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泰:说不尽的聂绀弩的相关文章

王学泰:说不尽的聂绀弩

上初中时我就知道了聂绀弩,那是因为读了他的杂文《兔先生的发言》。文章很好玩,一开始就说:“森林中间的大宴会,东道是狮先生,来宾有象先生,熊先生,虎先生,豹先生,狼先生,狐先生,鹿先生,野猪先生,野猫先生……所有森林里的大亨乃至小百姓都一齐请到了,更是一齐都出席了,谁敢不出席呢?用新闻语说,就是‘济济一堂,极一时之盛’   更多...

王学泰:洪宪闹剧·杨度·帝王术

1915年袁世凯要作洪宪皇帝的时候,天津《广智报》发表了一幅讽刺洪宪帝制的漫画——《走狗图》。正中是袁世凯的漫画像,头戴冕旒,身披龙衮,垂拱而坐。四方是四条狗,画的是为改变国体、恢复帝制作吹鼓手的筹安会中四大将—杨度、胡瑛、孙毓筠、严复。这是有个典故的。湖北著名的报人刘禺生的《洪宪纪事诗》详细记载了这个典故的来龙去脉。   更多...

叶铭葆:聂绀弩诗评毛泽东

在当代中国,在毛泽东当权的年代,尽管在理论上有“批评与自我批评”一说,但是,真正敢于批评毛泽东的人,却可谓凤毛麟角。这敢于“反潮流”的一族,在中共党内高层,以彭德怀为代表;在民主人士中,以梁漱溟为代表;在基层党员和普通民众中,以张志新、林昭、遇罗克为代表;在知识分子中,老作家聂绀弩则是一个当之无愧的代表。从批评的方式上   更多...

信力建:历史的清算与和解——聂绀弩的对和错

《南方周末》刊登了章诒和的一篇文章《谁把聂绀弩送进了监狱》,随着章诒和的笔端,我们游走了那段几乎被尘封的历史真相。被周恩来称为“大自由主义者”、曾任香港《文汇报》总主笔,人民文学出版社副总编辑的聂绀弩,杂文、诗词堪称一绝,被称“鲁迅之后杂文第一人”以及“我国千年传统诗歌里的天外彗星”。他率性正直、文风犀利,作为知交,作   更多...

章诒和:斯人寂寞——聂绀弩晚年片断

聂绀弩⑴是当代作家。许多年轻人、甚至中年人不知道他是谁。我所供职的中国艺术研究院,算是高级知识分子的一个密集点。最近和同事一起吃饭,提及聂绀弩,竟十有八不知。而知者,则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聂绀弩在小说、诗歌、杂文、散文、古典文学研究方面的贡献,是继鲁迅之后的第二人。特别是他的旧体诗,形类打油,旨同庄骚,读来令人欲笑而哭   更多...

王学泰谈黑社会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重庆打“黑”的新闻报道屡屡见诸媒体,在官方口径中,此“黑”并非黑社会之“黑”,而是指向“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王学泰研究员看来,这些犯罪组织的确还远远谈不上是黑社会。中国黑社会的形成演变过程及其特点,王先生解读的密钥是游民问题;而历代政府的打“黑”政策,也颇有值得玩味之处。   更多...

寓真:《聂绀弩刑事档案》(一)

(因本文较长,故分数部分发出。)前 言笔者长期事职司法,面对着形形色色的案件卷宗,似乎有一种一览无余的敏达,却也有一种司空见惯的麻木。聂绀弩的案卷材料,我已经翻腾好几年了,起初并没有想要做成一本书,只是工作之余,捡取若干断幅残纸,为报刊写过一些短文。如今我退休了,解脱案牍如山之累,闲余中重阅是卷,才有了更多的发觉和感思   更多...

蒋泥:什么力量左右中国历史“改朝换代”——被忽视的历史学大家王学泰

内容提要:“改革”打散了原先铁桶一块的状态,但集权制度本身却没有丝毫变化,各个零件散开后,也只是围绕新的权力结构重新组合,并且是最直接、最赤裸化地结合,公开地“化公为私”,化得如此理直气壮,以至于两极分化越来越彻底,越来越得不到有效制止,最终大概只能把整个社会拖进“乱世”。我常常和王学泰先生聊天,很少见面,多是电话。对   更多...

寓真:《聂绀弩刑事档案》(三)

男儿脸刻黄金印聂的诗作和言论,前面已经引出许多。他是怎样当上“现行反革命分子”的这个问题已经交代清楚,那么多的“反动诗”和“反动言论”作为“罪证”已经是绰绰有余了,然而,笔者在引用聂的言论时仍然有所保留。实际上聂的言谈时常是更为激烈的,指责高层领导人也时常会点名道姓,酒后甚至敲着桌子厉声大骂。如此说来,聂绀弩是不是确实   更多...

寓真:《聂绀弩刑事档案》(二)

焚烧诗稿为哪般闻“四清”而焚诗稿聂绀弩从一九五八年七月,与其他“右派”分子一起被遣送到北大荒,在虎林县境内的一个农场劳动,到一九六O年冬回到北京。返京后,得力于朋友的照顾,安排在全国政协,但并不去上班,名义上是在家搞古典文学研究,实际上是自由赋闲。他后来曾说,如果要上交研究成果,他原来就有二十万字的研究《水浒》的现   更多...

刘申宁:由聂绀弩的死所想到的

近日,再次读到章诒和的文章,依然如清风扑面,但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文章说的是,当年将聂绀弩送进监狱的人,那些可耻的告密者,竟然都是聂的好友,其中有一些人也是我多年的敬仰者,如戴浩、向思赓、吴祖光、陈迩冬、钟敬文、黄苗子、王次青等。他们或是被迫写交代材料,或是“积极主动配合公安机关”,而且这些告密材料被一级级报上去,最后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