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学泰:说“大哥”的相关文章

王学泰:说“大哥”

把大哥作一个评说的话题,可能会令人感到有些意外,以为哥们兄弟是五伦之一,司空见惯有什么好说的?可是我觉得越是常见的事,人们越是不易于作深入的了解,越是常见的事越容易被大家忽视。“大哥”也是这样。例如你知道“大哥”这个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吗?是不是“大哥”这个称呼只有被弟弟或者年龄类似弟弟的人称呼呢?“大哥”这个称   更多...

王学泰:洪宪闹剧·杨度·帝王术

1915年袁世凯要作洪宪皇帝的时候,天津《广智报》发表了一幅讽刺洪宪帝制的漫画——《走狗图》。正中是袁世凯的漫画像,头戴冕旒,身披龙衮,垂拱而坐。四方是四条狗,画的是为改变国体、恢复帝制作吹鼓手的筹安会中四大将—杨度、胡瑛、孙毓筠、严复。这是有个典故的。湖北著名的报人刘禺生的《洪宪纪事诗》详细记载了这个典故的来龙去脉。   更多...

王学泰谈黑社会

最近一段时间,关于重庆打“黑”的新闻报道屡屡见诸媒体,在官方口径中,此“黑”并非黑社会之“黑”,而是指向“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的王学泰研究员看来,这些犯罪组织的确还远远谈不上是黑社会。中国黑社会的形成演变过程及其特点,王先生解读的密钥是游民问题;而历代政府的打“黑”政策,也颇有值得玩味之处。   更多...

蒋泥:什么力量左右中国历史“改朝换代”——被忽视的历史学大家王学泰

内容提要:“改革”打散了原先铁桶一块的状态,但集权制度本身却没有丝毫变化,各个零件散开后,也只是围绕新的权力结构重新组合,并且是最直接、最赤裸化地结合,公开地“化公为私”,化得如此理直气壮,以至于两极分化越来越彻底,越来越得不到有效制止,最终大概只能把整个社会拖进“乱世”。我常常和王学泰先生聊天,很少见面,多是电话。对   更多...

杜君立:老大哥的靴子

11991年8月24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他的苏共总书记职务,并建议苏共中央“自行解散”。1991年12月8日,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宣布成立独立国家联合体。经历69年解放全人类的美丽梦幻之后,1922年12月30日成立的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终于在全世界的诅咒中寿终正寝。随着柏林墙的倒塌,共产主义阵营成为地球上最   更多...

周其仁:老大哥的坏榜样

以国家强制力限制公民迁徙、农民进城,这么一个了不起的“传统”,其实并不是中国内生的,而是从苏联老大哥那里学回来的。回到上世纪50年代初,一个农民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国家在经历了长期的内外战乱后,百废待举要搞经济建设、要奔工业化。可是,从农村包围城市的战争里打出来的新生革命政权,对工业、技术、城市和建设又所知甚少。历史的逼迫   更多...

王学泰:剩水残山无态度:敬悼先驱者王元化先生

从外面讲课归来,刚休息一会,南方都市报记者来电话说:“您知道吗?王元化先生于5月9日晚逝世了。”我大吃一惊,上个月铁骨嶙峋的贾植芳教授去世后,不到一个月,元化先生又遽归道山,思想界、学术界连失两位领袖,震惊之余,令人生“日月风云顿觉闲”之感!睡觉前,静思默想,辛稼轩的送陈亮的《贺新郎》总回旋在我的脑际:“把酒长亭说,看   更多...

王学泰:统治者何以害怕老百姓结社?

人口流动带来的社会问题如果我们暂时超脱一些,想象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了地球、脱离了现实环境。不妨设想自己当了最高统治者,此时你认为处在什么样状态的老百姓最容易统治管理?我会想:第一,人都是单个的,而非抱团的,作为单个人比抱团儿的人好治理。人们把这概括为分而治之。第二,静止的而非流动的,静止不动的人比四处流动的人好管理。   更多...

周景良:回忆一良大哥

导语:当我青少年在家里时,大哥留下来的有启发的东西俯拾皆是,处处给我影响和教育,虽然那时和他没有多少直接的互动,但他对我的影响却处处存在。一良是我的长兄,而我是十兄弟姐妹中最小的,我叫他“大哥”。自我孩童时起,他的和蔼、慈爱、宽容的长兄形象就牢牢印在我的脑子里,我对他有一种崇敬的心情,他是我做人和学习两方面的榜样。一   更多...

王学泰:文革狱中三个案情特别的干部子弟

谈到文革进监狱这一段特殊经历,常常有人问我,“里边的干部子弟多不多?”为什么北京人对这个问题特有兴趣?因为干部子弟在北京是个引人注目的特殊群体,特别是在文革之中。北京的干部子弟的家庭出身、生活经历、思想性格大体上有些共同之处。这个共同之处就是:一般青年人不敢干的,他们敢干,在对待天下大事上有一股舍我其谁的派头。这在“充   更多...

王学泰:文革前高校清理“反动学生”事件

建国以来,改革开放以前“反动学生”这个词虽也常见于教育系统的内部通报,但真正作为政治帽子、作为正式处分大学生的一个案由,只实行于1963年到1966年清理反动学生运动中。到1966年7月,由于文革起来了,毛主席下令不许“整学生”,说“凡是镇压学生运动的人都没有好下潮,清理反动学生运动才一风吹了。缘起整“反动学生”始于1   更多...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思想 京ICP备1200786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20014号.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管理系统