多...

鄢烈山:从“三妈的”考察言论边界

对于“三妈的”事件,我本来是不愿置评的。我想说,对于孔庆东这种没教养出口成“脏”的人理他干吗,但我意识到这样说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他的社会身份与地位比未庄的临时工兼光棍,要高好多级,置身中国知识界与教育界的金字塔尖,是北大教授呢;而且从新华社连发署名评论,建议解聘其教职,北大党委宣传部11月10日对新华社记者表示,“   更多...

鄢烈山:谁在逼良为莠

“逼良为娼”一说为人们所常闻所习用。5月10日晚发生在巴东县野三关镇的,宾馆女服务员邓玉娇刺死镇干部邓贵大,就是这样一起新案例。据当地警方公布的该案细节,当晚7点半左右,邓贵大与同事黄德智、邓某三人前往雄风宾馆梦幻城;黄德智询问邓玉娇可否为其提供“特殊服务”,邓玉娇说她是KTV员工,不提供特殊服务;黄“听后很是气愤,质   更多...

鄢烈山:给孔庆东的粉丝们讲逻辑

一些朋友说我好久没写时评了,不断出题催我写:先是有多家媒体约我谈“鲁奖”,继而有网友米石头在我凤凰网博客留言“您可不能对11·15上海大火失语啊1近日前同事郭君约我评孔庆东关于“记者现在是我们国家一大公害”的讲话……我觉得该讲的能讲的道理,我都说过了,很多道理其实很浅显,反复说岂不要把自己变成祥林嫂?比如说怎么看待鲁迅   更多...

鄢烈山:历史:摒弃功利

什么叫历史?中文字面的大意是纪录“过去了的人和事”,英文(History)字面意思是记述“他者的故事”。信史的要求是“不虚美,不隐恶”,即据实而录。可是,要做到这一点谈何容易?中国古代的历史书写者、讲述者且不去说了,只看当代中国人是如何对待历史的:用两个字或一个词可以概括:功利!所谓“功利”大致分两种:政治性的“功”,   更多...

鄢烈山:感恩教育与精神奴役

总而言之,我们对传统的感恩教育,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不要把它变成精神奴役的训练。我们需要培养的是人格的独立和健全,是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尊重,是不分亲疏远近的博爱精神,不论是对于老师,还是对于父母,抑或其他的陌生人。关于感恩,是个很陈旧的话题,20多年来我写过多篇。记得第一篇写的是借英语OWE兼有“感激,归功于……”与“欠   更多...

鄢烈山:柬埔寨:国家盛衰为哪般

中南半岛的合纵连横2010年初,我与妻子有一次柬埔寨之行。观光性质的旅游,建构的印象自然比真实生活要美好,但以其有新鲜感,有时感受可能更真切。行前我对柬埔寨有两种印象。第一种印象,来源于早期记忆。1970年,我18岁在村里当小学民办教师,那年毛主席发表“5?20声明”,即“林(彪)副统帅”在天安门城楼上代为宣读的《全世   更多...

鄢烈山:官身荐书不宜宣扬

看到这个标题《中国官员枕边书》(3月15日新华网-国际先驱导报),就很吸引眼球。“枕边书”,是秘籍,还是心爱的经典?1982年我在中南海参观过毛泽东的“菊香书屋”和卧室。众所周知,他的“枕边书”就是《资治通鉴》和《红楼梦》等中国文史古典。卧榻与书桌不分,歪在床上看书并不是健康的生活习惯,所以毛泽东一辈子靠吃安眠药入睡。   更多...

鄢烈山:谁在筑隔离群众之墙

“要了解真实情况,就要与老百姓平等相待。在战争年代,我们与老百姓住在一起,天天见面,不分彼此,和群众的关系很密切。现在就不一样了。比如我参加你们这个会议,一进会场,你们就站起来鼓掌,我就不舒服,但是又不好阻止你们。因为有了那么一些形式,就显得不那么亲切,不是平起平坐,而是隔了一层。当然这一层不是一道墙,是一张纸。” —   更多...

鄢烈山:试探“官本位”之本源

专制帝王与官僚集团“共治”天下的对象是谁?当然是“治于人”的万民百姓。“共治”合作的基础是“食于人”,是利益“共享”。官僚集团不可能甘当皇室的鱼鹰,官员们的自律又靠不住,所以,要“共治”,就只能“共享”,这就是官本位的根源。俗话说“你不能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皇帝老倌也只好认这个理。而官僚集团的弄权与腐败也就不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2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